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洋镜片在华涉暴利垄断 本土最赚钱门店因价格遭封杀(图)

2013年07月25日03:4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洋镜片在华涉暴利垄断,而本土最赚钱门店因低价遭封杀 新华社 图
洋镜片在华涉暴利垄断,而本土最赚钱门店因低价遭封杀 新华社 图

  董汉水(化名)创立的中际眼镜零售店遍布全国,在其公司总部所在地武汉,他的门店甚至被业内称为最赚钱的企业,但开店十多年,董汉水至今连本地的行业协会都没加入,“因为无法按照行业同行的价格体系执行商品的销售价格,我已被业内集体封杀。”

  被业内封杀的人不止董汉水一个,“我每次去参加业内的会,现场都不敢派名片。”另一位武汉本土眼镜店零售商表示,为了保证一些中高端品牌的价格体系,厂家和经销商合力将不遵守价格体系的零售商“踢出局”。

  目前,多个国际品牌均在中国制定全国统一零售价体系,除了各门店自身的特殊要求外,可适当有8.5折的打折权限外,正常情况下,不能打折销售。

  “限制经销商向第三方转售商品最低价的做法,涉嫌违反《反垄断法》第十四条第(一)款。”一位资深律师表示,但是否违法需要相关部门认定。

  被统一的价格

  “价格乱了,品牌就垮了。”有品牌代理商如此说道。

  董汉水出示一份与豪雅华中区域总代理签订的一份《购销基本合同》,其内容也显示,第七条有关停止发货及违约责任中规定,若乙方在未征得甲方签字盖公章的书面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向第三方低价销售本产品而冲击甲方的正常销售网络,甲方有权立即停止向乙方继续发送本产品,并有权追究乙方的相关法律责任。

  而一家严格执行这些品牌制定价格体系的眼镜零售商也承认,一直按此执行,这是销售这些产品的最基本条件。如果有人以低于最低价的方式销售,那么会出现恶性竞争,拉低产品零售终端价格,挤压厂家和经销商之间的利润空间,因此,大部分的零售商都愿意按此执行。

  “另类”的处罚

  有人尝试跳出这个“怪圈”,结果是被孤立。

  董汉水解释,根据不同洋品牌库存量和销售情况,进货价一般为厂家制定零售价的2折~4折。有武汉零售业者也证实了“进货价2.5折左右”的说法。

  董汉水决定挤进这块市场。2003年董汉水找到依视路武汉经销商拿了一批镜片。随后,在自己的宣传单页上,他打出依视路产品2.5折起的广告。

  这种价格体系立马引来了同行的反弹。“不久后就有同行向依视路经销商反映情况,后者立刻停止对我供货。”对方给出的理由则是中际低于最低零售价销售。

  与依视路合作失败后,董汉水尝试与另一家知名日本品牌夏蒙合作,但当时夏蒙的经销商向同行打听董汉水的情况,被告知其可能会低于他们的最低价销售,对方将订金、货款等共计26.5万元,全部退给了董汉水,合作就此终止。

  曲线“串货”

  面对着经销商集体封杀,董汉水只能想其他办法。

  “我让外地亲友严格执行经销商制定的价格体系销售,保证经销商与他们的正常供货关系,但私下里再从外地将货调过来,放在武汉门店销售。”董汉水说,这种方式在业内被称为“串货”。还有被封杀的企业重新注册一家公司,新公司严格执行厂方和经销商制定的价格体系,再从新公司里调商品到旧门店销售。

  通过串货的方式,董汉水的门店生意额节节攀升。

  不过,董汉水仍被经销商“围追堵截”。“这也说明,在武汉之外的其他区域,同样必须严格执行统一零售价。”

  但另一业内人士则坦言,这也是厂家保护主流零售商的无奈之举。而目前,针对这种串货或价格体系,经销商方面目前的潜规则是,若无人举报,且零售商没有大张旗鼓的宣传低价销售,他们大部分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外资扩张

  依靠这种特别的价格体系,外资品牌在国内的市场份额逐步壮大。

  根据业内流传的统计口径,目前中国眼镜市场规模已达300亿元左右。“其中镜片市场达到50%,而这部分市场中,这些外资品牌占据比例达到35%。”一位行业人士指出,外资在国内市场还在加速跑马圈地。比如,依视路先后收购凯米、保利莱等公司部分股份,蔡司也收购了苏拿部分股份。

  “不少外资品牌都十分看好中国的消费力,纷纷把在中国的投资加码。”上述业内人士指出,对比外资品牌,国内镜片企业缺乏技术,且品牌影响力弱,行业集中度低、企业规模小、行业布局散等局面,在这种价格体系的维护中,国内品牌要想在规模或其他方面晋级,难度太大。

  国内不少品牌已陆续效仿外资的价格术,上述业内人士坦言,对比洋品牌,本土品牌的批发价一般为其规定零售价的1折到1.5折,各零售商同样被要求按照全国统一零售价执行,“但在管控方面,本土品牌对"乱价"的零售商很少停止供货,其会选择单独为"乱价"的零售商配一个特定的品牌供其销售,以此维护其自身规模和价格体系。”

  据《21世纪经济报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