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严谨的栾茀信札(图)

2013年05月08日01:1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前不久在南宫旧书市场,一位相熟的书友问我要不要栾茀的手稿,“两箱子手稿,五千拿走。”

  当时因为价钱太高,对栾茀又不是很了解,就没有心思买。但文件夹页里边的节目单,和由太原话剧团排演的话剧《栾茀》剧本,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后来,又在南宫碰到这位书友,东西都还在,这次他开口只要两千元,于是搞了搞价买上了。回到家,先看剧本《栾茀》,然后又看他写的传记。于是,对栾茀有了大概的了解。

  再后来碰到文友老李,说起此事,老李给我讲:“上世纪八十年代,栾茀是大名人,是当时受政府褒奖的十个人之一。当时,各种文艺形式宣传栾茀,最先是报告文学,后来有年画、连环册,电视专题片,还有话剧。”

  经过了解,得知栾茀先生是当时“具有典型性格的优秀知识分子,社会主义实干家”。

  栾茀(1926.1.12~1981.1.23)山东省蓬莱县人。先进知识分子代表和优秀的教育工作者。原太原工学院教授,山西煤炭化工大学筹备组成员。解放前夕从台湾返回大陆。他热爱祖国,尽管在历次运动中都受到审查,但仍以坚定的信念毫无怨言地为党工作。先后学会多种外语,主讲13门课程,编译刻印15个语种、数以百万字的资料和教材,为祖国培养了大批专业人才。在生命垂危之际还挣扎着给中共山西省委写了关于山西工业改革的建议书,起草了长达万言的《煤大办学思想》意见。在病床上他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于1981年1月23日病逝。

  有了这些了解,再看他的多部手稿和多封信札的时候,你会有更加独特深刻的感受。先生每部手稿,字迹工整清晰,每一页都无一错字、漏字,没有一处改动过,这是非常不容易的。只有高度负责,精益求精的人,才能这样严格要求自己。

  他的信札中的一封是给《化工》杂志总编子先的,纸用宣纸,用毛笔书写。子先主编:

  客秋,弟受石化系统之托,滥竽总校,赴苏浙湘云贵川各省审稿,日前返校。归后拜读大札,种情尽悉。

  顾猥以菲才,难膺重望,夤缘请缨,滋为不美。去冬业将原书璧还景梓老师,请另行安排,庶不致误。

  区区私衷,尚祈垂察。他日有暇,当勉效驰驱,以报知遇。临颖不尽,顺祝撰安。栾茀七七年四月十三日

  这封简短的辞请信,可以看出栾茀先生的为人为学。辞请写得非常委婉,表现了优秀知识分子谦虚的品质与替人着想的高尚思想。信的结尾一再地请求子先主编理解自己的难处,并表示如果有时间会报知遇之恩,写得言真意切,充盈着真情实感。全信行文言辞高雅,体现了渊博的古典文学根基。书法遒劲,彰显着深厚的人文素养。

  栾茀先生是我们应该时常缅怀的前辈,我们不能忘记的楷模。刘 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