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中央音乐学院副教授、女高音歌唱家刘海燕:广东女和北京男是最佳拍档(图)

2013年06月05日07:1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刘海燕和先生刘东在法国巴黎歌剧院。

  刘海燕和先生刘东在法国巴黎歌剧院。

  现任中央音乐学院副教授的刘海燕,1977年从广东考到北京,进入中央音乐学院。之后她带着北京老公回广东教书,一待就是15年。如今他们又回到北京生活,两人的音乐与爱情故事还在继续。

  文/记者李颖 实习生李泽华

  图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

  以前,广东到北京是“两个晚上加一个白天”的火车行进距离。刘海燕来到北京,见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场雪。因为白话口音重,她不得不上百遍地练习念歌词。带着北京老公在广东任教15年后,她又回到北京。她开玩笑说至少要还15年给他。

  接到中央音乐学院录取通知以后,我和妈妈一起去逛街买冬天的衣服。带着的棉裤穿了以后外面就不能再穿任何裤子了,所以那条棉裤到北京一直没穿过。

  带着棉裤去北京

  广州日报:那个时候从广州到北京有多久?

  刘海燕:要坐2个晚上1个白天的火车,坐票要25块钱一张,已经是大学生工资的一半了。坐2个晚上,腿都肿了。

  广州日报:那来到北京学习之后,对北京有没有印象深刻的事情?

  刘海燕:我记得当时第一次看下雪,好高兴啊。那是晚上下的小雪,然后我像电影里一样,抓一把雪,结果一抓一把土。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广东男生已经在地上打滚了,他以为在雪地里打滚呢,弄了一身泥土。

  广州日报:当时在语言上遇到什么困难吗?听您现在的普通话说得很标准呢。

  刘海燕:其实我这个普通话得感谢我的专业老师郭淑珍老师。她不仅专业很有名的,严厉也是出了名的。当时我们是一对一的授课方式,每星期两节专业课。头三年上课一进门老师一点表情都没有,就让我一个人在那念歌词。要是歌词没念好,这节课就这样过去了。念不好回去念一百遍。后来我发现这一百遍听起来感觉很简单,但是念完真是从早上到晚上了。

  广州日报:当时在北京的生活怎样?饮食还习惯吗?

  刘海燕:我到北京第一天,刚要进食堂的时候,一个广东的学弹琵琶的同学就在那喊:“快点,快进去,1毛钱1碗炖腔骨。”当时我就直接冲进去了。然后好多年以后,我和我老公谈恋爱。有一次他问我想吃什么,我就告诉他我想吃炖腔骨,他就说你怎么爱吃这个,我就告诉他这样一个故事。从此以后就觉得炖腔骨是最好吃的。

  我们谈恋爱时,就说是最佳拍档,北京男人和广州女人。北京男人都比较大度……只要在家,我都会煲个汤出来,这是潜移默化、很容易的一件事。

  带着老公回广州

  广州日报:那当时您留在北京是和您的老公有关吗?

  刘海燕:还真不是,我其实广州情结挺重的。后来因为在《艺术家的生涯》里演了缪塞塔的角色,被当时中国歌剧舞剧院相中了,我才留在北京。

  广州日报:后来为什么回到广州了?

  刘海燕:我在北京待了三年。怀孕时,我就把小时候广州吃过的东西全想起来了。我老公那时候正面临着研究生要毕业,我说我要回广州。他居然就跟我走了,而且一走就是15年。

  广州日报:之后又从广州回北京,也是个很大的变动吧?

  刘海燕:回去一开始是在广州乐团,然后去了华南师范大学音乐系,再从那转回了星海音乐学院。然后等到2001年,中央音乐学院院长打了个电话要我们过去,结果我们又回到了北京。

  当时我并不是很想回去,我们的好友就说,一个大男人从北京跟着你来广东15年了,你怎么也要把这15年还回去吧。

  广州日报:看来您的老公特别爱您,就像广东人离开广东一样,让北京人来广东也是很难的。

  刘海燕:他就是一个很憨的人,也从来没给过我压力,这一点其实北京男人很宽容。我就经常笑他,北京爷们,广东女婿,你全占上了。广东男人以前有点大男子主义的,以前洗个筷子刷个碗呀,都觉得很丢人的,现在好多了。

  广州日报:广州女孩是出了名的贤惠。

  刘海燕:在北京我会经常煲汤。其实小时候,我不会做饭。刚结婚时,有一天中午,家里人决定吃饺子。我们在广州都是擀出来很大一张饺子皮,用杯子一个一个扣出来。可那天我老公一人擀皮,三个人都包不过来,我看得眼都直了。面食我一直没做,只有汤必须自己煲。只要在家,我都会煲个汤出来,这是潜移默化、很容易的一件事。

  广州日报:那您现在在广州、在北京都生活了很长时间,不知道您对这两个城市的感受怎样?

  刘海燕:在工作上,尤其是我们这个行业应该是在北京,因为北京是全国文化中心,音乐会多,机会也多,学生水平相对比较高。所以无论是专业还是教学上,我在北京都有很大的进步。但在生活上还是怀念广州,广州更宜居一些,有很多美食可以享受,而且广东人的性子相对平和。来源广州日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