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苏联元帅去世俄罗斯一声叹息(组图)

2013年06月02日09:1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年轻时的维克托·库利科夫
年轻时的维克托·库利科夫
2001年,库利科夫元帅接受时任俄罗斯总统的普京敬酒。
2001年,库利科夫元帅接受时任俄罗斯总统的普京敬酒。

  苏联元帅又少了一个:5月28日,91岁的维克托·库利科夫在莫斯科去世。在苏联解体22年之后,曾令西方胆寒的元帅们如今只有两人在世。库利科夫的去世在俄罗斯谈不上轰动,但却引来一阵叹息:那个时代离人们越来越远了。作为1989年之前当了十几年华沙条约组织总司令的历史人物,他在苏联达到最鼎盛时期被授予元帅称号,他领导着华约组织制定了与北约大打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计划,其中不乏用核弹摧毁西欧等骇人内容。此后,他在苏联剧变前的1989年,被戈尔巴乔夫断然拿下,作为苏联军事领导层“庞大重建工程”迈出重要一步的象征。《一颗变得黯淡的红星》美国一本讲述他这段历程的书如此总结他的人生。

  他走了后

  苏联元帅仅剩下两位

  据俄罗斯《晨报》报道,俄国防部代表表示,在世的三位苏联元帅之一维克多·库利科夫因长期患重病于28日在莫斯科去世,享年91岁。俄国防部将于31日在俄军文化中心举行隆重的告别仪式,国防部长绍伊古已决定成立治丧委员会,这一委员会将由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负责。

  库利科夫去世后,俄罗斯还剩下96岁的彼得罗夫和88岁的亚佐夫两位苏联元帅。俄罗斯“RBC daily”经济版主编谢尔盖·诺维科夫29日对记者说,在苏联时期,“元帅”实际是类似于一种“神族”的角色,几乎所有的民众都知道他们的名字。“元帅”在当时已远远超出“荣誉”的最高值。诺维科夫承认,“我们并不是很清楚地记得他们的经历或成就”,但一提到“苏联元帅”,俄罗斯民众仍然充满无限的尊重与敬畏。

  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29日报道说,库利科夫的去世在俄罗斯网民中引起阵阵叹息,名为“波列沃伊”的网民说:“他是我们国家的英雄,为保卫国家安全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的离去让人感到十分痛心。苏联元帅是国家强盛时期的一个标志,现在这个标志即将全部消失。苏联元帅军衔就要从俄罗斯消失了。”名为“伊万”的网民表示:“最后几位元帅离去,我国的那个时代将远去。在俄罗斯军队中再也找不到一位像他们那样举世闻名和经过战火考验的元帅了。”

  根据规定,苏联的元帅军衔共分四级:“苏联大元帅”为第一级,只有斯大林于1945年被授予这一军衔。第二级为“苏联元帅”和“苏联海军元帅”,共计40人获得“苏联元帅”军衔,3人获“苏联海军元帅”军衔,库利科夫属于这一级别的元帅。“军兵种主帅”、“军兵种元帅”则分别为第三、第四级。

  俄军现在也设有元帅军衔,但大元帅、军兵种主帅及军兵种元帅军衔被取消。1997年担任国防部长的伊戈尔·谢尔盖耶夫被授予俄罗斯元帅军衔,他2006年去世后,没有人再获得元帅军衔。

  很多国家都有像苏联元帅那样尊崇的军衔,但非重大战争时期很少授予,而苏联不同。美国《纽约时报》曾评论说:在美国,五星上将只有在战争时期才被授予;不过自二战后,尤其是在勃列日涅夫时代,仍旧涌现了不少元帅。

  俄能源政治与能源经济联合会资深研究员伏拉基斯拉夫·萨文说,这主要是军队在苏联国家生活中的重要作用决定的。作为一个社会制度,军队为混合不同的“苏联人”提供一种共同的捆绑机制。男人从军,并相应地担负更多的社会责任,通过授勋元帅,给最杰出的军事领导人以最高荣誉对苏联来说是必须的。

  他的一生 “一颗变得黯淡的红星”

  俄罗斯媒体29日的报道中,对库利科夫的介绍被浓缩得很短,充满枯躁无味的年份及从排长到俄军总参谋长的职务履历,其中最重要的经历是:参加过伟大的卫国战争,1977年被任命为华约联合武装部队总司令。当年被授予苏联元帅称号。

  分析认为,经历了苏联解体的那些元帅们不乏精彩曲折的人生故事,但像俄罗斯对那个年代的态度一样,争议让人们对评论他们的功过是非变得格外谨慎。俄罗斯《星火》杂志曾刊出库利科夫的日记片断,他的经历到处展现苏联几十年变迁的细节。1921年,库利科夫出生在奥廖尔州一个挨饿的农民家里,当时四周都是饥荒,人们不得不去南方逃荒,他们一家也跑到斯塔夫诺波尔。

  卫国战争开始前,库利科夫在离入侵波兰的德军最近的边界城市当侦察连副连长。一名波兰女士告诉他:“中尉先生,那边的人们说,22日要发生战争……”库利科夫立即把这一消息上报长官,但长官“一挥手,让我少听娘儿们的谣言”。

  库利科夫最受世界瞩目的是任华约组织总司令时。英国《每日电讯报》披露的冷战档案显示,随着勃列日涅夫时期苏联军事实力赶上美国,开始准备“积极进攻”的计划,而库利科夫是最主要的具体制定者。他主持新的华约总体战略编写工作,为苏联乃至华约参与第三次世界大战定下基调,核心目标是“一周渡过莱茵河”,对欧洲发动大规模核打击。

  库利科夫还被称为是勃列日涅夫时代“对外霸权主义的象征”。上世纪80年代初,华约阵营的波兰出现问题,团结工会发展迅猛,准备通过全国总罢工夺取政权。苏共中央和苏联政府施压,要求波兰必须“立即采取坚决和果断的措施”。作为华约总司令,库利科夫频繁访问波兰。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1981年1月报道说,库利科夫访问波兰注定成为媒体的头条新闻。他此行的主要目的看上去很明显,即检验在当前局势下与波兰的关系如果波兰国内危机最终被证明难以管控,那么苏联必然开启应变计划,当然“外部的军事援助”只是“最后的依靠”。

  后来,波兰实施“战时状态”(军管),团结工会领导人几乎被一网打尽。而从军管开始,库利科夫就一直在波兰,有分析说,他想亲眼看到波兰军队的执行情况。

  库利科夫的强硬显然与提倡“改革与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格格不入。1989年2月,苏联领导层宣布,库利科夫担任的华约最高军事司令被大将鲁舍夫接替。《纽约时报》当时的报道说,华约的这一变动早就在人们的预料之中,后者被认为是戈尔巴乔夫军事政策的强力拥护者。库利科夫被替换标志着一个更具象征性的变化最后一位苏联现役元帅从一个作战司令部被调走。

  他的荣誉 正在很大程度上被遗忘

  在后来苏联解体的过程中,库利科夫默默无闻。萨文说,很显然,苏联元帅的真正“生命价值”是与苏联解体一同崩溃的,很显然是非常苦的。物质层面的苦,例如可怜的养老金金额,还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他们面临灵魂上的痛苦,精神上的创伤。当他们看到自己所捍卫那么久的国家分裂了,对他们来说是一种真正的巨大痛苦。

  俄罗斯近年来兴起怀念苏联的浪潮。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28日报道称,在莫斯科库图佐夫大街上的一幢房屋曾是勃列日涅夫的寓所。现在这座房子前又摆上了勃列日涅夫的纪念雕像。俄罗斯人权组织认为,纪念勃列日涅夫对社会没有任何正面意义,当时国家食品、肉、香肠等都十分缺乏,现在人们已忘记过去的政治压力。

  与此同时,俄“列瓦达中心”前几天公布的对20世纪领导人好感度民调也引来争议。该调查显示,勃列日涅夫成为现代俄罗斯人心中最受欢迎的领导人。俄罗斯“纪念碑”人权组织成员拉琴斯基称,勃列日涅夫时代苏联对内强权政治,对外霸权主义,他名列第一说明人们缺乏历史知识和对历史的反思。俄社会学家切尔尼亚霍夫斯基表示,勃列日涅夫让国家富裕起来,获得人们极高的评价不足为奇,“权利和自由过于抽象,对多数人来说并不需要。人们最为关注的是社会保障和劳动权利。”

  然而,这些怀旧并未能给库利科夫的去世增加关注度。“苏联元帅和他们的荣誉现在正在很大程度上被遗忘”,俄罗斯克麦罗沃国立大学政治学系教授比留科夫告诉记者,苏联元帅是苏联军事政治生活体制中一个极为关键的角色,其所代表的至高荣誉也与相应的权贵阶层、精英直接相连,构成一个特有的军事精英结构。随着苏联解体,元帅失去了自己的影响力,现在已经没有这种角色了。一个更加民主并受公众监督的军队正在形成。

  萨文也表示,大多数俄罗斯人对苏联元帅的去世显得并不在意,这也是历史。现在的俄罗斯正在寻找属于自己发展之路的新阶段。环球时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