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最长的一天直击空难后的江山中学:王琳佳叶梦圆遇难(组图)

2013年07月08日07:37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王琳佳
王琳佳
叶梦圆
叶梦圆

  昨天下午2点,江山市人民政府就韩亚客机失事召开首次媒体通报会,江山市副市长毛正彩说,失事航班上有江山中学师生一行35人,于7月6日中午12:05(北京时间)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出发,经韩国首尔转飞美国洛杉矶夏令营。

  此团35人,其中学生30人,带队教师5人。目前,33位师生已经脱险(其中28名学生和5位教师)。

  昨晚7:22,江山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姜大福向媒体通报:

  韩亚公司在电报中说:

  我们以沉重的心情向江山方面通报,有关韩亚航空公司OZ214航班旧金山失事遇难的两名女性身份,根据其携带的登机牌初步认定为叶梦圆、王琳佳两位学生。

  因还未进行血液及DNA等检查和对比,最终确认名单我们将在得到美国方面调查结果后第一时间通报。我们向遇难者表示深深的悼念。

  接到一个电话后

  佳佳爸爸疯了一样抱住佳佳妈妈

  昨天上午11点,在微博上看到了飞机失事的消息,让我震惊的是,江山中学是我的母校,那两名没联系上的女生,也算是我的学妹。

  昨天下午4点,我们来到了江山中学3楼,在一个会议室里,坐着不少人。

  会议桌上堆满了用过的纸巾,一对男女在大家的安慰下,发着低沉的抽噎声。

  男的穿着白色的运动短袖,女的穿着花色裙子,他们就是王琳佳的父母。

  坐在他们之间的,是一名穿着方格子上衣的男子,他不是我的语文老师吗?10年前,我们高三四班的语文老师姜建明。

  姜老师拉着佳佳妈妈的手,低沉地说着那句他可能重复了好几次的话“佳佳应该没事的,可能是受伤了,被人送到医院去了,当时情况很乱,谁被谁送到哪里,一下子很难梳理清楚,我们往好处想。”

  佳佳的妈妈似乎也没什么反应,安慰他们的人太多了,现在最能牵动这对父母的,可能只有从美国传来的消息。

  我走近了姜老师,按了一下他的肩,他抬头看我,一脸木然,说:“你是老四班的贤康,今天这个事情,哎!”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的眼里也噙着泪花。

  我在佳佳妈妈身边坐下,她紧紧地捏着手机,嘴巴好像一直在嘟囔着什么。

  我轻声问她,佳佳现在读高几了,她说:“佳佳读高一,马上就读高二了,她是个很乖很乖的孩子,是班长。”

  一直呆呆坐着的佳佳爸爸,可能也听到了这句话,马上跟着“哎”了一声,“佳佳,你就是残疾什么的,都没关系啊,千万别,人没了”,佳佳爸爸趴在桌子上,大哭了起来。

  这时,佳佳的妈妈又擦了擦眼睛说:“佳佳成绩很全面,是班里的班长,还很有集体荣誉感的,前几天,原来的班要被拆分,她一直在跟我抱怨,说这么好的一个班,为什么要拆分掉。”

  姜老师接过了话头,“佳佳原来是十班的,我是她们班的语文老师,下个学期她就分我们班来了,她这么优秀,我很高兴的。”

  佳佳的妈妈说:“去美国的这个夏令营,佳佳很想去,刚开始我不同意,因为虽然她以前也坐过飞机,但那是和我们一起的,现在她要一个人去,我有点放心不下,但是佳佳说,自己都这么大了,而且有些同学去不去夏令营还是跟佳佳的,如果佳佳不去她们也不去,如果佳佳去她们也去,佳佳说如果自己不去,也扫了同学的兴,后来,我们就同意了。”

  听到这里,趴在桌子上的佳佳爸爸那里,又传来几乎是哀嚎的声音,他重复着刚才的话,就是残疾了也没关系,佳佳要活着回来。

  和佳佳爸妈聊着,会议室里又进来一位熟悉的身影,没等我反应过来,姜老师和我讲了一声,“喏,你的老班主任”。

  走进来的这位老师,叫杨志明,是我上学时的班主任,现在是江山中学的副校长。他跟我说,这个夏令营活动,以前组织过几次,效果挺好的,主要是让学生去体验一下英语的口语环境,真没想到会碰上这样的事情。

  很快,我在佳佳的爸妈身边已经待了半个小时,大概在4点30分的样子,本来趴在桌子上的佳佳爸爸,掏出了电话。

  佳佳爸爸对着电话说:“你是哪里,你是哪里的,我们要去的,我们要去的。”接着,他就大哭起来,已经无法接电话,他身边的亲戚,接过了电话。

  接着,佳佳的爸爸疯了一样,抱住了佳佳妈妈,两人嚎啕大哭起来,“我的佳佳,我的佳佳……”

  他们的声音惊动了不少人,外面江山宣传部的工作人员赶紧冲了进来,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说,你赶紧接一下这个电话,当时,那个电话还没断,佳佳的叔叔正在和对方通话,但他也哭得不行。

  我陆续听到一位工作人员的话,大概意思是,对方是韩亚航空公司的,打电话来是通知佳佳的父母,佳佳已经遇难了,现在他们询问佳佳的父母,是否要前往美国。

  这个消息引起了一阵骚动,佳佳的外婆也来到了会议室,她放声痛哭。而佳佳的爷爷奶奶还不知道这个事。

  时间紧迫,江山市政府工作人员立即安排佳佳父母去美国的事宜,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几乎是边擦眼泪边完成登记身份信息的。一旁佳佳外婆几乎哭晕过去。

  王琳佳在7月5日15时31分微博上发布的最后一条信息,“go”。而在这条微博发出一个小时前,王琳佳发布了一条“或许时间能冲淡杯里的咖啡,可以削平凹凸的记忆轮廓”的微博。

  之前认为已经联系上的叶梦圆

  昨晚7点确认她已经遇难

  关于叶梦圆的消息,昨天下午我们赶到江山,与市政府工作人员接头时,他们告诉我们,两名没联系上的女生,有消息说叶梦圆已经联系上了,在医院接受治疗,现在最让人揪心的是王琳佳,还是没有音讯。

  对于叶梦圆的消息,我们在江山中学行政楼,向不少家长和老师打听,对方都说现在还不能确定,因为市政府这边没有接到权威的信息,所以网上说的消息,大家还是有些怀疑的。

  下午5点,在江山中学行政楼三楼东边的副校长办公室的门被虚掩起来,叶梦圆的父母一边哭泣,一边在等待女儿的信息,从上午开始,女儿就一直没有联系上。

  不时有亲友走进办公室劝慰,说梦圆可能没事的,因为电视新闻里刚播了,但父母最想听到的女儿甜美的声音没有在电话里出现。一位自称是叶梦圆老师的女教师也在旁边抹泪,当记者试图向她了解叶梦圆的相关情况时,她蹲下了身子,说自己心情很乱,不想多说话。

  学校一名工作人员说,圆圆是十一班的学生,英语比较好,也是一个优秀的姑娘。

  直到下午5点10分左右,中央电视台13套节目说“失联女生叶梦圆已确认安全”,从浙江教育厅得到消息,确认叶梦圆已经安全,而且在一家医院接受治疗,并没有生命危险。

  这个消息确实让人振奋,可是到了晚上7点,江山市政府工作人员通知大家,叶梦圆也遇难了,这是准确消息。

  半个小时后,两家人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上了汽车准备赶赴美国见孩子最后一面。

  作者:徐贤康 方志坚来源杭州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