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一盒杨梅的前世今生(图)

2013年06月06日11:2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李训刚
李训刚

  在超市里,看到一盒天马牌杨梅,很新鲜,可在我的眼前却恍惚成十多年前的那盒。那是我和琴刚好认识一个月的日子,便约琴去我实习的地方玩。从三里街到学院附中的那条不短也不长的路,却被我们在那个初秋有些萧瑟的日子里,走得五彩缤纷。琴戴着我买的那条青丝巾,品着那盒鲜红的杨梅,一路甜蜜地走着。琴是一个容易满足的女孩,一盒两块钱的杨梅就可以高兴一下午。因为她,我也喜欢上零食。

  认识琴是在那个新生的季节里,琴比我晚两届,在参加图书馆读者协会新会员的合影中,我认识了就在我面前席地而坐的她。熟识的我俩经常坐在图书馆看书、解题,琴告诉我,她的家乡盛产杨梅,她家屋后就有棵杨梅树,没到杨梅成熟的日子,她就爬上那棵树摘些解馋,有次差点摔下来,父母再也不让她爬树了。于是后来每次相约见面,我都带杨梅。

  和琴相识的那些日子里,我不记得买些什么了,只记得自己只会写些风花雪月的文字,一来糊弄些稿费,二来博美人一笑而已。那时我们常一起去拿每天的报纸,也常常因看到自己的名字而欢欣。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我们取回那天的报纸,我为她写的第一首诗歌发在了当地报纸的副刊上,我们庆贺了一下,她还是坚持只要了一盒杨梅。

  还记得当年,行走在三里街的那条路上,风是轻的,月光是凉的,记忆却是暖的。在实习的那段日子里,我们的爱情也在见习期里。一个月后,我们毕业了,此后三年里两地的相思,就像那一盒红艳惹人怜爱的杨梅一样酸酸甜甜。以后的一段日子里,那盒杨梅也从没有淡出我的视线。我将她写在了我的文字里,写在了岁月的记忆里。

  今天,在超市我找不到纸笔,只好在手机上写着这份短信,按发送键,却无法查找到对方的号码。往事如烟,回味依然甜蜜如初。眼前是鲜红的杨梅,耳畔响起一首歌来,“我喜欢酸的甜这就是真的我,青春期的我有一点点自恋。”不知道这首歌是唱给我听的吗?怎么觉得此时此刻“酸酸甜甜就是我”?自己还像往日在校园竹林深处石桌旁等你的那个青涩大男孩吗?而你呢,会来吗?赴这个多年以后的约定吗?一起在笑声里回味。要带些什么去呢?不,一切都是多余的,只需要一盒天马杨梅,还是当年的价格,对了这么多年来,谁还在这么怀旧,这么厚道呢?

  遗憾的是,这么多年后,我已经不可自拔地习惯了美食的诱惑,我也是在孩子的指引下,看到了那盒两块钱一盒的杨梅,“真便宜,”孩子感叹道。回来后我给了妻子,她笑纳了,说都好多年没尝过这童年里最津津有味的东西了,还说难得我这么细心。我也笑了,在心里想,一段尘封已久的往事,还是让它烟消云散,一笑而过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