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开罗屠杀”加剧埃及动荡还要流多少血?

2013年07月29日17:3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原标题:“开罗屠杀”加剧埃及动荡 还要流多少血?

  “难道他们是自杀的吗?”英国《卫报》27日嘲讽埃及军方“编瞎话”。当日凌晨,开罗街头爆发“黎明之前的屠杀”,近80名前总统穆尔西支持者在与军警冲突中丧命。尽管军方指责示威者先用鸟枪袭警,事后又称“过去没有未来也绝不会向埃及人民开枪”,但塞西将军连同他树起的“铲除恐怖主义大旗”还是被国际舆论狠狠踹入道德的谷底。19天前的凌晨,埃及军警的清场行动曾被认为造成50多名穆兄会支持者死亡,国际社会没想到,埃及“二次血腥”比第一次来得更猛更急。联合国、欧盟、土耳其等方面齐声谴责埃及军方“滥用暴力”,奥巴马政府也被媒体逼着向“老伙计”提出批评。许多分析人士28日都表达了对埃及两派和解的悲观:军方已无法容忍穆兄会支持者“赖在街上”;一些西方媒体不再相信“阿拉伯之春”还有播撒民主的胜机。半岛电视台则注意到开罗新冲突的事发地之一:10月6日大桥,文章说,桥的一边是嘉年华(庆祝军方废黜穆尔西),另一边是屠城炼狱,“这就是夜幕下的埃及”。

  “血腥罗生门2”令军方难堪

  28日,埃及临时政府总统曼苏尔、国防部长塞西、内政部长易卜拉欣一同出席埃及警察学院毕业典礼。易卜拉欣在典礼上讲话,高度赞扬埃及军方为保卫人民安全做出的巨大牺牲和努力,并号召警察学员投身于保卫国家和维持秩序的伟大事业中。随后,全体毕业学员高唱埃及国歌《我的祖国》。

  上述情景28日由埃及国家电视台播出,埃及军方似乎有意借此展示镇静。根据埃及卫生部当日中午发布的数据,上周末发生的警民冲突已造成74人死亡,748人受伤。不论事情起因如何,如此大的伤亡已足以将埃及军方拖入道德的漩涡。与7月8日埃及军方在共和国卫队司令部外清剿穆尔西支持者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时一样,冲突双方对事件原委再次各执一词。

  版本一,军方说法。埃及内政部发言人28日在新闻发布会上重申27日的表态。26日夜至27日凌晨,一批在开罗东部纳赛尔城阿达维亚清真寺外静坐示威的穆尔西支持者向10月6日大桥方向行动,走到纳赛尔街时,示威者阻断交通,点燃火焰,并用鸟枪袭击附近社区和警察,造成21人死亡,警方依据法律并在与军方协商后对阿达维亚清真寺和开罗大学门前的复兴广场进行清场行动,恢复社会秩序。易卜拉欣27日强调,军警“过去没有未来也绝不会向埃及人民开枪”,并称军警仅发射了催泪瓦斯。

  版本二,穆兄会及目击者说法。美国《纽约时报》称,穆兄会支持者26日白天在埃及各大城市举行示威,当日白天有8人在示威中死亡。但形势在当晚22时30分左右开始恶化。目击者称,当时有大批穆兄会支持者走出静坐的营地,向有军警驻守的10月6日大桥走去。有人说他们离开是因营地太小,容不下上千名新到的示威者,也有人说他们打算将营地迁移到邻近社区。当他们走到纳赛尔街,经过无名士兵纪念碑(1981年埃及前总统萨达特遇刺之地)时,与军警发生口角,随即演化为冲突,整条街开始弥漫催泪瓦斯。约1个半小时后,警方开始清场。他们不仅发射实弹,还有狙击手从临街建筑顶楼向人群射击。示威者哈贾格说,他眼看着最好的朋友阿沙夫心脏中弹。英国广播公司(BBC)驻开罗记者说,他在临时医院看到太平间迅速“尸”满为患,可救护车还在不断驶来。医生赫沙曼说,70%死者为头部、胸部和脖子中弹,血腥场面让医院犹如地狱。穆兄会27日谴责军警对人民“无端屠杀”。

  从国际社会和国际舆论反应看,多数人选择相信第二个版本。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27日呼吁埃临时政府全面履行其和平管理示威活动的职责,并确保所有埃及人的安全。欧盟“外长”阿什顿谴责埃及军方发表“好战言论”,“挑动暴力”。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宣称“埃及民主和国家精神已遭屠杀,如今整个国家都被屠杀了”,他说,“那些在屠杀面前保持沉默的人,双手和面颊上都沾满了鲜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美国防长哈格尔27日与埃及军方领导人塞西将军通电话,要求后者保持克制。国务卿克里则与埃及副总统和外长通话,表达华盛顿对暴力冲突的“深度担忧”,并称埃及“已进入关键时刻”,“在此节点上,军方和政府应当尊重人民和平集会,包括静坐示威的权利,这非常重要”。

  “不论该指责谁,没有人可以否认发生了大屠杀。”CNN说,军方与穆兄会都说对方先开枪,又都拿不出证据。不过在冲突爆发前,塞西公开发表声明,呼吁公众支持军方“终结恐怖主义”,埃及内政部长27日还誓言清场将继续进行,“以真主之愿,这一切(示威)必须终结。”《纽约时报》形容该事件是军方针对示威者的“残忍袭击”,并称这是军方对穆兄会支持者发动的第二次大规模屠杀和最严重暴力镇压。美国公共广播电台称,事件显示出埃及的将军们已无法容忍数十万示威者赖在各大城市街头妨碍他们治国,于是决定改变策略摧毁穆兄会,即使是穆巴拉克执政时也没有做这样的决定。同日,德国媒体批评埃及军方制造“尼罗河畔的血腥周末”,俄新社则质疑克里姆林宫对“开罗大屠杀”保持沉默。

  原标题:“开罗屠杀”加剧埃及动荡 还要流多少血?

  无人和解,埃及还要流多少血?

  “夜幕下的开罗,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半岛电视台27日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纳赛尔城上演血腥屠杀时,10月6日大桥另一边的市中心却如同在办嘉年华。在塞西发表呼吁人民支持的声明后,大批反穆兄会的人聚集在解放广场上为军方罢黜穆尔西欢呼。一些人还打出写有阿拉伯文、中文和英文的标语:“埃及人民授权军方铲除恐怖主义”。26日埃及一法院下令拘留穆尔西15天,以便对其进行间谍罪等多项调查。美国《时代》周刊称,军方支持者的表现令塞西感到拥有了人民的授权,不久之后,鲜血便从纳赛尔城流出。

  “埃及军方该听听奥巴马政府的话”,《华盛顿邮报》27日以此为题的社论说,埃及在发生军事政变,打的旗号却是保卫埃及的民主。在塞西将军号召下,成千上万埃及人聚集在解放广场,军用飞机保护着人群,国家媒体对穆兄会发动猛攻。从这些现象看,埃及并没有向民主的方向前进,相反,军方制造出一个镇压赢得该国首次民主选择的政党的舞台,并用吹捧前独裁者的方式吹捧一名新的军事领导人。文章称,真正的民主需要军方与平民内阁就政治解决方案与穆兄会谈判,可将军们却给穆兄会贴上恐怖主义标签,此举的挑衅性和非正义性一样大。文章还说,一些反穆尔西团体已开始反对塞西的极端做法,军方靠鼓动民众上街获取“授权”的做法也有违法治精神。

  “不成功,毋宁死!”法新社说,穆兄会发言人哈达德28日用这话回击易卜拉欣“将继续清场”的警告。27日夜至28日清晨,苏伊士、塞德港等埃及城市仍爆发零星冲突,哈达德说,穆兄会支持者对屠杀非常愤怒,人们斗志昂扬,“对我们来说,如果死亡,就可以见到我们的缔造者,并且我们的死亡源于正义”。开罗抗议者赫弗尼对《时代》周刊说,“他们(军方)获得合法性的唯一途径是逼我们放弃,但我们绝不屈服。他们可以把我们都杀光,但他们将永不合法。”

  以色列《国土报》28日说,如果还有人觉得埃及三周前发生的政变是革命的第二阶段,那么当法院下令拘留穆尔西,事情已很清楚:军方正将埃及拖回穆巴拉克时代。文章说,法院指控穆尔西等穆兄会领导人在“1·25革命”期间越狱,但当时低调的穆兄会哪有那样做的实力?军方这么做只是害怕穆兄会的报复。文章还说,埃及穆兄会正跌入数十年来最惨痛时刻,穆尔西甚至可能被判死刑。突尼斯、利比亚、土耳其和叙利亚的伊斯兰主义政党日子也都越来越不好过。

  英国《卫报》的评论更尖刻。文章说,“阿拉伯之春正在遭遇扼杀”,埃及人民死于自己军队的枪口之下就是证明。民主选举一年多后,埃及非但没进入自由和稳定的时代,街头屠杀却成了常态。文章说,突尼斯和利比亚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前者因反对派政客屡遭暗杀而动荡,利比亚更是每天死人。更重要的是,“阿拉伯之春”没能改变贫穷,人们的生活质量反而在变差。不过德国前外长费舍尔在卡塔尔《海湾时报》撰文认为,即使权力斗争看上去明白无误,阿拉伯世界也已无法回到以往的时代。他举例说,1848年欧洲大革命到第二年逐步平息后,君主们继续掌权几十年,但工业革命和民主已经势不可挡。

  未来,“钢铁侠”与“囚徒”之争?

  28日,穆尔西本人的命运又成舆论焦点。美联社发布独家消息称,埃及情报人员在关押穆尔西的3周里就总统府和穆兄会内部运作讯问了穆尔西,试图证明他有罪。关押期间,只有军方人员才能接触到穆尔西,他们每天至少审讯他一次,有时长达5小时。穆尔西被禁止看电视和报纸,关押地点也在国防部不同设施之间转移。文章猜测,军方的最终目的是再次取缔穆兄会。

  不过埃及《金字塔报》28日说,人权组织日前探视了穆尔西,后者精神状况良好,没有被戴上手铐,也不像媒体所说受到了拷问。

  无论如何,穆尔西当下的状态是个囚徒,塞西却被《以色列时报》称为“钢铁侠”。但该报提醒得势的塞西说,战斗远未结束,随着死亡人数上升,人民对他的支持会下滑。如未来几周埃及无法重回正轨,内战将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记者刘睿 青木 刘洋 胡锦洋 陈一 柳玉鹏 候涛)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