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柳州“蜗牛哥”感动网友(组图)

2013年05月26日08:13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在国道209线柳城县沙埔镇路段,刘龄潮在移动小屋里休息。
在国道209线柳城县沙埔镇路段,刘龄潮在移动小屋里休息。
夜幕降临,刘龄潮还扛着房子不停地行走。
夜幕降临,刘龄潮还扛着房子不停地行走。
因为负重步行,刘龄潮的鞋子半个月就会坏掉。
因为负重步行,刘龄潮的鞋子半个月就会坏掉。

  南国早报记者 陈枫 陈新援/文 颜篁/图

  近日,柳州市融安县潭头乡38岁的刘龄潮和他的房子红遍网络。他把一间用竹子和塑料布等物制成的房子扛在肩上,步行几个月,把房子从打工的城市扛回家,理由是“家中泥房已不能住人了”

  “蜗牛哥”公路独行

  5月23日下午2时45分,在209国道柳城县沙埔镇潭竹村附近路段,记者遇到了刘龄潮和他的房子。当时,他正挑着一个绑着三五个编织袋的担子走在前面,他的房子静静地在他身后“等着”。

  走了约100米之后,他放下担子,回头,钻进房子,一弯腰,房子就被他扛了起来。他的脚步没有丝毫停顿,不一会就超过了担子。又往前走了一段路之后,卸下房子,再次回头挑起担子,去“追赶”房子,如此反复。

  刘龄潮极少说话,即使沿途总有路人对他和他的房子投以好奇的眼光,他也不理睬,只有担子和房子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这间房子不大,约2米长,1.5米宽,2米高。整个房子的框架由竹竿构成,外面覆以一层层大小不一的旧塑料布,再用不同材质的线绳捆绑固定。由于移动频繁,整个房子已经呈前倾状。尽管简陋,但房子里的“设施”却很齐全:两个水桶悬挂在一侧,饭盒、水瓶搁在竹架子上;中空的竹筒被用来放置剪刀、瓜刨、牙膏和牙刷等小物件;褥子和垫子捆在竹竿上,甚至还有一顶蚊帐。

  刘龄潮说,房子是他自己造的,约重50公斤,遮风避雨的效果非常好,“下雨天也能走,走慢一点而已”。这已是他自制的第4个房子,之前有两个扛回了家,还有一个被人以100元的“高价”买走了。

  再慢也不“搭便车”

  “家徒四壁”的刘龄潮非常自强,拒绝接受任何人的帮助,哪怕是记者递过去的一瓶水。不过,当记者拿出一个空瓶时,他却欣然接下,并小心地塞进担子上的编织袋里。

  担子上捆绑着几个鼓鼓囊囊的编织袋,其中两个隐约可以看出装满了废旧塑料瓶。当刘龄潮空手往返于担子和房子之间时,他总能在路上捡起一些东西。有时是塑料盖,有时是空瓶。

  “(废旧塑料)一斤能卖2块多,可以换来一斤大米了。”这两袋废旧塑料瓶是刘龄潮路上花销的来源,而另外的编织袋里,装的是炊具和大米。每天早上,他会煮一锅白粥,足够他一天吃喝了。

  刘龄潮的肩上,因长时间挑重物磨破了皮,还起了厚厚的茧。他说,自己南下打工多年,几年前,萌生了做个房子扛回家的想法,因为“家中泥房已不能住人了”。每一次,都要在路上耗费好几个月。这一次,他是从梧州出发,目的地是潭头乡龙城村的老家。到目前,他已经扛着房子在路上走了三个月。

  带着房子走不快,一天约走15公里,但他拒绝“搭便车”。“为什么不把房子丢了,"轻装上阵"?”面对记者的疑问,刘龄潮摇摇头:“这就是我的家,到哪里我都要带着它,守着它。”

  此前,曾有网友及市民先后在柳州市的南环路、文昌桥、沙塘镇等地看到刘龄潮和他的房子。然而,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如果不是被网友拍照并发到网络上,谁也没有想到,这个黝黑壮实、貌似流浪汉的男子和这个简陋的“棚屋”背后,竟然有着传奇般的故事。

  靠着网络的力量,刘龄潮和他的房子“红”了。路上不时有车辆停下,对着刘龄潮的房子拍照。甚至有人专程寻来,非要和他合影。市民张先生搂着刘龄潮的肩膀敬佩地说:“嘿,哥们,你现在特火!我们都特佩服你!”

  然而,刘龄潮并不知道自己和房子已经出名,反而很不习惯和这么多人亲密接触,一直以来,他的回家路上只有他一人。

  家乡老屋一贫如洗

  刘龄潮的老家融安县潭头乡龙城村龙村,是一个只有二三十户人家的小村子,由于地处偏僻,经济发展较为滞后,现在村里几乎所有的年轻人都已外出打工,只剩下一些老人、小孩和妇女。根据村民指点,记者顺着一条青石板路来到刘龄潮家门前。这是一座面积约70平方米的破旧泥砖房,瓦片摇摇欲坠,屋檐下结满了蜘蛛网,墙壁上印着一条条雨水冲刷留下的黄泥浆痕迹,房子周围长满了杂草,显得十分荒凉。

  正在这时,一名满脸皱纹的老者从房内慢慢走出来,他是刘龄潮的叔公刘庆自。

  “他又回来了?”听到记者的介绍,刘庆自表情刚开始时显得有些惊讶,但是很快又平静下来:“他已经"失踪"半年多啰!”

  记者走进刘家的堂屋大门,屋子里地面凹凸不平,墙壁上沾满了灰尘,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房梁上到处是蜘蛛网。屋里除了几张矮板凳和一张桌子外,几乎看不到什么家具,而堂屋里的一盏白炽灯则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电器”。黑洞洞的堂屋里还坐着一名老人,刘庆自说,此人是刘龄潮的爷爷刘庆义。

  造竹屋缘于家庭变故

  据村里人说,早些年刘龄潮在村里是个挺能干的小伙子,结婚后,还曾和妻子在大良镇开过发廊,后来,家里出了一系列的变故,他的行为也愈发古怪起来。

  “他父亲遭遇意外去世给他的打击很大。”刘庆自说,十多年前,刘龄潮的父亲在做农活时,被一辆突然翻倒的甘蔗车压倒身亡,因父亲去世及肇事者赔偿的丧葬费太低等原因,刘龄潮的精神受到了刺激。几年后,刘龄潮的妻子也因故与其离婚,他的精神再次受到打击,此后行为就开始变得怪异:他不敢住在自己家里,因为“害怕房子会倒掉”,后来,他竟然跑到自己的地头前,用竹竿和编织袋扎起一间房子住了进去。

  三四年前的一天,刘庆自突然发现刘龄潮从村子里“消失”了,后来有人称在大良镇见到过他在捡剩饭吃,再后来就没有消息了。

  大约过了一年时间,刘龄潮又突然出现在了村口,让村民们感到惊奇的是,他竟然是扛着一间房子回来的。他把从外面带回来的房子放到屋后的菜地边上,平时大多数时间都住在自己扎的房子里,只是偶尔会回到老屋住。曾有人试图询问他这一年里都去了哪里,但是他始终没说。

  当村民们以为刘龄潮从此会过上安稳的生活时,某一天,他又突然“消失”了,半年后,又扛了一间房子回到村里。此后,几乎每隔一年或半年,他就要从外面扛一间房子回来,不少村民认为他“疯”了。这些扛回来的竹房子,有些过后会被他拆掉,有些则会被他扛到地头,拆开,与原来的房子重新组装合并成一座更大的房子,现在他已经“建造”了一座12平方米左右的竹房子。

  今年过年前,刘龄潮再一次从村里“消失”。和以往一样,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直到记者说起他正扛着一间房子从209国道往村里走时,村民们才知道他的下落。刘庆自喃喃自语:“不晓得扛回来摆在哪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