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即墨黄酒厂2亿资产937万起拍 鼎盛时货车堵门(组图)

2013年06月30日07:4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即墨黄酒厂2亿资产937万元起拍 挂牌拍卖同时妙府老酒新厂奠基 即墨老酒这个金字招牌的去向引来更多关注
即墨黄酒厂2亿资产937万起拍 鼎盛时货车堵门
  即墨黄酒厂2亿资产937万元起拍 挂牌拍卖同时妙府老酒新厂奠基 即墨老酒这个金字招牌的去向引来更多关注

  【核心提示】

  “但我所喜欢的还是苦老酒,可也不因为它的苦味与黑色,而是喜欢它的乡土风味。即如它的色与味,就十足地代表它的乡土风,不像所有的出口货,随时在叫人"你看我这才是好货色"的神情。”在中国近代著名学者台静农的笔下,即墨老酒成为了包括老舍在内的一批旅青学者文客的“情牵之物”。然而,最近的一则拍卖公告,却让即墨老酒再度攀至众舆的风头浪尖,这个历久弥新的中华老字号将于7月2日,摆上网络竞拍的摊铺上,明码标价937.54万元。

  巧合的是,就在公开拍卖之前两天,即墨地区另一老酒知名品牌,即墨妙府老酒举行了新厂区开工奠基仪式。

  这真是,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黄酒老字号起拍价不足千万

  根据拍卖公告,青岛金手槌拍卖有限公司受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委托,将于7月2日10时以互联网电子竞价方式公开拍卖即墨黄酒厂100%股权。然而,令人称奇的是,这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北派黄酒代表者、中华老字号企业,其起拍价居然只有937.54万元,不得不让人唏嘘不已。

  细查即墨黄酒厂的《资产负债表》,不难看出,资金链断裂是即墨黄酒厂最终不得不低价拍卖的主要原因。根据即墨黄酒厂的价值分析来看,截至2012年11月30日基准日,即墨黄酒厂的总资产被评估在2.2亿元左右,然而其总负债额却高达2.1亿多元,两相对冲,至2012年11月30日,即墨黄酒厂的净资产只有937万元。再加上此次列入拍卖范围的一辆价值5万多元的汽车,起拍价最终确定在了937.54万元。

  昨日,记者试图采访负责即墨黄酒厂拍卖的青岛金手槌拍卖有限公司,但该公司相关人士表示,在公开拍卖之前,拒绝向媒体或外界发表任何看法或透露信息。“值得关注的是,从资产负债表上来看,全部负债都是流动性负债,这说明企业的资金链已经断裂。”岛城另一家拍卖公司的经济分析师孙小姐向记者表示,一个发展了几十年的老厂,资金链因何发生断裂,其中玄机外人无从揣测。“虽然起拍价比较低,但并不是没有流拍的可能性。”孙小姐说,此次拍卖的是百分百股权,接受即墨黄酒厂的“下家”要承担高达2亿元的流动性负债,“在交出937万元以后,接手方还必须准备2亿元的流动资金,应对即墨黄酒厂的流动性负债。”

  北派黄酒代表“突然死”引发质疑

  当从记者口中听到这个消息时,即墨老酒青岛地区经销商孙强(化名)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出话来。“怎么可能?”孙强反复询问消息是否可靠。

  “至少在零售环节上,现在没有任何异常变化。”孙强告诉记者,作为江北最大的也是知名度最高的黄酒生产企业,即墨老酒在青岛乃至省内的市场占有率是相当高的。“根据我们的市场估算,在青岛地区的市场占有率大概在45%,包括妙府老酒在内的其他几个老酒品牌分摊剩下的55%;而在省内其他地区,即墨老酒的市场占有率则高达70%,人们非常认可"即墨老酒"这个牌子。”孙强告诉记者,就在今年年初,即墨黄酒厂还特意将青岛地区的即墨老酒销售渠道进行了整合,交由一家酒业公司独家运营,其下的渠道商也都“撸起了袖子,准备大干一场。”孙强说,对于黄酒经销商来说,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

  而从即墨黄酒厂的业绩表现来看,这次公开拍卖也来得有些突兀。根据即墨市税务部门最近一次的年度统计数据,即墨老酒有限公司2012年上缴的税金高达2332.5万元,同比增长106%,占到了即墨市黄酒行业的96%以上,实现了纳税额的迅猛增长,再创历史新高。然而,在该数据出台不足半年之后,即墨黄酒厂却突然进入拍卖程序,衰败速度之快让人称奇。

  黄酒厂老职工怀念鼎盛时期盛况

  这种 “突然死”也引发了同行的一些不理解。“以前即墨黄酒厂是牛得不行,这才几年工夫怎么就要拍卖了?”段兴(化名)是即墨地区一家老酒厂的负责人,此前也是即墨黄酒厂的老职工,他告诉记者,即墨地区现在仅有自主品牌的规模老酒厂就达26家,其中将近三分之一的厂是即墨黄酒厂出来的人办的。段兴回忆说,即墨黄酒厂最鼎盛的时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当时逢年过节,即墨黄酒厂门前就停满了来拉酒的车,紧张的时候,只有厂长一个人的批条管用,其他人的批条批发部根本不认。后因种种原因,曾经衰退过一段时间,进入本世纪后,特别是新华锦集团入主之后,即墨老酒再度焕发生机,走上了创新发展、多种经营的模式。记者从即墨市有关部门了解到,2012年,即墨老酒以其国家AAA级旅游景区作为品牌推介平台,创造工业旅游收入1000多万元;新增中央酒库2500平方米,储酒量同比增长10%;实行自主研发和产学研合作双推动,干型即墨老酒等一批科研项目顺利孵化;持续创新包装形式和开发新产品,中高档产品所占比重达到了50%以上,盈利能力持续增强。

  【业内说法】

  “即墨老酒”金字招牌何处去

  在即墨地区老酒厂经营者当中,多数人表示不会参加7月2日的公开拍卖,仅少数表示将对此进行关注,即墨妙府老酒董事长于秦峰就是后者的代表人物。

  跟老酒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于秦峰,目前已俨然是即墨老酒的行业代言人物,其持有的即墨妙府老酒已经20年的发展历程,已成为青岛地区与即墨老酒分庭抗礼的重量级角色,而他本人更是与即墨黄酒厂有着不解之缘。1979年,于秦峰正式参加工作,就是在当时的即墨黄酒厂担任糖化工人,此后历任技术员最终至即墨老酒技术厂长。于秦峰的人生转变发生于1993年,“因为某些原因”,当年于秦峰以技术厂长的身份离开了即墨黄酒厂,并于同年创办即墨妙府老酒。尽管此次重大人事变动的真实原因至今是谜,但于秦峰的即墨妙府老酒与即墨老酒的竞争也从那一年正式开始。就在于秦峰与即墨黄酒厂“分手”后20年,前者于昨日开工奠基了其年产量2万吨的新厂区,后者则走上了公开拍卖之路。
即墨黄酒厂2亿资产937万起拍 鼎盛时货车堵门

  关注养生让老酒供不应求

  据于秦峰介绍,随着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尤其是对养生保健的日益重视,黄酒业可以说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尽管目前即墨地区的大小黄酒酒厂林立,但不存在黄酒产能过剩的问题,“现在即墨地区的黄酒年产量也就1.5万吨,就连青岛本地区的市场需求也满足不了。”于秦峰表示。

  对于即将举行的即墨黄酒厂拍卖,于秦峰更关注的是“即墨老酒”这个金字招牌的去向。“即墨老酒应该说是一个区域性的地标品牌,不能够跟普通的商标等同,即墨黄酒厂进入拍卖程序,也不意味着即墨老酒这个品牌不行了。”于秦峰说,目前黄酒业内存在“南绍兴、北即墨”的说法,然而即墨的年产量只有1万多吨,而绍兴地区的黄酒年产量却高达数百万吨,除了地区饮食习惯差异之外,缺乏统一品牌管理也是原因之一,“绍兴老酒就是一个地理标志,当地的酒厂都可以打绍兴老酒的品牌,这一点,即墨地区没有形成合力。”

  金字招牌未列入拍卖

  的确,仅“即墨老酒”这个中华老字号的市场价值,就远不止937万的起拍价格,然而这块金字招牌并未列入拍卖内容。根据拍卖公告的特殊说明,即墨老酒商标已许可第三方使用至2020年12月31日。其中的第三方虽然并未明确指出,但此前入主即墨黄酒厂的新华锦集团无疑是最可能持有该品牌的一方。

  “把最好的东西留下了,就拍卖使用期限不足50年的厂区厂房,这笔账怎么算,新华锦都是赚的。”有业内人士分析说。(官华晨)
即墨黄酒厂2亿资产937万元起拍 挂牌拍卖同时妙府老酒新厂奠基 即墨老酒这个金字招牌的去向引来更多关注
即墨黄酒厂2亿资产937万起拍 鼎盛时货车堵门
  即墨黄酒厂2亿资产937万元起拍 挂牌拍卖同时妙府老酒新厂奠基 即墨老酒这个金字招牌的去向引来更多关注

  【核心提示】

  “但我所喜欢的还是苦老酒,可也不因为它的苦味与黑色,而是喜欢它的乡土风味。即如它的色与味,就十足地代表它的乡土风,不像所有的出口货,随时在叫人"你看我这才是好货色"的神情。”在中国近代著名学者台静农的笔下,即墨老酒成为了包括老舍在内的一批旅青学者文客的“情牵之物”。然而,最近的一则拍卖公告,却让即墨老酒再度攀至众舆的风头浪尖,这个历久弥新的中华老字号将于7月2日,摆上网络竞拍的摊铺上,明码标价937.54万元。

  巧合的是,就在公开拍卖之前两天,即墨地区另一老酒知名品牌,即墨妙府老酒举行了新厂区开工奠基仪式。

  这真是,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黄酒老字号起拍价不足千万

  根据拍卖公告,青岛金手槌拍卖有限公司受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委托,将于7月2日10时以互联网电子竞价方式公开拍卖即墨黄酒厂100%股权。然而,令人称奇的是,这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北派黄酒代表者、中华老字号企业,其起拍价居然只有937.54万元,不得不让人唏嘘不已。

  细查即墨黄酒厂的《资产负债表》,不难看出,资金链断裂是即墨黄酒厂最终不得不低价拍卖的主要原因。根据即墨黄酒厂的价值分析来看,截至2012年11月30日基准日,即墨黄酒厂的总资产被评估在2.2亿元左右,然而其总负债额却高达2.1亿多元,两相对冲,至2012年11月30日,即墨黄酒厂的净资产只有937万元。再加上此次列入拍卖范围的一辆价值5万多元的汽车,起拍价最终确定在了937.54万元。

  昨日,记者试图采访负责即墨黄酒厂拍卖的青岛金手槌拍卖有限公司,但该公司相关人士表示,在公开拍卖之前,拒绝向媒体或外界发表任何看法或透露信息。“值得关注的是,从资产负债表上来看,全部负债都是流动性负债,这说明企业的资金链已经断裂。”岛城另一家拍卖公司的经济分析师孙小姐向记者表示,一个发展了几十年的老厂,资金链因何发生断裂,其中玄机外人无从揣测。“虽然起拍价比较低,但并不是没有流拍的可能性。”孙小姐说,此次拍卖的是百分百股权,接受即墨黄酒厂的“下家”要承担高达2亿元的流动性负债,“在交出937万元以后,接手方还必须准备2亿元的流动资金,应对即墨黄酒厂的流动性负债。”

  北派黄酒代表“突然死”引发质疑

  当从记者口中听到这个消息时,即墨老酒青岛地区经销商孙强(化名)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出话来。“怎么可能?”孙强反复询问消息是否可靠。

  “至少在零售环节上,现在没有任何异常变化。”孙强告诉记者,作为江北最大的也是知名度最高的黄酒生产企业,即墨老酒在青岛乃至省内的市场占有率是相当高的。“根据我们的市场估算,在青岛地区的市场占有率大概在45%,包括妙府老酒在内的其他几个老酒品牌分摊剩下的55%;而在省内其他地区,即墨老酒的市场占有率则高达70%,人们非常认可"即墨老酒"这个牌子。”孙强告诉记者,就在今年年初,即墨黄酒厂还特意将青岛地区的即墨老酒销售渠道进行了整合,交由一家酒业公司独家运营,其下的渠道商也都“撸起了袖子,准备大干一场。”孙强说,对于黄酒经销商来说,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

  而从即墨黄酒厂的业绩表现来看,这次公开拍卖也来得有些突兀。根据即墨市税务部门最近一次的年度统计数据,即墨老酒有限公司2012年上缴的税金高达2332.5万元,同比增长106%,占到了即墨市黄酒行业的96%以上,实现了纳税额的迅猛增长,再创历史新高。然而,在该数据出台不足半年之后,即墨黄酒厂却突然进入拍卖程序,衰败速度之快让人称奇。

  黄酒厂老职工怀念鼎盛时期盛况

  这种 “突然死”也引发了同行的一些不理解。“以前即墨黄酒厂是牛得不行,这才几年工夫怎么就要拍卖了?”段兴(化名)是即墨地区一家老酒厂的负责人,此前也是即墨黄酒厂的老职工,他告诉记者,即墨地区现在仅有自主品牌的规模老酒厂就达26家,其中将近三分之一的厂是即墨黄酒厂出来的人办的。段兴回忆说,即墨黄酒厂最鼎盛的时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当时逢年过节,即墨黄酒厂门前就停满了来拉酒的车,紧张的时候,只有厂长一个人的批条管用,其他人的批条批发部根本不认。后因种种原因,曾经衰退过一段时间,进入本世纪后,特别是新华锦集团入主之后,即墨老酒再度焕发生机,走上了创新发展、多种经营的模式。记者从即墨市有关部门了解到,2012年,即墨老酒以其国家AAA级旅游景区作为品牌推介平台,创造工业旅游收入1000多万元;新增中央酒库2500平方米,储酒量同比增长10%;实行自主研发和产学研合作双推动,干型即墨老酒等一批科研项目顺利孵化;持续创新包装形式和开发新产品,中高档产品所占比重达到了50%以上,盈利能力持续增强。

  【业内说法】

  “即墨老酒”金字招牌何处去

  在即墨地区老酒厂经营者当中,多数人表示不会参加7月2日的公开拍卖,仅少数表示将对此进行关注,即墨妙府老酒董事长于秦峰就是后者的代表人物。

  跟老酒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于秦峰,目前已俨然是即墨老酒的行业代言人物,其持有的即墨妙府老酒已经20年的发展历程,已成为青岛地区与即墨老酒分庭抗礼的重量级角色,而他本人更是与即墨黄酒厂有着不解之缘。1979年,于秦峰正式参加工作,就是在当时的即墨黄酒厂担任糖化工人,此后历任技术员最终至即墨老酒技术厂长。于秦峰的人生转变发生于1993年,“因为某些原因”,当年于秦峰以技术厂长的身份离开了即墨黄酒厂,并于同年创办即墨妙府老酒。尽管此次重大人事变动的真实原因至今是谜,但于秦峰的即墨妙府老酒与即墨老酒的竞争也从那一年正式开始。就在于秦峰与即墨黄酒厂“分手”后20年,前者于昨日开工奠基了其年产量2万吨的新厂区,后者则走上了公开拍卖之路。

  
即墨黄酒厂2亿资产937万起拍 鼎盛时货车堵门


  关注养生让老酒供不应求

  据于秦峰介绍,随着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尤其是对养生保健的日益重视,黄酒业可以说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尽管目前即墨地区的大小黄酒酒厂林立,但不存在黄酒产能过剩的问题,“现在即墨地区的黄酒年产量也就1.5万吨,就连青岛本地区的市场需求也满足不了。”于秦峰表示。

  对于即将举行的即墨黄酒厂拍卖,于秦峰更关注的是“即墨老酒”这个金字招牌的去向。“即墨老酒应该说是一个区域性的地标品牌,不能够跟普通的商标等同,即墨黄酒厂进入拍卖程序,也不意味着即墨老酒这个品牌不行了。”于秦峰说,目前黄酒业内存在“南绍兴、北即墨”的说法,然而即墨的年产量只有1万多吨,而绍兴地区的黄酒年产量却高达数百万吨,除了地区饮食习惯差异之外,缺乏统一品牌管理也是原因之一,“绍兴老酒就是一个地理标志,当地的酒厂都可以打绍兴老酒的品牌,这一点,即墨地区没有形成合力。”

  金字招牌未列入拍卖

  的确,仅“即墨老酒”这个中华老字号的市场价值,就远不止937万的起拍价格,然而这块金字招牌并未列入拍卖内容。根据拍卖公告的特殊说明,即墨老酒商标已许可第三方使用至2020年12月31日。其中的第三方虽然并未明确指出,但此前入主即墨黄酒厂的新华锦集团无疑是最可能持有该品牌的一方。

  “把最好的东西留下了,就拍卖使用期限不足50年的厂区厂房,这笔账怎么算,新华锦都是赚的。”有业内人士分析说。(官华晨)
来源青岛早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