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1500万整饰百米骑楼值不值?反方:利用价值不高(组图)

2013年06月05日07:4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中山四路这段骑楼再次引起争议。信息时报记者 徐敏 实习生 梁钜聪 摄
中山四路这段骑楼再次引起争议。信息时报记者 徐敏 实习生 梁钜聪 摄
丁红波(资料图片)
丁红波(资料图片)
饶原生(资料图片)
饶原生(资料图片)
汤国华(资料图片)
汤国华(资料图片)
杨华辉(资料图片)
杨华辉(资料图片)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吴瑕 林梦建

  搁置多年未利用的广州市中山四路骑楼(南越王宫南侧)近日传来重新整饰的消息,记者从广州市文广新局获悉,整饰工程争取在今年年底内完成,该段骑楼将作为文化展示场所,不会有其他商业用途。5月28日在广东投资招商网上发布的《南越王宫博物馆周边环境整饰工程设计招标公告》显示,整饰项目预计投资总额达1589万元,需要整饰的骑楼约100米长,装修面积850平方米,工程将恢复骑楼东南面约200平方米的浮雕等。中山四路骑楼被截断之后,基本失去了骑楼的商业利用功能,重新投资使用有无必要,引起争议。

  进展:正在招标争取年底完成

  日前,《南越王宫博物馆周边环境整饰工程设计招标公告》在广东投资招商网上发布,公告中称,本次招标的工程项目位于广州市中山四路,为南越王宫博物馆周边环境整饰工程设计。其中,在工程范围的表述中称“本项目具有经济、文化、历史等意义的建筑工程。南面骑楼用地面积大约745平方米,建筑面积约1498平方米,建筑物层数地上3层,装修建筑面积约850平方米。东南面增加浮雕约200平方米。”

  公告中指出,本次正在进行招标的整饰工程经“穗发改社【2009】42号”文件批准,预计投资总额达到1589.53万元人民币,而资金来源则明确为“城投资金”。

  昨日,记者致电广州市文广新局,该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中山四路半截骑楼的整饰设计方案正在审批。“争取在年底完成整饰,将全面开放作为文化展示的场地。该段骑楼的管理将交给南越王宫博物馆,至于展示什么,可能需要南越王宫博物馆进行协商。”对此,南越王宫博物馆馆长全洪予以证实,并表示中山四路骑楼肯定不会拆掉了,但其整饰风格将会考虑到南越王宫的整体风貌,等方案定下来之后,才能向外公布。

  现状:半截骑楼每年只用7天

  “中山四路的半截骑楼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只能作为展示。”广州市文广新局博物馆处处长闻鹰说。自2010年迎亚运期间被截断约四分之三后,中山四路旧儿童公园门口至城隍庙一排长约百米的骑楼(中山四路288号至330号)一直被搁置着。

  从2011年开始,该段骑楼被装饰成古色古香的广府庙会街,展示广府非物质文化遗产手工艺品等。“每年的广府庙会,我们都会借用7天。现在里面什么都没有,借用期间水电都是我们临时拉进去的。除此之外,就一直空置着了”,越秀区文广新局副局长丁红波说。

  记者日前走访发现,中山四路半截骑楼确实一直空置着,银色的铁皮一整排扣着,长期有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安保人员靠墙坐着,萧条落寞的现状与左边还在营业的完整骑楼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路过的街坊都纷纷表示遗憾。“以前这里不是这样子的,都是活着的骑楼,卖茶叶、衣服等,但截掉四分之三后,就变成死骑楼了。骑楼的二楼完全上不去,而且骑楼后面生活的部分也完全给截断。”古粤秀色网站创始人杨华辉说。

  记者了解到,早在2010年,该地段就由市城投集团征用并拟拆除,以显露出2000年南越王宫遗址,后因市民争议太大,方案以整体切割的方式只保留骑楼的前面部分,骑楼后边约4米的生活功能部分全部被拆掉,目前剩下的骑楼纵深不足3米。被拆掉的骑楼后面,作为南越王宫博物馆的消防通道。2010年10月,该骑楼开始清退商铺,并开拆。

  争议:1500万整饰有无必要?

  “越秀区是寸土寸金啊,空着在这里实在可惜。”丁红波告诉记者,就这段骑楼的问题,每年的人大代表都有议案涉及到,有部分代表建议拆了,让南越王宫露出来,也有部分代表建议保留。市规划局、文广新局组织了多次专家论证会,“一直没有定论,后来听说陈市长提出,凡是一天没有想好,咱们就不拆也不乱用。”丁红波说。如今,百米骑楼的整饰利用终于提上日程,但究竟有无必要花这1500万来整饰,整饰之后的可行性如何呢?对此,仍然众说纷纭。

  不支持方

  丁红波(越秀区文广新局副局长):空间太小 利用价值不高

  中山四路半截骑楼被截断之后,越秀区因为主办广府庙会对其深有体会。“说真的,非常不方便。真要开发利用的话,也是不能住人的。里面的空间不到1米,桌子都摆不下去。作为展示的话,也不好疏导人流,所以今年我们的广府庙会部分搬到了人民公园去。在我看来,这里更像是一个模型了,而不是真正可以利用的骑楼。”丁红波说。

  “老实说,我个人还是觉得拆了好。让南越王宫露出来。因为剩下这样的骑楼,实在用途不大。而且相对于2000年的南越王宫,我们更要做出取舍。”丁红波说。

  饶原生(知名广府文化学者):要三思 展示未必可行

  对于要投1500万整饰百米骑楼的消息,知名广府文化学者饶原生表示:“很惊讶,好奇怪。这段骑楼的拆和不拆都有待讨论,现在出了整饰公告就是已经一锤定音了。我还是保留我的看法,应该拆掉。”

  “骑楼本来是商住两用的,但被截断之后,就没有了很多功能。可能政府会想借鉴澳门新马路骑楼(也是只剩下一面墙)的保护做法,但我认为广州的骑楼还有很多,相对于我们要展示有2000年广州建城史的南越王宫遗址来说,可能更应当考虑到博物馆的功能和定位以及审美。”饶原生说。

  饶原生认为,目前拆还是不拆处在一个僵局的情况,希望能够三思讨论再决定。“广府庙会的时候,我们也去看了,非常逼挤,实用性不强。如果政府要花1500多万来整饰利用的话,即使作为非物质文化技艺的展示,我认为还是需要深思的,那些非遗文化并不是土生土长在这里,硬要搬过来,就像盆景一样,要考虑一下它们的存活能力。”

  支持方

  汤国华(广州大学教授):建议与南越王宫接驳

  对于百米骑楼的整饰计划,广东省文物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广州大学教授汤国华表示赞同。他建议,既然要整饰了,就要恢复骑楼原来的真实性。“亚运的时候,为了统一风格,对那段骑楼进行了粉刷。希望该项目能够按照骑楼原来的旧照片恢复骑楼的真实性。”汤国华说。

  另外,汤国华建议,既然骑楼已经被截断了,那么整饰项目应当对骑楼里面的结构进行加固,并且打通骑楼二楼三楼。“打通以后,在背后如果能够跟博物馆接驳起来就更好,如果不能连起来的话,就在骑楼后面加楼梯,必须有两个楼梯才能达到消防要求。”汤国华说。

  杨华辉(古粤秀色网站创始人):可借鉴香港二楼书店

  “一定不能拆掉这段骑楼,如果拆了,就给政府一个处理骑楼的先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下次他们就会采用这种先截断一半然后再拆的方式。”古粤秀色网站创始人杨华辉说。

  在当初被截断的时候,杨华辉等人就极力反对。他认为该段骑楼见证了近代广州的历史,是广州人的记忆,更是广州精神。虽然杨华辉也认同截断之后,百米骑楼已经变成了死楼,但他认为:“只要政府有资金投入,就可以恢复骑楼当年的颜色和外表的浮雕。另外,建议整饰工程能够打通骑楼的二楼,借鉴香港的二楼小书店的做法,搞一些有广府文化特色的小书店等无烟产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