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都市掏粪工:哪天村子改造 我就解脱了(图)

2013年07月30日09:0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辛克福的吸粪车
辛克福的吸粪车


  日前,岛城一场大雨过后,石老人海水浴场西侧出现了一条污染带,崂山环保部门的调查结果,将矛头指向了山东头村违规排放污水。公布的照片上,一辆吸粪车引发了网友的关注。在青岛这座现代化的城市中,居然还有这般老旧的东西?

  近日,记者几经周折联系到了吸粪车的主人辛克福。已经59岁的他告诉记者,这活他已经干了10年了,他早不想干了,“哪天村里领导说村子要改造,不用掏粪了,那我就解脱了。”

  A 崂山区城中村里的掏粪工

  山东头,坐落在崂山区的繁华地段,南接石老人海水浴场,东临青岛啤酒城,地理位置极佳。然而,当周围纷纷立起高楼大厦时,这里却还停留在上世纪的小村落。因为多年来迟迟未旧村改造,市政设施老化导致污水排放成了大难题。

  辛克福,是山东头村的一名普通村民,在这个尚未改造的城中村里,经常有人看到他的身影:开着一辆拖拉机,挨家挨户上门收集厕所的污水。掏粪工,这是不少村民对他工作的描述,但提起辛克福,村里人都非常敬佩,因为他干着别人干不了的活儿。

  “村子一直没有改造,排水设施太老了,没有接入新的排污管网,村民家的厕所污水没法往外排,只能用这种老法子上门清运。”7月29日,记者见到了今年59岁的辛克福,当记者疑惑为何在一个大都市中,还有掏粪工时,他告诉记者,只因这个村子的现状太特殊。

  “旧村不改造,就没法规划新的排水设施,而村子建设的年代早,跟不上现代的形势。但是,不管村子旧不旧,只要这里还住着人,总会吃喝拉撒,总要排放污水。如果我不上门清运,村民家厕所的水就得淌到马路上。”辛克福说,山东头差不多1300户人家,山东头村委会把清运污水的活儿包给了他。“我的工作,就是确保定期清运每家每户的厕所污水,将它们收集起来统一排放到污水管网内,维持这个村子污水排放的正常运转。”

  B 又脏又累,却坚持干了10年

  辛克福告诉记者,清运污水的活儿既脏又累,每天都要承受着很多压力,但他却坚持干了10年。“每天凌晨2点,我就要出门,挨家挨户上街抽运村民家的污水,一干就得七八个小时。”辛克福说,之所以早晨起这么早,主要是考虑到交通和村民的感受。“别看山东头村子不大,但现在租房子的人很多,一到了上午八九点钟,本就不宽敞的街道上人挺多的,如果出门太晚,我开着车不方便。而且,拉着粪便污水满村子转,味也不好闻,因此我干活儿时尽量避开这些时段。”

  辛克福说,山东头有1300户人家,要确保每个月抽运一次全村的污水,他需要花很多的精力。“我粗略算了一下,每天大概要跑60户人家,清运的污水有10~12车。要把1300户人家的污水都清运一遍,差不多需要20天。而所有收集起来的污水,都要统一排放到海尔路的一处污水井中,那里是崂山区市政公用局指定的排污区域。”

  采访中,辛克福坦言,他干掏粪的活儿其实很累,而且打心眼里也感到疲惫了。“每次打开一户村民的粪池盖,那刺鼻的臭味使人异常难受,即便戴着口罩,也难以避开。而且,粪池中经常积聚着氨气,除了味道难闻,还有危险性。”辛克福说,干这活儿不仅熏的眼睛、鼻子难受,身体上也经常有股味儿,回到家即便洗了澡、换了衣服,鼻子好的还是会闻到。“因为这事儿,我媳妇、孩子没少劝过我,大家都劝我别干了。”辛克福说,因为他平时抽烟,家人担心干活儿时引燃氨气,每次出门都会把烟给扣下,就怕出什么危险。“而且开车穿行在村子里也要时刻注意安全,万一出个事故,赔偿起来可就费劲了。”

  C 开坏7台拖拉机,挣的是辛苦钱

  记者在山东头村采访时,找到了辛克福的那辆吸粪车,一台老旧的拖拉机,车斗上固定着一个扁圆的大水桶,辛克福每天就是和它一起穿梭在山东头的大街小巷。“我干了近10年掏粪工,开坏的拖拉机已经有7辆,全是清运粪池污水时间久了,导致车辆老化故障。”辛克福告诉记者,村委把这个活儿包给他,唯一的回报就是一年发10万块钱,但这些钱不是工资收入,而是包含着车辆维修费、油费、人工费等等。

  “因为一个人干太累了,夏天污水多的时候,根本忙不过来 ,所以我又雇了两个人,一个帮着开车,一个帮着抽污水,三个人分工明确。”辛克福算了一笔账,就拿去年来说,虽然村委发给了他10万块钱,但最终净收入还不到4万元。“车辆坏了要自己花钱修,每天拉污水的油钱自己出,雇的人要支出务工费,所有的费用一刨除,真正收入的钱能有一半就很不错了。”辛克福说,他干这活儿就是挣个辛苦钱,也发不了财。“我今年已经59岁了,过去10年因为一直包着污水清运的活儿,也没有精力忙别的。所以,收入来源很单一。”

  “哪天村子要改造,就解脱了”

  7月29日,记者也采访了山东头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在谈到辛克福时,工作人员对他的评价很高。“这份工作好像更应该出现在上世纪50年代,那个时候生活设施不发达 ,才出现了掏粪工人。在社会发展的今天,城市里有辛克福这样的人,似乎有点尴尬。”工作人员说,只要旧村不改造,像辛克福这样的掏粪工就会出现在山东头。“村民们的污水没法排,只能用这种土办法,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活儿脏累,但总得有人干。假如没有辛克福的劳动,污水就会淌到马路上。说心里话,他很不容易,能坚持这么多年,值得敬佩。虽然他自己得到了一些收入,但这背后更有公益的一面。”

  而说到对这份工作的真实感受,辛克福想了一会儿,说他最盼着旧村改造,因为只要村子改造了,就没有污水排放的难题,也就不需要他再干这脏累的活儿。“哪天村领导说山东头要改造了,我就解脱了。”辛克福说,清运污水这个活儿总得有人干,而且最好是个本地人,他正是村委看中的人选。“本村人打交道相对容易些,村民互相给个面子,既然村委希望我干,那就得坚持。”

  采访结束时,已临近7月29日中午,辛克福说为了不耽误第二天干活,他需要回家把车修一下。只要山东头没有改造的消息,辛克福还要像往常那样,继续干着清运污水的活儿。

  记者手记一句“这活儿不体面”让人心酸

  在青岛的主城区,在一个商业、旅游气息浓郁的地段,竟然出现了上世纪50年代时传祥式的掏粪工人。时代的变迁,早已让人们忘记了这样一个特殊的工种,但在崂山区的山东头,竟然还有辛克福这样一个人,在默默地扮演着如此的角色。

  采访中,记者提出拍一张辛克福劳作的照片,但被他婉言谢绝了,“这不是什么体面的活儿,家里本来就不太同意,照片就别拍了。”记者听后感到一丝心酸,这位年近六旬的老人朴实的话语中,其实也流露出一点无奈。“这个活儿关系着山东头村1300户村民的生活,虽然不体面而且又脏又累,但总得有人干。”

  高楼林立的都市里,辛克福的身影似乎有点孤单和尴尬,但某种程度上,这种尴尬是在诉说城市发展的另一面。旧村改造迟迟不能动工,给村民生活带来的影响不容小视。而山东头之所以会出现辛克福这样的特殊人物,究其背后的原因,旧村改造停滞难辞其咎。辛克福说,哪天山东头要改造了,他会得到解脱,而那时解脱的不仅仅是他自己,还有1300户村民。文/图 记者 李伟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