让强行乞讨不再成为都市顽疾(组图)

2013年04月24日00:4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形形色色的拦车乞讨
形形色色的拦车乞讨
敲窗乞讨记者宁晓波摄

  
形形色色的拦车乞讨
下跪乞讨(资料图)
抱孩子博同情(资料图)
抱孩子博同情(资料图)
让强行乞讨不再成为都市顽疾
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直接拦车行乞(((((((((((((((((((((((((((((((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资料图)))))))))))))))))))))))))))))))

  法律界人士认为,治理乞讨乱象需要“人性化”,更需要“合法化”

  记者何永刚

  核心提示

  在郑州的天桥上、地下通道中、马路旁、红绿灯路口或者停车场,经常可以看到衣衫褴褛的乞丐。原本乞讨与施舍应该是双方你情我愿的事儿。最近,在郑州却有这样一个乞讨者,为了获得更多的钱,竟然拿刀在路上拦车,并强行索要施舍。昨日,记者从郑州市金水区检察院获悉,检察院已经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对此人提起公诉。不少人认为,对老弱病残或确实生活极端困难的乞讨者,理应出手相助,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温暖。专家认为,对假装可怜骗取社会爱心,甚至强讨恶要的乞讨者,无谓地放纵就是助长其懒惰心理,就是对社会道德规范的亵渎,必须严加管束,严厉惩治,因为和谐社会的构筑不仅需要“人性化”,更需要“合法化”。

  案例:

  持刀乞讨被以“寻衅滋事罪”公诉

  2012年12月22日,孟某从驻马店老家坐车来到郑州,上午在郑州市百货大楼附近乞讨要钱。乞讨中,孟某在路上捡了一把刀,于是就想拿着用这把刀更容易要到钱。

  下午,孟某用上午要来的钱买了一张回家的车票,买过车票后手里钱也就不多了。于是,他顺着二七路一直向北走,一边走一边拦车要钱。因为路上不好拦车,并且行人比较多,孟某就想着去文化路金水路的立交桥上拦住过路车辆要钱。

  当日16时30分许,孟某右手拿着水果刀,在立交桥上拦住了一辆黑色奔驰轿车,他先趴在奔驰车前的引擎盖上,然后左手在引擎盖上拍了拍。

  “给我30元钱,不给我就划你的车。”孟某一只手伸出3个指头比画着钱数,一只手拿着刀在打开的车窗户边不停地晃动。开车的女司机估计被吓住了,很快给了孟某一张50元的纸币,孟某接住钱辨认了一下真假后,将女司机放行。

  尝到甜头的孟某十分得意,之后又拦住了一辆黑色宝马车,像之前一样趴在车引擎盖上。开车的男子拿出一元钱,孟某嫌少没有要,说要30元钱。见司机不愿给钱,孟某就拿刀在引擎盖上敲了敲,并拿着刀比画着吓唬车上的人。无奈,车上的另一名男子下车给了孟某30元钱。之后,该男子离开后报案,孟某被抓获。

  “因为司机一般都是给我一元两元,我嫌少,于是就想着拦开好车的人,因为这些司机都比较有钱。我拿着刀能吓唬他们,他们会很快给我钱的。”孟某说,“如果他们不给我钱我就划他们的车,他们还不给我钱的话,只要敢下车,我就敢用刀捅他们。”

  4月18日,孟某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郑州市金水区检察院提起公诉。

  对此,很多人颇为不解,认为这只是一个比较恶劣的乞讨行为,为何会构成犯罪呢?

  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构成寻衅滋事罪。其中情节恶劣的判断,必须以法益受侵害或者受威胁的程度为中心,使用凶器追逐、拦截他人的,应当认定为情节恶劣。

  本案中,孟某在人来人往的公共道路上通过拦截过往车辆,以拿刀划车相威胁,强行向司机要30元钱,让被害人以为要划汽车而将少量钱财给嫌疑人,属于强行乞讨,故将本案中孟某的行为认定为寻衅滋事罪更符合犯罪嫌疑人的主观目的。

  这是乞讨还是打劫?

  其实不仅仅是这一例,在街头,经常会看到一些小孩儿拿着几束鲜花穿梭在街头,看见成对的年轻男女就紧盯不放,扯衣、拦路、下跪、抱腿……他们使出各种手段软磨硬泡,死死纠缠,对方不花钱买花就不松手。还有一些乞讨者在家门口吹拉弹唱,不要到钱坚决不走。

  “我碰到过一个乞讨者要钱,我没有给他,他就用长长的指甲在我车上划了一道。”郑州市民王女士说,“这样的行为真让人恼火,却有苦说不出。”

  “也许这种乞讨的人就不是乞丐。”在郑州市某银行上班的董浩宇说,“这哪里是乞讨,和拦路抢劫没有什么分别。他们虽然看上去穿着破烂,但心里却想着不劳而获,把乞讨当作发财的门路,欺骗了大家的同情心。”

  大学刚毕业的朱冰说:“乞讨的人也许是出于无奈,为生活所迫。对那些老弱病残或确实生活极端困难的乞讨者,我们理应施以爱心,出手相助,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温暖,体验到人间的真善美,这也是一种美德。但持刀乞讨的方式似乎超出了乞讨的范围,不但影响了一个城市的形象,也伤了市民的爱心。”

  疑问:

  市民:

  为什么不以“抢劫罪”公诉?

  “由于孟某的犯罪情节较轻,检察院根据具体的案情以寻衅滋事罪提起公诉是合理的。”河南豫商律师事务所律师秦俊才说,“孟某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社会秩序,危害了社会稳定,完全能构成犯罪。”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国际学院副院长郭书山教授说:“持刀强行乞讨的行为不一定构成抢劫罪。抢劫罪的暴力必须是针对人实施,并且要求暴力、胁迫达到足以抑制对方反抗的程度。”本案中,现有证据证明孟某仅趴在汽车引擎盖上吆喝,用刀在引擎盖上敲了敲,没有明显地对被害人人身实施暴力或威胁,没有达到足以抑制驾车人反抗的程度。

  郭书山分析说,吹拉弹唱强行乞讨的行为不构成强迫交易罪。强迫交易罪主要是扰乱自愿、平等的市场交易秩序,只有在正常的经营或者交易活动中才可能成立本罪。我们经常看到的乞讨者的“卖唱”只是其乞讨或索要财物的手段或借口,不是商业活动中的出卖商品或提供服务,侵犯的是公共场所秩序,不是市场交易秩序,不构成强迫交易罪。

  针对孟某的行为,郭书山说,他倾向于定强拿硬要型的寻衅滋事罪。首先从侵犯的客体看,强拿硬要既侵犯了公私财物,也侵犯了公共秩序。本案中,就单个驾车人被索要钱财看,孟某的行为仅侵害了财产权。但从整体看,对过往车辆拦截索要钱财,其行为所侵害的是与财产权相关的社会公共秩序,符合寻衅滋事罪的客体要件。

  从主观方面看,强拿硬要包含了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但主要是故意破坏公共秩序。2005年6月8日颁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九条中,将寻衅滋事与抢劫的界线规定为:“前者行为人主观上还具有逞强好胜和通过强拿硬要来填补其精神空虚等目的,后者行为人一般只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前者行为人客观上一般不以严重侵犯他人人身权利的方法强拿硬要财物,而后者行为人则以暴力、胁迫等方法作为劫取他人财物的手段。”本案中,孟某主观上必然具有非法占有钱财之故意,这也是主张抢劫罪以及主张是敲诈勒索行为但数额不够不构成犯罪观点的主要理由。其实,行

  为人非法占有钱财的故意与寻衅滋事罪并不矛盾,因为寻衅滋事罪中的强拿硬要本身就包含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孟某趴在引擎盖上,具有耍泼皮、无赖之流氓动机。

  郭书山说,从寻衅滋事罪法条性质及其与敲诈勒索等罪的关系看,寻衅滋事罪本身是一个口袋罪,具有补充性质。比如,随意殴打他人没有造成轻伤以上后果,不构成故意伤害罪的,但是多次多人,可以定寻衅滋事罪;同样,强拿硬要达不到敲诈勒索数额较大标准的,但是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可以按寻衅滋事罪处理。如果其行为成立其他犯罪的,原则上应以其他犯罪论处。本案中,孟某持刀拦截,强拿硬要的行为符合敲诈勒索罪的主客观要件,虽然没有达到数额较大的标准,但是其行为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符合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

  专家:

  治理乞讨乱象需“人性化”更需“合法化”

  秦俊才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明文规定,反复纠缠、强行讨要或者以其他滋扰他人的方式乞讨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警告。这说明强行乞讨是一种违法行为。所以,对强行乞讨者必须用法律法规严加管束,严厉惩治。

  “把街头常见的强行乞讨行为一律认定为无罪或者轻微违法不妥。”郭书山说,“刑法的任务是惩罚犯罪,保护人民。因此,刑法要对严重侵害合法利益的行为进行制裁,就像对轻微的违法行为适用刑法是对刑法的滥用一样,对于严重侵害法益的行为不予处罚,也不利于保护人民。本案中,孟某获得的财物不多,但是实施违法行为的地点是在立交桥二层,采取的手段是持刀向过往车辆驾驶人强行索要钱财,严重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不以犯罪论处,不符合刑法保护人民的目的。”

  郭书山认为,不可否认,出手相助老弱病残或确实生活极端困难的乞讨者也是一种美德,但对假装可怜骗取社会爱心,甚至强讨恶要的乞讨者,无谓地放纵就是助长其懒惰心理,就是对社会道德规范的亵渎,必须严加管束,严厉惩治。

  近日,郑州市发布《城市流浪乞讨人员等特殊群体救助管理的实施意见》,将救助对象扩大为四类:自身无力解决食宿、无亲友投靠,又不享受城市最低生活保障或农村“五保”供养,正在城市流浪乞讨度日的人员;因被盗、被抢、被骗而生活无着、流落街头,并能够提供相关报案证明的人员;因务工不成无经济来源而露宿街头的人员;在郑州市街头流浪的少年儿童。

  郭书山认为,如果一味地从善意的角度去揣度他们的“可怜”,一味地采取教育、劝说的方法,被动地应付这种乞讨现象,或掷钱了事,或送救助站,是不妥的。他认为,打造和谐社会,不但需要“人性化”,更需要“合法化”。因为“人性化”一旦偏离了法律轨道,对社会就会造成伤害。但最终要解决乞讨者的问题,关键还是要改善社会底层公众与弱势群体的生存状况,这才是解决城市职业乞丐问题的治本之策。

  (线索提供韦改姬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