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即墨黄酒厂2.3亿元成交 神秘金主引业内猜想

2013年07月04日06:2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一直悬而成疑的即墨黄酒厂拍卖事件,昨日终于槌落定音。在经历了2000多次加价竞拍之后,即墨黄酒厂百分之百股权由5名竞买者中的一员拿下,最终成交价格为230345400元。然而,由于拍卖程序尚未最终完成,这个神秘“金主”目前只能冠以其坐席号“4440”。神秘的“4440”到底是谁?对此,业界存在三重猜想,事件发展依然疑云未散。

  竞拍期间突然停电

  记者从市南区法院了解到,拍卖时间是7月2日上午10时50分正式开始,起拍价937.54万元。“拍卖过程中,中午12时11分市产权交易中心突发停电,由于是网上竞拍,停电让拍卖中断,当时的竞拍价已经叫到了45695400元。”负责现场监拍的市南区法院鉴定中心法官田孝雨介绍,他们马上请示上级法院且与当场拍卖会拍卖师协商后,拍卖会暂时中止。

  “一直到下午2点恢复供电,互联网电子竞价系统重新为各竞买人分配了席位号,经各竞买人签字同意,于下午4时40分以底价45695400元为起始价继续进行互联网电子竞价。”田孝雨说,竞价一直持续到昨天凌晨零时10分,最终的拍卖成交价是230345400元,买受人席位号是4440号。

  竞拍加价超2000次

  “启动竞拍程序后,先是拍卖师在网上介绍了拍卖的相关情况,随后是几分钟的准备时间。”田孝雨介绍,准备时间过后开始了正式竞价,按照规则先是20分钟的自由竞价时间,20分钟后改为限时加价,每90秒一个单位,如果90秒内没有加价者,这个价格就是成交价。

  “拍卖过程有个规则,就是每次加价以1万元为单位,最多可10倍加价,也就是说,每次加价最多只能加10万元。”田孝雨告诉记者,多数加价都是直接加10万元,也有个别时候竞拍者只增加1万元,到拍卖结束,整个拍卖过程中共加价2000多次。他从大屏幕上看到,最多一个竞拍者加了50多次。

  “大约在晚上6时许,竞价最激烈,加价速度最快。”田孝雨说,从整个拍卖过程看,主要有5家竞拍者参与了竞价过程。

  拍卖并未画上句号

  “按照拍卖行业的规则,我们是不能透露竞买人的详细信息。”昨日拍卖一结束,记者马上联系负责此次拍卖的青岛金手槌拍卖有限公司,即墨黄酒厂拍卖项目负责人王经理向记者解释说,尽管互联网竞拍已经结束,但整个拍卖过程并未画上句号。

  据介绍,按照竞拍规则,所有参与竞拍的单位或个人都要提前交纳200万元的保证金,竞拍结束后,没有拍到标的物的竞拍者可退款,拍到标的物的竞拍者要在7天内按照竞拍价减去保证金的金额全额支付到拍卖方指定的账户。

  “也就是说,如果4440号在7天内交纳扣除保证金后的228345400元后,整个竞拍交易才算完成。”王经理告诉记者,但如果4440号竞拍者没有按时交纳该款项,200万保证金将扣除,此次拍卖也将定位流拍,将再次启动拍卖程序。

  随后记者又电联青岛市产权交易所,工作人员表示,产权交易所只负责拍卖过程事宜,至于拍卖结果及竞买人信息,产权交易所无权发布。

  神秘买家引发三重猜想

  纵观此次即墨黄酒厂拍卖过程,先是总资产评估价值2.2亿元的即墨黄酒厂,由于巨额流动性负债,以937万元起拍,引起一片哗然;最终却峰回路转,经过激烈竞价,以2.3亿元的高价成交,整个过程可谓是一波三折,风起云涌。而对于目前仍保持神秘的“4440”号竞买人,业界也存在诸多揣测,是新华锦改制之举?还是即墨当地老酒商的联手回购?还是外来第三方实力介入?

  猜想一:

  新华锦左手倒右手

  在即墨市一家大型老酒厂负责人孙明(化名)看来,即墨黄酒厂的这次拍卖只是左手倒右手的行为,“最终肯定还是在新华锦的手里。”孙明说。

  资料显示,即墨黄酒厂于1998年年底被山东省工艺品进出口(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整体买断,后者获得前者百分百产权。而在4年之后,2002年,山东省工艺品进出口(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山东省纺织品进出口公司等5家省属外贸企业联合组建新华锦集团,由此,即墨黄酒厂便成为了新华锦旗下产业。同时,成立新华锦(青岛)即墨老酒有限公司,作为新华锦集团直属酒类专营公司负责即墨黄酒厂运营。

  “这样来看,即墨黄酒厂跟新华锦毕竟还是隔着一层纱,这在即墨黄酒厂的经营上造成一定的阻碍。”孙明认为,此次即墨黄酒厂拍卖,特别将即墨老酒这个金字招牌单列出来,就是新华锦提前做的改制铺垫,为的是将即墨老酒商标和即墨黄酒厂完全归属新华锦直属企业。

  猜想二:

  本地酒商联手发力

  对于“即墨老酒”,在即墨当地的近30家老酒厂都虎视眈眈,因商标问题而引发的商业纠纷近几年也层出不穷。岛城某拍卖公司经济师孙小姐表示,从整个竞拍过程来看,价格竞争非常激烈,“一次拍卖过程加价2000次,说明存在最少两方势力在争夺拍卖品。”孙小姐进一步分析说,加价次数如此密集,显示竞价双方或几方之间,都相对比较熟悉,在知根知底的情况下,频频通过小幅加价进行试探,最终形成一个都可以接受的局面。

  “我感觉可能是即墨当地的几个大的老酒厂,联合起来想买下即墨黄酒厂。”孙小姐说,在即墨当地而言,即墨黄酒厂不单纯是一个年产量达万吨的现代化生产场所,更是黄酒北派正宗的代名词,买下即墨黄酒厂无疑对提升自己在业界的地位和产品形象,有着巨大的商业价值。

  猜想三:

  外来第三方势力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也存在着第三种猜想,即外来的第三方势力加入。“现在红酒和白酒都不景气,黄酒很可能是酒类市场的下一个增长点。”市场分析人士朱先生表示,相对于南方较为成熟的黄酒消费市场,北方的黄酒市场尚未发展起来,存在较大的商业潜力,此时投资北方黄酒市场无疑是一个极佳的选择。而在众多的投资方式当中,直接买下技术、设备都非常成熟的黄酒北派代表即墨黄酒厂,无疑会吊起很多投资方的胃口。来源青岛早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