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财经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打开“黑盒子” 进行公共交流(1)

2013年05月22日03:0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在西方文字中,“博物馆”一词源于希腊文MUSEION,意为“祭祀缪斯的地方”。希腊神话称,缪斯女神是天神宙斯的九个女儿,她们分别掌管历史、天文、史诗、情诗、抒情诗、悲剧、喜剧、圣歌和舞蹈,代表着当时希腊人文活动的全部。这样看来,“博物馆”与文化、艺术的缘分是一早即注定的。

  我国古代没有博物馆之说。19世纪中期以来,到过西方的中国人开始接触外国博物馆,他们把Museum译成“博物馆(博物院)”。自此以后,博物馆之称逐渐通行于中国。

  博物馆的基本功能在改变

  郑州大学历史学院考古与博物馆学系副教授徐玲介绍,博物馆的四大基础功能是典藏维护、展示、研究、教育推广。随着时代的发展,博物馆的基本功能也在发生扩张演变。博物馆的基本功能可以转换成现代博物馆的十大功能组合:收藏保存、创造、研究、观光、宣传、展示、休闲、娱乐、教育、经济。功能的转换,也伴随着博物馆建筑设计理念的革新。从严禁碰触珍贵展品到鼓励体验的交互式工作坊,博物馆的发展从侧面折射出时代变化的印迹。

  博物馆设计理念的更新

  博物馆设计师唐克扬介绍,以自己最近参与的两个项目为例,配合崔恺建筑师设计的敦煌游客中心室内的展陈,兼有公共教育,游客服务和交通管理的功能,设计强调了导引、体验、观影,思考交流,学习,休憩诸多功能的复合关系和流畅衔接。

  而另一个项目是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和艺术学院的展览空间设计。这个项目是由一所综合性大学不同功能的旧有建筑改建而来,最终,同样的建筑结构,针对不同的需求采取了不同的用光策略、空间划分和材质设计方案。其目的是以较小的预算金额制造出两三个轻盈的光盒子,为大学将来的教学、文化交流和公共活动提供若干灵活调配的可能。这和传统博物馆“黑盒子”展厅的定义有所区别。

  访谈

  博物馆不是简单的存储知识的宝库

  唐克扬,哈佛大学设计学院获设计学博士学位,是2010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和2010年开展迄今的国家美术馆项目的学术主持。

  新京报:作为一个研究博物馆制度和建筑的专家,您会给博物馆下一个什么样的定义?

  唐克扬:人们常通俗地把博物馆称为“一座存储知识的宝库”。然而稍加分析就会发现这样的说法站不住脚,其一,根据国外的研究,博物馆的绝大多数观众并不是求知若渴的专业人员,而且他们很少会再去看同一个展览,这不仅是在中国,在发达国家也是如此;其二,博物馆建筑很难经常更换,“宝库”本身是结实的,但是“宝物”是什么并无定论,从新兴资本主义国家200年前兴起建设博物馆的第一个高潮以来,就是“学术”这样事物的自身也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也就是说,博物馆依托的文化根基其实一直是在变动之中的,并不仅仅是人云亦云的“学知识”这么简单。作为引导一个大国国民精神的重要机构,我们不能不对博物馆在当代的文化意义有所省察。

  好的博物馆给人留下思考的余地

  新京报:您认为哪些是现在对于中国博物馆而言最重要的功能?

  唐克扬:我觉得,任何重要的问题都是针对当下检讨过去并展望未来的。当代的博物馆首先是一种公共交流的场所,其次才是文化启蒙的工具。

  “展示和教育”是博物馆传统的功能,相应地“交流和学习”是对这些传统功能的改进和修正。差别体现在观众的主动性和对于展览内容参与的程度上,它是要在中间建立起某种文化共识。例如,看完一个介绍中国文字的展览,人们究竟是记住了一堆各种器物繁琐的名称呢,还是对于文字在中华民族自我认同中所起的作用得到了形象性的认识?最终,一个好的博物馆及其展览要给人们留下某种思考的余地。

  建筑设计和展览方式理念的更新

  新京报:当代的博物馆如何才能做到自己文化功能的更新?

  唐克扬:当代的博物馆一定要从两方面创造性地改造自己的物理载体。一,各种各样创新的空间类型,比如蓬皮杜中心的“大盒子”,泰特美术馆的“发电厂”补充和修正了原先主要用来“看”的画“廊”;二,“看”的固有功能和一些新的功能结合在一起。

  国内博物馆不太重视主题式(themed)的展览而喜欢“名物性”的展览。比如经常可以看到“西班牙当代版画展”,而很少看到“上帝的风景:基督教艺术中的自然主题”。这种展览方式不能是一笔“流水账”,而要有针对特定场地的专门策略。

  新京报:当代博物馆建筑有哪些重要的发展趋势?

  唐克扬:总的来说博物馆的公共性增强,博物馆现在既是“庙堂”,也是“市场”只不过售卖的是“文化”,买主和卖家现在是更平等的关系,博物馆建筑的设计也趋于多样活泼;博物馆建筑的设计更关注它的特定功能。

  (下转D03版)来源新京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