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古琴现状:弹的是琴 寻找的是内心(组图)

2013年05月07日00:0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展出的弹琴陶俑。
展出的弹琴陶俑。
大连琴人在现代博物馆抚琴和观众互动。
大连琴人在现代博物馆抚琴和观众互动。
姜伟在弹琴。
姜伟在弹琴。

  正在大连现代博物馆展出的“三峡琴韵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古琴展”撩起了不少人对古琴这个中国最古老的弹拨乐器之一的浓厚兴趣。

  继昆曲之后,古琴艺术于200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6被列为首批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

  曾在北京学习古琴的瑞典汉学家林西莉曾感慨地在她的《古琴》一书里说:“一个关于古琴的故事,关于它在文化生活中的意义,关于音乐、诗歌、人以及与古琴相关甚至是关于我们应当怎样生活一些在我深入古琴世界中的经历和体会。”

  在林西莉说这些话的半个世纪后,很多人开始穿过红尘滚滚,寄情瑶琴,寻找回归生活本源的路径。

  为了让观众感受古琴乐的美妙,大连现代博物馆还特别邀请了大连的古琴爱好者现场演奏上古遗音,不仅让观众在轻音缭绕中感受古代文人雅士的精神生活,也让我们走近了现在时的大连古琴。

  从曲高和寡

  到和者数百

  中国古琴协会会员徐旅强是第一个表演嘉宾,平日在一家公司做会计兼人事工作的他完全自学成才。

  徐旅强小时候在看《哪吒闹海》听到了古琴一段萦绕不去的声音。“当时我找遍了大连的各个卖乐器的地方,都没有,很多人甚至没有听说过古琴是什么。”直到1994年,徐旅强才在当时的新华书店里发现了一张古琴。

  按照教材和琴谱,徐旅强自己研习琴技,2008年他开始授徒。“从四五年前开始,明显感到对古琴感兴趣的人多了。古琴的声音清丽明亮,深邃低回,而且古琴中贯穿着文人们对天地自然中正平和的追求,所以不少人学琴是为了减压、放松。”徐旅强说。

  楚御是大连一家杂志社的撰稿人,已经习琴数载的他每天几乎有6到7个小时在练习。为了精进琴技,楚御还会不定期到琴馆,接受琴家的指点。因为是发自内心热爱古琴,楚御从未觉得每天的弹奏是在苦练,相反练琴让他远离喧嚣,心静如水。

  像楚御一样,大连目前正在学琴的人群有两百多人,其中有生意人,也有公司白领;有大学生,也有中年人;有借古琴缓解压力者,也有对古琴热爱和追随者。

  不过楚御说,10岁以下的孩子不建议学习古琴,因为他们还不能理解古琴里面所蕴藏的深厚传统文化知识。

  乱象种种

  大连的古琴研究会成立于2007年,目前会员有五六十人。会长徐横夫告诉记者,由于自古以来,古琴除了用来自省,就是静候知音,所以传统上琴家从不登台表演,也造成了很多人对古琴不了解,即使在影视和电影里也常有“乌龙”发生:画外音是古琴,画面里却是古筝;或者古琴前后都摆反了也没有人发现。而且由于对古琴了解的人少,协会想组织活动时,寻求资助方时常常是“曲高和寡”。

  “不过现在大连喜欢古琴的人确实越来越多了,但相比于古琴文化底蕴丰厚,琴馆不断兴起的北京、上海、江浙一带,大连的古琴文化还是比较薄弱,琴馆也难寻踪迹。”徐横夫说。

  古琴的渐渐兴起,也带来一些乱象。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琴人说,他曾经听说一家琴行有人自称“大连古琴第一人”,遂好奇前往,结果是大失所望。他透露说有的琴行教古琴的人自己也只是学了不长时间,就敢授徒开班。“这样的人教的又是基础和入门,一旦错误的指法养成,想改都很难。”

  是速成还是继续精英

  “古琴其实不难。”因为有自学成才的经历,徐旅强很自信地说他一般只需12课时就可以让学生入门,然后学员们可以对着琴谱深入练习。但徐旅强一直反复强调说,古琴弹出意境并不容易,因为琴人借琴声传递的是数千年中国传统文化底蕴。

  楚御认为学古琴就必须学习她的“姊妹”艺术,如戏曲、书法、国画等,而这样的学习只能是“慢火熬制”的过程。而且传统的东西必须先要原汁原味地承继下来,才能谈到发扬光大。

  金州古琴派第六代传人姜伟,先后教授了200多名学员。但姜伟不认为普及古琴艺术就是古琴的最好出路。“上个世纪50年代全国会弹古琴的人不过百,水平高者不过十,就是靠他们薪火传承。而且琴由心生,抚琴的真谛就是求静、忘我,琴人合一,以琴音宣泄和表达自我的某一情绪,或者某种情感,为自己而演奏。”

  因为将古琴视为个人修心的途径,姜伟坚定地认为如果后人只习琴音不修心,必致礼法乖舒,而琴也将渐沦为俗器。他一直遵循“古人鼓琴必郑重其事”:当其身心俱静,主客互融,情景相和时方可为之。身着深衣的姜伟抚琴时常兴之所至,随琴律率性吟唱。他不仅一直挖掘和整理那些失散在民间的古代琴谱,还谱了多首新曲,他的得意之作《惠凤引》就是一日午后推窗,有清风徐徐吹过,让他心生美好的结果,而他多年与琴为伴的心得也即将付梓出版。

  崇古不等于泥古不化。“古琴曲有3000首,常用的百首,古琴不可能就靠这百首琴曲发扬光大,我们可以把一些优美动听的流行音乐改编成古琴曲,让更多的人了解和喜欢上古琴。”楚御说龚一先生要求他的学生既要会古琴琴谱的减字法,还要学会五线谱和简谱。

  说到底,古琴弹的是琴,寻找的是内心,攘攘红尘,以琴方正一颗跳脱不止的心,以琴音观照“何处惹尘埃”的内心。

  文/本报记者秦玉

  作者:秦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