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涉县老兵悉心呵护“植物人”妻子(图)

2013年06月27日02:3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本报驻邯郸记者 陈正通讯员 王月红
本报驻邯郸记者 陈正通讯员 王月红

  涉县一位退伍老兵,悉心呵护“植物人”妻子,不抛弃、不放弃,用自己的爱诠释了“相濡以沫”这个词。

  老兵名叫崔水全,今年58岁,涉县南原村人,1977年参军,1980年12月退伍。返乡后,经人介绍,与邻村同龄的张和兰结为夫妻,并生下两个儿子。

  岁月荏苒,生命无常。2005年,妻子突发“脑溢血”,栽倒在轧面机旁,虽经治疗,但未痊愈。2009年,妻子再度“栽倒”,这次成了不能自理的“植物人”。

  走进崔水全的家,影壁墙上写着“幸福家园”四个字。屋内东侧平行摆着两张单人床,妻子张和兰平躺在靠里的那张床上一动不动,崔水全为了守夜方便,睡在另一张床上。“她疼了、饿了、或者大小便了,就会哼哼,我就起来照顾她。”崔水全满目怜惜地看着妻子,摸摸她苍白的头发说,“她家遗传,头发白得早,她病倒后,这头发都是我剪的,有点不好看,是吧?”

  妻子成了“植物人”,大儿子和儿媳妇在邯郸市里打工,二儿子在外打工且尚未结婚,崔水全一个人照顾妻子。“哪也去不了,早中晚都要喂饭,还要经常舒活她的筋骨,只能抽空种地,有点收入,有钱才能买药啊。”崔水全发愁生计,“一天一个鸡蛋,我不吃都给她吃,到啥时候,就是我吃不上饭了,也要让她吃饭。”

  由于妻子舌苔萎缩,崔水全给妻子买了豆奶等,早晚冲泡喂饭,刚开始有一个多月都要靠胃管输送,后来慢慢能直接灌进嘴里。光吃流食也不行,崔水全每天中午做面条或者疙瘩,捣碎了再兑上鸡蛋汤,喂给妻子。逢年过节,想让妻子感受过节的味道,崔水全就把月饼、糖糕、粽子等嚼碎了喂给妻子。“她生病以前,我没做过一次饭,没刷过一次碗,现在都要一个人做,都会了。”

  照顾妻子,吃饭还是小事。由于妻子长期卧床,大小便不能自理,崔水全买了尿不湿,像照顾小孩一样照顾妻子。但即便这样,妻子腰部还是生了暗疮,崔水全心疼得每天给妻子擦药。“她身上疼得哼哼起来,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帮她减轻痛苦,我经常给她按摩,但还是眼睁睁看着她一天比一天瘦。”现在天热了,崔水全每天都要给妻子擦两三次身体,并在院里罩上网,遮蔽阳光,让妻子躺得更凉爽舒适。

  邻居杨翠娥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她告诉记者,“要不是崔水全照顾他媳妇,他媳妇扛不了这么久,好男人。”

  谈及这几年的经历,崔水全叹了口气,眼圈发红,“她是我媳妇,是我没照顾好她。她病了,我就得照顾,都是应该的。夫妻到什么时候,都是最亲的人。晚上,她躺在你旁边的床上,你就会觉得,有个人好。咋不苦,穷啊,去年有条件的时候,我还给她买了箱露露,今年买不起了。我们30多年夫妻,没拌过嘴、没红过脸。”

  崔水全在村里口碑一直很好,当过兵,有一身力气,谁家有事,他都帮忙。如今,照顾植物人妻子,更成了村里的美谈。但在崔水全看来,他们是夫妻,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他始终希望老伴儿活得久一些,再久一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