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钱王”王炽(图)

2013年05月21日06:17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王炽,一代“钱王”,红顶商人。在英国《泰晤士报》评选的19世纪10年代世界首富中排名第四,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三代一品红顶商人”,晚清名臣李鸿章曾称其为“犹如清廷之国库也”。


  王炽,一代“钱王”,红顶商人。在英国《泰晤士报》评选的19世纪10年代世界首富中排名第四,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三代一品红顶商人”,晚清名臣李鸿章曾称其为“犹如清廷之国库也”。

  曾经,钱王王炽的名字响彻大江南北,可叹的是,如今谈到晚清巨商,红顶商人,很多人却只知胡雪岩却不知有王炽。跟胡雪岩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唏嘘感叹相比,王炽的浮沉轨迹、豪情义举更引人入胜,其以利聚财,以义用财,以儒治商,以惊人的经商天赋和不懈的努力,终于成为一代钱王的传奇经历更发人深思。

  20两银子起家

  由于家境贫寒,少时丧父,因而不得不辍学习商。王炽16岁时,利用母亲变卖首饰所得银20两贩卖红糖攒下百多两银子。利用这笔银子组建自己的马帮,在建水、泸西、师宗、丘北一带往返贩运土杂百货。由于王炽胆大机敏,为人侠义,至他20岁余时已在滇南一带小有名气,人称“滇南王四”。清同治初,已小有名气的王炽回乡后,宿有积怨的表哥与他发生冲突。在一场斗殴中,表兄被杀,王炽匆忙出逃,几经波折避祸于重庆。王炽见当地商业鼎盛,又居水陆交通要冲,便萌生了设庄做贸易的想法。他认为单纯靠马帮贩货赚取微薄利润是在为别人做嫁衣,于是便租得临街铺面一间,挂出“天顺祥”的商号,贩卖马帮运来的货物。为扩大规模,他与当地颇有实力的旅渝滇商合作,组织马帮在重庆购买烟盐土杂贩卖到云南,又将云南的皮毛药材购运到重庆。这支三四十匹骡马组成的马帮,沿途打着“滇南王四”的旗号,亦购亦销,边贩边买,获利颇丰。

  终于成就“钱王”

  年纪尚轻的王炽开始积极寻求官场上的靠山,以期能探寻一条官商结合的发迹之路;同时,商铺的发展使资金的周转变成了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于是王炽又想到了自己开设钱庄,但开设钱庄不仅需要官府批文及大笔资金,而且还需要树立人们对“天顺祥”钱庄的信任。就在这时,机会出现了。

  光绪初,在云南做官多年的唐炯奉命督办川盐而被任命为盐茶道员。当时,为改善川盐生产,盐茶道急需白银万两,由于布政司无银可拨,唐炯只得向商界筹借。然而,由于多数商贾认为发展盐务并非三五年便可见效,因而不愿担此风险,无人愿借银给官府。王炽思量再三,认为此次筹银一方面可解盐茶道之急,借此结交唐炯,找到官场上的靠山,另一方面若“天顺祥”在十天内凑足十万两白银,则可向世人展示“天顺祥”的实力,促使人们放心来“天顺祥”存兑银两。于是,王炽冒险应承十日之内凑足白银十万两。不出十日,王炽凑足了银两,并特意安排挑夫百余人,打出“天顺祥”的名号,列队敲锣打鼓绕城数圈后至官府送银,一时间全城轰动,妇孺皆知“天顺祥”筹巨款一事。“天顺祥”的一炮打响使王炽身价更著,更重要的是,王炽找到了唐炯作为政治靠山,并由此走上了“官之所求,商无所退”的发迹之路。在唐炯的支持下,王炽开汇号并代办盐运,生意做得得心应手。随后,王炽在昆明创设自己的“同庆丰”商号,并改组“天顺祥”,以“同庆丰”为总号,“天顺祥”为分号,“同庆丰”以汇兑业务信用好而成为民间和官府承办汇兑的首选。很快,钱庄以长江沿岸为线,在国内各大城市逐步增设分号,成都、汉口、九江、南京、上海、贵阳、广州、承德、北京等地都有设置,鼎盛时期在香港、海防亦设有办事机构。

  除此之外,王炽在云南省州县较大的商品集散地亦设置“同庆丰”分号。自此,全国各商行或私人往来汇兑,均可在沿途钱庄凭票取款。有人曾给“同庆丰”算过一笔账,说自光绪十三年至宣统三年共25年间,全号红利即达389余万两,此数尚未包括号内遭受的重大折损,时人称“同庆丰富过半个云南”。王炽成为名震南北的“钱王”,被誉为“执全国商界牛耳”的云南金融业开山鼻祖。

  秉承“以德经商”

  王炽虽富甲全滇,但却不是一个惟利是图的商人。他重德重义,以德经商,对“商道”有着独到的领悟:“说我,羞我,辱我,骂我,毁我,欺我,骗我,害我,我将何以处之?容他,凭他,随他,尽他,让他,由他,任他,帮他,再过几年看他……”王炽在经营上不故步自封,善于借鉴世界先进经验,为强国奋争;在个人生活上,王炽富而不奢,始终保持勤俭家风。诚信与德行赢得了包括竞争对手在内的所有人的尊重,成为商界楷模。

  不仅如此,王炽还仗义疏财,以财力急国家之急,以振兴地方经济为己任,发展地方实业,热心公益事业。清光绪九年(公元1883年)法国出兵犯境,云南巡抚岑毓英督师出关救援。当时军情紧急,需饷甚巨,一时筹应不及的紧要时刻,达官贵人忙于避祸,惟利是图的商人们都做了缩头乌龟,独有王炽毅然独自借垫60万两巨款作饷银,岑毓英为之赐额称“急公好义”。

  王炽还花巨资从法国人手里买回了滇越铁路的路权,使云南路权不受法国人支配。为保护地方工业不被洋人染指,王炽冒险夺标,垫付数十万两白银与官府一同筹办云南铜、锡矿业。晋、陕两省大旱,黄河断流,王炽捐银数百万两给工部兴修水利,被李鸿章称之为“犹如清廷之国库也”。

  1903年,石屏人袁嘉谷中状元,王炽欣喜若狂,他拿出全部“兴文当”公款,一半奖给袁嘉谷这位云南首名状元,一半在拓东路建起一座巍峨的的状元楼。

  声名赛过胡雪岩

  此外,王炽还开创昆明牛疫局,使不少婴儿免受疾病之苦。清廷根据王炽的各种义举,先后赐他四品道职衔,恩赏荣禄大夫二品顶戴,锆封“三代一品”封典,允许在紫禁城骑马,王炽成为中国封建社会惟一的一品红顶商人。明义重德的商人本来就不多,而商人冠戴一品更是绝无仅有,王炽所受荣誉远远超过晚清时声名显赫的巨商胡雪岩。

  1903年12月25日,王炽在他创立的昆明“同庆丰”商号内溘然与世长辞,走完了他人生的68个春秋。这位富商巨贾的灵柩在其家眷的护送下回到了故里弥勒虹溪,安葬于青山绿水的十八寨。时光流逝,他的生命早已化为尘土,然而,他的创业故事、营商谋略却一直流传于坊间,成为中国商业史上一段最灵动的记录,引人深思。 综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