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特殊的NGO”该转型了

2013年07月02日02:0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评论员 朱昌俊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在前段时间传出中华环保联合会可能成为环境公益诉讼唯一主体的消息后,媒体调查发现,中华环保联合会不仅具有浓厚的官方背景,还收纳污染企业为会员并收取高额会员费,使得部分专家质疑其可能成为权力寻租的温床。

  环保法修正案草案拟对于公益诉讼主体的调整,仿佛揭开了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浓厚的官方背景,有偿吸取会员,会员中还存在污染企业,这些因素,都验证了8年前中华环保联合会成立时,媒体对之的判断一个特殊的NGO。

  作为一家致力于“发挥政府与社会之间的桥梁和纽带作用,促进中国环境事业发展,推动全人类环境事业的进步”的环保组织,环保联合会吸纳企业会员并不是问题。但是,收取高额会员费,则产生了实质上的利益往来,当会员企业违反环保规则,中华环保会作为很可能的环境公益诉讼的唯一主体,如何与利益切割,保持自身的中立性,实在存疑。这种情况下,以“促进环保”为宗旨的联合会很可能异化为企业的联盟,共同对抗环保压力。而据记者调查,在中华环保联合会参与的公益诉讼中,不涉及一家会员企业。

  对于可能产生权力寻租的质疑,中华环保联合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曾晓东回应称,该会没有向任何领导进行过“汇报”或者背后运作,《草案》审议的相关内容是有关部门对中华环保联合会的信任,“我们感到压力和责任”。如此番陈情属实,也只能说环保联合会与公权部门之间的“清白”,却并没有澄清其与企业的关系,事实上,也难以澄清企业交纳高额的费用成为某个组织的会员,这其中的利益倾向不言而喻;再说,收费吸纳会员与非营利性组织的定位也存在内在冲突。而一旦其垄断了环境公益诉讼主体资格,更是形成了一种实质上的权力主体。

  环保实质是一场利益博弈,以此而言,环保联合会吸纳企业会员,也可以被视为博弈的一方,但具有官方背景的联合会,坐拥了一般NGO组织不具备的权力和资源优势,几乎是以压倒性的优势,在这样的博弈中处于强势地位。于是,在缺乏博弈对手和有力的外部监督情况下,任何一种组织权力都可能滑向垄断式的私利联盟,而偏离公共利益。联合环保会已然难以脱离这种困境。

  享有官方背景,可能是维护环境权益的优势,也同样可以是“关照”企业的优势。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把这种官方背景下的特殊NGO,视为权力向社会的一种隐性延伸。在最初,“避免了现行行政体制下的部门分割的限制,起到政府不能起到的作用”,但随着社会环保意识的整体提升,新兴媒体以及真正NGO组织的逐渐成长,原先由行政部门分割把持的环保权力,必须要逐渐向社会领域转移。因为,随着社会力量的壮大,像中华环保联合会这类半官方组织所遇到的角色尴尬和与社会发展趋势的冲突会愈来愈显现。

  在环保联合会成立之时,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NGO研究所所长王名就曾评论称,整个社会处于转型时期,在现有体制下,构建这样一个带有强烈官方背景的环保NGO无可非议,关键是下一步,“有没有形成一个良性的内部民主决策机制;运作管理的方式是官办还是民办,可能是官的形式民的实体,也可能是民的形式官的实体,如果是后者那是一个失败”。时隔八年之后,再看中华环保联合会,其是否脱离了某种被预言的命运,确实是一个值得思考的命题。这个命题,对于转型期的所有“特殊的NGO”都应该成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