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的守恒和拓展(图)

2013年05月06日22:5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古琴的守恒和拓展


  古人抚琴主要为修身养性,往往是自己弹给自己听,或有听客也不过是三五小众,然而扩大受众的努力一直在进行,协奏就是方式之一。早期实验有琴箫合奏、琴笛合奏等,在“上海之春”的赵家珍古琴专场出现了古琴和手鼓、古琴和钢琴的结合形式。这种结合的合理性何在,限度又在哪里?

  这场音乐会的压台曲《春风》,是赵家珍经常出演的拿手戏。这首曲子别开生面地以古琴演奏新疆旋律,节奏明快,一反古琴恬静、优雅的常态,大有“春风得意马蹄疾”的诗情画意。以手鼓加入演奏,不仅更好地呈现了该曲应有的民族风味,还加强旋律的动力感和感染力,其能动的烘托作用是明显的。因此该古琴曲以手鼓参与是合理的,它同作品在曲式结构、调性转换、演奏技巧诸方面的突破,是相辅相成的。《春风》于1982年创作,迄今屡演不衰,证明它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作为人类最古老的乐器,能不能表现现代人的思想感情?作为典型的汉族乐器,能不能表达其它民族的音乐风格?对于这两个问题,赵家珍和手鼓艺术家以《春风》作出了肯定的回答。

  这场晚会的另一个创新,是古琴与钢琴携手演绎的《流水》。此曲先由钢琴奏出一串琶音,描摹山涧溪水潺潺而流的景象,使得观众进入作品的规定情景。接下来是古琴原作的主旋律,钢琴或以间奏延伸意境,或以复调增发想象,或以和弦增强厚度。听古琴曲一下子抓不到主旋律,事后哼不成曲调,这是经常发生在外行身上的情形,而此番观赏《流水》却无此弊。由于钢琴对于主导动机的反复渲染,使我们印象深刻,更易理解作品的内涵。演奏过程中,钢琴的介入全是一种配合的姿态,绝不“抢戏”。

  虽然这两个作品都有协奏的合理性,但这并不是说将来就要去找钢琴、手鼓,大张旗鼓地协奏下去。守恒和拓展,是艺术的两个方面。古琴作为世界口头非物质文化遗产,对它的继承和保护无疑是列在第一位的。原汁原味的古琴曲有其无与伦比的审美和认识价值,它的改革是有限度的。判其是否“越界”的标准是什么呢?我觉得应该看它是否“这一个”作品所需,是否增强和提高了原作的表现力和艺术性。换言之是根据艺术内部的需要而不是出噱头。我支持为拉近古琴同当代观众的距离所作的探索,同时我反对猎奇和赶时髦,文化的浮躁心态是最最要不得的。文/翁思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