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35℃穿得密不透风洗机场油罐(组图)

2013年07月23日13:3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油库员通过直径不足1米的出入口进入油罐 计刚峰摄
油库员通过直径不足1米的出入口进入油罐 计刚峰摄
飞机加油员正在为过场航班加油 卢海峰摄
飞机加油员正在为过场航班加油 卢海峰摄
轨交高架车站的站务员被太阳晒得汗流浃背 轨交供图
轨交高架车站的站务员被太阳晒得汗流浃背 轨交供图
晚报记者 石凯峰 王建慧 实习生 白华康 报道
晚报记者 石凯峰 王建慧 实习生 白华康 报道

  暑期,不少市民都选择外出避暑纳凉,但很少有人知道,您乘坐的航班、搭乘的地铁安全出行,背后是由无数工作人员用辛勤汗水来保障的。

  这两天,记者顶着炎炎夏日,走进浦东机场、地铁高架站台,走近那些默默无闻的工作人员,他们有的在机坪上给飞机加油,有的在机场外清洗油罐,还有的在地铁站台上顶着烈日挥舞小旗子……他们的岗位虽然平凡,但意义却很重要,正是有了他们的存在,上海市民的夏日出行才增添了一分凉意。

  机场油库员 洗油罐就得挑高温日

  昨天,早上8点30分,市区气温已攀升至32℃。此刻,在浦东机场航油运储中心,油料储运员 (简称油库员)金晓敏及另9名同事已全副武装,准备为第10号油罐进行一年一度的清洗工作。

  浦东机场共有14个油罐,每个油罐高18米,占地700平方米,可存储1万立方米(约8000吨)航油。民航规定,机场油库两年洗一次,但浦东机场航油公司为了保证油料品质,坚持每年洗一次油罐。

  作为队长,金晓敏第一个上阵。考虑到航油有较强的腐蚀性,他套上类似“蛙人”的橡皮服,穿上密不透风的雨衣雨裤,再戴上严实厚重的防毒面具,刚穿戴完毕,豆大的汗珠已从发梢滴落。进入油罐后,他抓起消防水枪,对灌底、罐壁上残留的油渍进行冲刷。

  偌大的油罐,只靠两个直径不到1米的小孔通风,就像一间闷热且光线幽暗的桑拿房,在里面做体力劳动,很容易喘不过气来。根据岗位要求,每位油库员进入油罐后10分钟,可由他人替换,但同事们相互体谅,总是刚过五六分钟,下一名队员就探身进入,接过前一人手中的水枪,示意对方早些出罐休息。

  11点油罐清洗完毕,金晓敏与同事人均进罐3次,每个人都面色通红,汗水从额头淌到脚底板,收工后,好些人抓起盐汽水狂饮,一喝就是两瓶。

  今年入夏以来,金晓敏等油库员已累计为浦东机场油库中的7个油罐完成年度清洗,接下来至8月底,他们还将完成另7个油罐的清洗。浦东机场航油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浦东日均航班量500多架次,需用航油近万吨 (用1-2罐油),中心虽有14个油罐,但考虑到每天总有几个要进油、出油、检测、维修,运转周期很紧张,容不得有油罐长时间闲置。 “我们都是在夏季,专挑高温日冲洗油罐,因为当气温达到35℃以上,油罐只需通风一至两天,就能干透,而在春秋天,这个过程至少要一周左右。 ”

  “大家现在都怕天太热,我们却盼着高温日多一些,这样14只油罐才能在8月底全部清洗完毕。 ”金晓敏说,清洗油罐的任务虽然辛苦,但这是工作的一部分,无怨无悔。 “既然从事了这份职业,就一定要做好它。 ”

  飞机加油员 热不算什么,暴雨天更苦

  清晨5点,浦东机场飞机加油员张弛和胡轶川已早早出门,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在这个岗位上,张弛已坚守了17年,胡轶川工龄也超过10年。在航班运行正常时,每人每天约保障30架次航班;遇上台风、暴雨等恶劣天气,可能要保障40架次航班,甚至更多。

  “每架航班从降落到起飞,中间只会在机场停留一小时左右,期间还要上下客、装卸行李、机务检修,留给我们加油的时间只有10多分钟。 ”在这样紧张的强度下,张弛与同伴们、已习惯用“秒”来卡工作时间。 “我们如果手脚慢1分钟,飞机就会晚1分钟起飞。这就像一道紧箍咒,时刻鞭策我们要在保证安全生产的前提下,尽可能提高工作效率。 ”

  给飞机加油,所有环节都要在露天完成。今天上午10点,出港航班早高峰结束,张弛与胡轶川的工作服已全部湿光,他们回到休息区洗了把脸,又匆匆上机坪了,因为午间又有一波航班高峰到来,其中有不少都是大机型,要比A320、B737多用一倍时间。

  “高温天加油虽然劳累,但大家的心情是愉快的,相比而言,台风天、暴雨天才是"苦日子"呢。 ”胡轶川说,这时,对加油员最大的考验莫过于如何平稳驾驶加油车。“我们的车辆必须开到机翼下方才能开始工作,如果速度和方向把握不好,很可能会与机身发生碰擦,导致飞机发生机械故障。 ”

  台风、暴雨过后,机场会面临航班大面积积压,所有机长都希望自己能先飞,每个人都催着加油员快点来。“我们也恨不得是千手观音,但越急越容易出事故,哪怕压力再大,"安全"二字仍要放在第一位。 ”7月5日晚,上海两大机场遭遇今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航班大面积延误,次日早晨,浦东机场有数百架积压航班需要集中放行,当值的加油员只能将求助电话打给正在家中轮休的张弛,老张二话没说,立即驾车奔向机场,义务加班6个多小时。

  轨交站务员 迎着热气就像掉进大蒸笼

  前天下午3点,记者来到轨交5号线华宁路站,华宁路站是高架车站,火辣辣的阳光直接落在站务员蒋建军和同事的身上,他们在40℃的高温下坚守岗位。

  蒋建军,在站务员岗位上已工作了三年。据他说,站台上烈日下的温度要比实际气温高2℃以上,一天中最难受的时间是早上10点半到下午4点半,太阳几乎直射站台,他们必须戴墨镜,这是为了方便工作,也能保护自己。当列车开走后,他和同事会尽量选择站在有阴影的地方,躲避太阳炙烤。

  当一列地铁列车进站时,蒋师傅的神情马上庄重起来,目光炯炯有神,地铁进站时的热气扑面而来,豆大的汗珠顺着蒋师傅黝黑的面庞滚落下来,他仔细观察着乘客上下车,确认车门全部关闭,无夹人夹物时,便挥动着手中的绿色小旗,给司机发出“可以安全发车”的信号。

  到了换班时间,蒋师傅和同事来到30平方米的休息室,休息室有空调,还有车站准备的盐汽水、绿豆汤和大麦茶。为了防止站务员中暑,车站实行每半小时换一次班,每次换班时站务员的衣服都湿透了,短暂的休息只能补充点水分,根本来不及换衣服,衣服湿了又晒干,干了又湿透。

  昨天下午2点,记者又来到3号线延安西路站,虽然这里的高架车站有顶棚,但却异常闷热,人就像掉进大蒸笼里。

  延安西路站有3名站务员,两边站台各1名,轮流值勤,工作1小时休息半小时。高峰时,该站仅2分半钟就有一趟地铁进站,低谷也只间隔5分钟,站务员在这一小时里几乎没有休息时间,一小时下来,粉红色的衬衣湿透了。

  记者跟随站务员倪卿在站台上执勤,140米的站台由倪师傅一人执勤。由于延安西路站是3、4号线共线运营车站,客流量很高,倪师傅随时处在紧张状态中。仅仅10分钟,就有三趟列车经过,倪师傅额头和嘴唇渗出汗珠,而胸前和后背的衣服已经浸湿一片。

  “在站台上,即便上午也比外边至少高出3℃,最难受的是下午1点到2点,站台上的最高时温度有40℃。 ”倪师傅说,他们要工作近12个小时,做一休一。每当地铁进站,携带而来的滚滚热浪让人难以喘息。虽然倪师傅汗流不止,但每次地铁进站、出站,他每一个指挥动作仍一丝不苟。

  作者:石凯峰 王建慧 白华康来源新闻晚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