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不同的选拔方式折射出截然不同的权力观

2013年06月18日18:0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如何选拔干部,是任人唯贤还是任人唯亲?不同的选拔方式折射出截然不同的权力观: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为己服务?在全力竞争中国梦的过程中,这个选择必须得做好。

  “火箭提拔”的相关报道可谓之层出不穷,你方唱罢我便登场。而只不过这次的主角是赵群子,华容县人民政府副县长,1984年10月出生;另一方则是被网友认定为赵群子舅舅的毛知兵,岳阳县县委书记,从05年到13年的八年间,赵群子实现教师、副镇长、科技局长、副县长的转变,被网友认定有“火箭提拔”嫌疑。

  对于“火箭提拔”词汇,在经历了常德市石门县委书记刘琼、广东揭东县副县长江中咏、湖南湘潭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徐韬等诸多事件之后,百姓已经稀松平常;而且随着理性批判积累,人们对于火箭提拔的指责也有了更为清晰明确的道义起点:不反对选拔优秀年轻干部,反对以权谋私、反对公报私囊。

  与网民的理性成熟相比,显然某些官员依旧我行我素,抱着侥幸心里在官员选拔领域大行其“道”。在舆论高度关注后, 华容县互联网新闻宣传管理中心负责人仍然用“从程序上讲,赵群子的升迁没有瑕疵”的幌子含糊其辞,为自己的“权力自肥”做辩解。难道真的是被冤枉了么?

  对照中组部、人事部《公务员职务任免与职务升降规定(施行)》中的规定,我们发现,晋升乡科级正职领导职务的,应当担任副乡科级职务两年以上;晋升乡科级副职领导职务的,应当担任科员级职务三年以上,很明显赵群子的经历不符合规定的要求。

  如果说这是“剑走偏锋”,不走寻常路的破格提拔或者越级提拔,那么就请你拿出证据,证明你的“特别优秀”或者是“工作的特殊需要”。否则你的“县里选拔干部要求一定比例的党外人士,赵群子既是党外人士,又是女性,有一定优势”的说辞,除了加深自己“凌乱权力观”,并不会化解公众的质疑。

  本质上而言,火箭提拔已超出选拔瑕疵的范畴。在不少专家学者看来,选任腐败是吏治管理中最大毒瘤:一个选任腐败的案例不仅打击着公务员队伍本身的积极性,更是让民众对公务员队伍、对公共权力产生巨大的质疑。这来源于百姓,定位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权力,最终竟沦落到为实现某种个人目的的商品、标的物,如何理解!个案虽然不足以撼动党政干部的廉洁形象,但屡屡袭来的个案,或许有一个就是最后一棵稻草,何其悲哀!

  更为长远地考虑,根据“权力只对权力的来源负责”这条基本的政治学原理,通过违规违纪方式提拔起来的官员,面对神圣的公共权力时,首先想到的肯定不是为人民服务,尊重的也未必是人民民主。靠私人关系搭建起来的提拔官员,顶礼膜拜的只是交易,这种交易或者基于亲情、或者基于金钱,伤害的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善良风气。

  群众利益无小事,与群众利益相关的官员选拔更不是一件小事,期盼岳阳市政府对此事会有一个让百姓满意的答复。来源正义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