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官员聚赌被抓 赌博成行贿受贿“暗道”(图)

2013年05月02日09:3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陆丰官员聚赌被抓 赌博成行贿受贿“暗道”(图)


  日前,一篇《(陆丰市)陂洋镇党政机关领导干部聚集赌博》的帖子出现在网络上。网友上传的一份陆丰市纪委关于此事的通报文件(陆纪通[2013]1号)显示,4月11日下午,陆丰市陂洋镇9名领导干部在办公期间参与或围观赌博,其中包括该镇镇长林加东。

  4月23日,陆丰市纪委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网上出现的上述文件确实是由陆丰市纪委发出的。
陆丰官员聚赌被抓 赌博成行贿受贿“暗道”(图)


  根据陆丰市纪委调查,4月11日下午,陂洋镇党委委员谢永水、组织委员刘进怀、副镇长朱汉良和财政所副所长林怀军4人在陂洋镇政府办公楼陈炳超(镇党委委员、武装部长)办公室,以麻将为赌具聚集赌博。其间,陂洋镇社会保障所负责人周少团和该镇三岭村支部书记温文毕参与买码。至1时20分,朱汉良退出,由陂洋镇党委副书记、镇长林加东接替。2时许,陆丰市公安局陂洋派出所指导员林振稳和镇党委委员郑宝树先后到现场围观。2时40分左右,汕尾市纪委、公安局暗访工作组当场查获以上聚赌事件。
近年来,官员参与赌博的现象呈蔓延之势,由此引发的职务犯罪案件也愈来愈多。为了遏制这种现象,2005年,中央再次下大力气对此予以整肃。
陆丰官员聚赌被抓 赌博成行贿受贿“暗道”(图)

  近年来,官员参与赌博的现象呈蔓延之势,由此引发的职务犯罪案件也愈来愈多。为了遏制这种现象,2005年,中央再次下大力气对此予以整肃。

  春节前夕,中纪委和监察部向全国党员干部发出禁令:严禁在节日期间奢侈浪费,党员干部以任何形式参加赌博都将被免职;到国(境)外赌博的,更要从严惩处。

  今年“两会”期间,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也表示,要将官员赌博作为打击重点。

  5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了《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通过赌博或者为国家工作人员赌博提供资金的形式实施行贿、受贿行为,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关于贿赂犯罪的规定定罪处罚。”

  赌博成了行贿受贿的“暗道”

  近一阶段,媒体上关于官员赌博引发职务犯罪的报道连篇累牍,但大多限于官员的嗜赌问题和由此引发的贪污贿赂等腐败问题。现实生活中,还有这样一种情况,就是官员赌博变成了行贿受贿的一种“暗道”,这一情况需要有关部门高度重视。

  记者手头有这样一起贪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件,被告人交代:他喜欢打麻将,从1990年开始,他经常找有求于他的老板和自己的下属打麻将,赢多输少,很多时候甚至只赢不输,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几年来通过赌博获利二三十万元,但能查到记录的只有5万余元。最后,因为证据难取,这笔钱没有计入他的受贿数额,而是作为非法所得上缴了国库。

  官员赌博,常常有人为他们奉上赌资,赔上钱财、时间和精力,这既迎合了某些官员的“爱好”,联络了感情,又巧妙地把钱送了出去,双方心照不宣。得了好处的官员自然会选择适当的时机、采取适当的方式回报。这比一般的送钱方式要隐蔽得多,也容易被官员接受,双方承担的腐败风险也小得多:因为,赌博的输赢关系掩盖了事实上的行贿受贿关系,即使被抓到,也只是违纪,顶多被治安处罚,比起受贿的风险要“合算”多了。

  其实,这种赌博方式并不少见,在被查处的腐败官员中,参加过这种带有变相行贿方式赌博的为数不少,但记者采访了多名长期从事反贪工作的资深检察官后却发现,检察机关查办的贪污贿赂等职务犯罪案件中,很少有能将官员与下属或有求于自己的老板赌博、只赢不输或赢多输少的行为定为受贿犯罪的。

  认定官员赌博为贿赂犯罪有“三难”

  为什么实践中难以认定官员赌博行为为受贿呢?检察官们分析说,这既有立法上的原因,也有执法实践中的困难,还有世俗观念的影响。

  首先,法律规定的空白。我国刑法规定,受贿犯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机关的正常工作秩序”,这一规定的外延太狭隘了。国外法律以及我国学术界不少人士都认为,受贿犯罪侵犯的客体应当是“公职人员职务行为的廉洁性”。从事反贪工作21年、查办了不少大要案的江苏省检察院反贪局侦查处副处长芮习东认为,受贿犯罪侵犯的客体规定为“公职人员职务行为的廉洁性”比“国家机关的正常工作秩序”的外延要广,这更有利于打击犯罪,保护干部。他举例说,日本法律规定有“贿赂性宴请”,只要超过一定的标准,就构成此罪;美国等国家的法律规定,公务人员收受礼品不得超过一定价值(这个数额相对于该国的经济水平而言是相当低的),否则就是受贿。而我国目前只是将上述行为作为纪律要求,处理也偏轻。公务人员接受了宴请,收受了礼品后,处理公务时很容易出现偏袒,难以保证公平、公正。官员与下属或有求于自己的人赌博,并为他们谋取利益,即使是在正常的职权范围内,没有影响“国家机关的正常工作秩序”,也已经侵犯了“公职人员职务行为的廉洁性”。因为,很多公务人员就是由这些“小节”开始,逐步走上犯罪道路的。

  其次,取证难度太大。何为“利用职务之便”,无论是在立法还是执法中都显得太机械了。因为,通过赌博的形式去掠夺请托人的钱财,在执法中不认为是“利用职务之便”,而只是赌博玩玩而已。参赌人员会辩解:官员赢了老板的钱、上级赢了下级的钱,是运气好、水平高,根本谈不上什么“利用职务之便”。

  江苏省检察院反贪局侦查指挥中心副主任闵正兵、连云港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戴文浩、淮安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张普俊、无锡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何洪辉等长期从事反贪工作的资深检察官都认为,从理论上讲,如果官员与下属或有求于自己的人赌博、只赢不输或赢多输少,应该能被认定为受贿犯罪,但执法实践中难度很大。因为虽然参与赌博的各方对各自的目的彼此“心知肚明”,但大都“心照不宣”,如果都坚称只是玩玩而已,那么主观方面就不好认定;各方交代的输赢金额也难以一致,等等。最后,官员通过这种方式获得的钱财至多只能作为非法所得处理。正因为取证难度太大,记者在采访中没有能了解到一起以赌博形式掩盖行贿受贿实际,并因此被判刑的典型案件。

  此外,还有世俗观念的影响。作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赌博有悠久的历史背景。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的郭双林所著《中华赌博史》一书中提到,“赌博现象最早在原始社会末期就已出现”。在封建社会里,上自皇帝大臣,下至普通百姓,喜好赌博的人很多,他们把赌博称为“博戏”,可见,是把赌博作为一种游戏来对待的。所以,在许多人看来,赌博赢来的钱财不能认定为贿赂犯罪,而且不好认定。

  一位长期从事职务犯罪大要案查处工作的检察官说,官员通过赌博的方式收取钱财,在实践中较难认定为受贿犯罪,因为这类案件在实际操作中一般表现为:有输有赢,而且时间跨度长、次数较多、涉及面广,核实起来难度比较大。在实践中,对于数额较小的,一般认定为非法所得,作违纪处理;数额较大的,一般认定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正是由于上述种种原因,导致执法实践中发现赌博的官员不少,但认定贿赂犯罪的却很少。

  贿赂犯罪是一种高智商犯罪,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贿赂犯罪的手段越来越隐秘、越来越狡猾,有关部门必须加强对犯罪新花样、新手段的研究,及早制定对策,不让犯罪分子钻法律的空子。来源光明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