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滨湖湿地公园留下老爸的笑容

2013年06月16日15:1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朱克玲

  朱克玲是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失地农民,夫妇二人和儿子一家住在一起。如今,五口人就挤在锦绣社区紫云花园不足80平米的房子里。56岁的朱克玲,个头不高,大病初愈的她显得有些单薄,衬衣领口处隐约能看到手术留下的疤痕。 “留了好大一个疤,有十几厘米。 ”这个疤痕就是去年8月份的心脏病手术留下来的。

  “查出心脏病后,就在安医做了手术。可光医药费就花了十万出头,我哪有那么多钱呀。”一提医药费,朱克玲就面露难色,长长的药费单让这个不富裕的家庭犯了愁。至今,快一年了,还有五万元外债不知从何还起。 老伴外出打工挣药费 朱克玲的儿子儿媳收入都不高,还得培养一个刚上小学三年级的孩子。 “我得病后拖累他们不少。 ”这让朱克玲很是愧疚。自去年手术后,每周朱克玲都得去安医做一次复查,这也是她少有的外出时间。因为每跨一步台阶,胸口都撕扯般地疼痛。而每次复查就得花去她百八十块钱,再加上药费,一个月就得两三千块钱。

  无奈之下,今年已是64岁的老伴也外出做小工,挣些钱来填补“大窟窿”。老伴每月挣的钱加上低保,也将就能够维持朱克玲每月的医药费,但靠这个家庭偿还剩下的外债还不知要到猴年马月。 夏天就在家“蒸桑拿”

  静养在家的朱克玲,连普通的家务活都完成不了。儿子儿媳工作忙,每天中午,朱克玲和孙子在家简单吃点。 “条件不好,也就只能随便做点。 ”走进厨房一看,锅里就一碗快炖好的鸡蛋羹。 “还有点儿苋菜,一会儿炒炒。 ”中午祖孙二人就只能吃这两盘菜了。

  问到有什么需要时,朱克玲带记者去了她的卧室,才刚上午屋内就已经很热了,夏天就靠一台订报纸送的小风扇吹吹风,“一到夏天,房子就像个火炉,热得吃不消。”这个夏天要是能有台空调,待在家静养的朱克玲也能过得更舒心一些。

  如果您愿意帮助她,请拨打电话18656158269。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