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内蒙亿万富翁疑遭“敛财执法” 警察逼其还债(图)

2013年06月28日08:5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内蒙亿万富翁疑遭“敛财执法” 警察逼其还债

  郑小平(见上图,图片来自网络),40岁,内蒙古亿万富豪。2009年10月,他自称拥有内蒙古一煤炭公司100%的股份,并以5亿元价格转让给了佛山南海商人孙某。谁知,他并没有该公司的任何股份。得知真相后,孙某要求郑偿还包括本金、利息及违约金等共计10.65650920亿元。郑未能还钱,孙报警。在过去的几年里,南海公安曾先后以涉嫌合同诈骗罪、伪造公司印章罪对郑实施刑拘,但都未获南海检察院批准逮捕。上月,警方在南海一民房对郑小平采取监视居住。此举遭到了部分法律界人士质疑,认为有违新刑诉法。

  近日,郑小平的家属通过微博“@十亿赎金被警察绑架”发布消息称,郑“被迫”偿还10多亿元,并且遭到南海公安分局“敛财式执法”。此微博一出,立即引起了高度的关注。“@广东政法”也在第一时间“@”了佛山、南海两级公检机关。26日,南海警方回应称,在办理郑小平涉嫌合同诈骗案和涉嫌伪造公司印章案中,除了监视居住事由欠妥外,其它行为均严格按照相关法律和程序在进行,目前正在整理材料,很快将其移送检方。

  家属

  羁押时被迫签10亿还款协议

  郑小平的家属告诉记者,2009年6月,郑小平为法定代表人的信安公司与锦州华富谈妥了以4.8亿元向其购买蒙祥煤矿股份。同年10月,郑小平与南海商人孙某签订以9.5亿元(含新增征地费补偿费)向其转让上述煤矿股份的协议。此后,郑与锦州华富签订协议并支付2000万元定金。签订协议后,孙某向信安公司支付转让款合计5亿元。后因付款迟延及价格问题,锦州华富拒绝履行与信安公司的约定,导致信安公司无法履行与孙签订的合同。最后,双方同意解除合约,郑向孙出具《退款承诺书》,并积极还款。

  2011年12月,孙某报案称其被郑小平以出让煤矿的名义诈骗人民币5亿元,郑随后被南海公安分局以涉嫌合同诈骗罪拘留。2012年3月郑小平被取保候审。羁押期间,郑小平被强制要求向孙某交了一套其拥有股权的莱富矿业公司的印章用于担保,由于该公章未在公安机关备案。南海分局又以涉嫌伪造公司印章罪于2013年4月21日再次将郑小平刑拘。

  其家属称,今年5月27日,南海区检察院对郑小平案做出不予批捕决定。郑小平家属称,当天,南海公安分局做出对郑小平指定居所进行监视居住的决定,将郑关押在有铁窗的民房中,派人员对其进行监视,并拒绝告知家属及辩护人具体地址。郑的家属称,羁押期间,郑小平在看守所里被迫与孙某签署了用10.6亿元偿还债务的承诺书和还款协议。

  警方

  郑小平并无蒙祥煤炭股份

  26日上午,佛山南海区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对案件进行了说明。警方介绍,经了解,郑小平于2009年经人介绍认识孙某,并自称100%拥有内蒙古准格尔旗蒙祥煤炭有限责任公司股份(上述的蒙祥煤炭),可以将该股份出售给孙某,但事实上郑小平自始至终都未拥有蒙祥煤炭任何股份,并且当时郑小平在其信安集团的对外宣传手册、刊物上,均宣称蒙祥煤炭为信安集团资产。为取信孙某,郑小平还带孙某实地参观了蒙祥煤炭,使得孙某对其说法深信不疑。

  随后,郑小平使用伪造的蒙祥煤炭印章与孙某签订转让合同,孙某按合同约定分多次支付给郑小平股份转让款人民币5亿元。2011年初,孙某发现郑小平一直未能履行变更蒙祥煤炭股权的义务,遂要求其退款解除合同,但郑小平在退还2600余万元后,便以各种理由不予退款,并在2011年下半年换了电话号码,根本找不到人,孙某立即向公安机关报案。

  警方在受理该案后,立即开展初查。调查发现郑小平在未拥有蒙祥煤炭任何股份的情况下,使用伪造的“准格尔旗蒙祥煤炭有限责任公司”印章与受害人孙某签订煤矿购买协议,并在收到孙某等人支付的购买股份价款5亿元后,将款项用于归还债款、放高利贷及收购北京、云南等地三家物管、房产公司股份,而非购买蒙祥煤炭股权。郑小平主观上有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客观上实施了占有他人巨额财产的行为,符合合同诈骗罪的犯罪构成。

  监视居住合理,但事由欠妥

  据了解,南海警方于2011年12月9日以涉嫌合同诈骗立案侦查,并对郑小平作出刑拘决定。2011年12月19日,郑小平经网上追逃在深圳出境时被抓获归案。2012年1月21日,经南海区检察院批准,郑小平被执行逮捕。2012年3月19日,因侦查羁押期限内未能办结,南海警方对郑小平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继续侦查。

  2012年年底,孙某再次报案,称郑小平涉嫌伪造内蒙古莱富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章,侵害其利益。2013年1月4日,南海警方对郑小平涉嫌伪造公司印章案立案。4月21日,郑小平被抓获并刑拘。5月27日,南海区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需要进一步搜集证据为由,对郑小平涉嫌伪造公司印章罪一案作出不予批捕决定。不过警方表示,警方对郑小平涉嫌伪造公司印章和涉嫌合同诈骗案进行了合并侦查,且郑小平在2012年取保候审期间,并未按照法律规定履行取保候审的义务,不按照公安机关的要求到案,并且变更了联系方式,使得警方与其失去联系,严重违反取保候审约束性规定。依照《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05条、108条,警方对郑小平作出监视居住的决定。

  不过警方坦承,他们对郑小平作出监视居住决定时,由于并案侦查、案情较为复杂,且办案人员不严谨,以郑小平“涉嫌伪造公司印章罪”办理了监视居住。佛山市公安局近日作出更正意见,认为以合同诈骗立案侦查符合法律规定,采取的监视居住措施恰当,但是适用事由应更正为“郑小平涉嫌合同诈骗罪”。目前,南海警方拟按照市公安局意见对监视居住的事由进行更正。

  孙某

  看到公章深信不疑

  26日下午,羊城晚报记者在南海见到了受害人孙某。他向记者出示了3份蒙祥煤炭股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的复印件。孙某称,他找人查询了蒙祥煤炭的股权,当时蒙祥煤炭属于锦州华富公司所有。但郑小平自称其公司是锦州华富的控股公司。

  2009年10月28日,双方签订了蒙祥煤炭的股权转让协议书。签订合同时,上面还盖了蒙祥煤炭的公章,孙某对此深信不疑,并最终支付了相应款项。记者从他提供的转让协议复印件看到,这份合同的出让方是信安集团、锦州华富公司和蒙祥煤炭。其中信安集团和蒙祥煤炭盖了公章,并没有锦州华富的公章。郑小平在信安集团的公章后签了名。(羊城晚报记者郑诚)来源羊城晚报记者郑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