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广东进入还债高峰期

2013年06月28日08:1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信息时报讯 (记者 徐岚 通讯员 刘育青) 近日“钱荒”一石激起千层浪,让人不禁联想到前段时间谈得风风火火的地方债问题上来。一旦银行收紧流动性,部分地方债泡沫问题是否将不可避免地浮出水面?广东省地方税收研究会课题组日前完成的《深化分税制改革 完善地方税收体系基于广东的实践》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底广东省三级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7502.96亿元,债务率64.2%。广东已进入还债高峰期,2011年至2015年到期债务占债务余额的六成,“以土生财”财政行为将难以为继。

  三级地方政府全部借债

  “地方政府举债由来已久,但长期以来,缺乏制度性约束,以致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问题逐步显现,成为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转变中的一个风险点。”资深银行高管、广东省情调查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莫善贤昨日在“广东省情分析与咨询会专家圆桌论坛”上表示,政府举债投资客观上受制于自身财力,需要量力而为。

  这份完成于今年4月初的《深化分税制改革 完善地方税体系》报告指出,广东省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最早发生在1980年,至1996年底,广东省本级、21个地级以上市和113个县(市、区)全部举借政府性债务。

  截至2010年底,广东三级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7502.96亿元,债务率(债务余额与地方政府综合财力之比)64.22%。地方政府性债务中,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余额为5891.76亿元,占78.53%;另外对897.76亿元负有担保责任,其他相关债务余额713.44亿元。

  与会专家、广东省财政厅科研所所长黎旭东则对解决问题持乐观态度,他认为,目前从中央到地方,开始认真关注这些问题,包括银监会下发了三个文,财政部、发改委都关注这个问题。地方政府的债务危机,只要大家共同努力,是可以度过的。

  “钱荒”并不具全社会性质

  近期的“钱荒”对于政府的地方债务压力会造成怎样的影响?莫善贤在会上表示,地方债务、钱荒和前面所谈的一系列问题是相互联系的。这次的“钱荒”亮起了红灯,对地方政府而言是一种警醒。

  广东省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郁方并不认为全社会出现钱荒,她举例说,M2在5月底是104万亿元,而存款储蓄是102万亿元,两个数据看得出来,资金流动性是很充裕的,这次的“钱荒”是出现在金融机构,是他们的流动性发生了“危机”。

  莫善贤也认为,“钱荒”从某种意义来说是一次银行拆借过程中出现流动性的问题,资金供应链出现问题的个别现象。“现在很多专家给出的解释,这是银行的钱放错了位置。为什么这样说?因为银行的经营或者是商业上的金融需要遵循三性的原则:安全性、流动性、盈利性。商业银行规定资产负债有一定的比例,商业银行的贷款只能用到75%,有20%是准备金率加上备付率。现在银行的贷款结构发生了问题,钱转不动,因此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钱荒",某种意义来说钱是有的,这是我的理解。”他说。

  “以土生财”财政行为将难以为继

  报告提供的数字显示,广东已进入还债高峰期,2011年至2015年到期债务占债务余额的六成。2016年及以后到期应偿还3064.41亿元。针对这个问题,课题组成员、暨南大学财税系主任沈肇章昨日向记者表示,应该把地方债务从隐性转为显性,“法律上讲,地方政府不能举债,但实际上地方政府通过各种手段确实负债了,所以债务都是隐性的。把债务显性化才能看得到举了多少债,看清楚了地方举债才能收到限制。”他认为隐性负债不知道风险有多大,单靠审计也只能发现一部分问题。

  报告显示,2007年广东省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金收入占一般预算收入比重为31.3%,到2008年降低为25.0%,但之后逐年上升,最高至2010年的39.4%。报告称,土地属于稀缺资源不可再生,“以地生财”的行为终将难以为继,此外土地市场行情波动较大,“以地生财”会给地方财政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风险。

  作者:徐岚 刘育青来源信息时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