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草根艺术团带着村民找乐和(组图)

2013年08月06日06:3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草根艺术团带着村民找乐和
草根艺术团带着村民找乐和
草根艺术团带着村民找乐和
草根艺术团带着村民找乐和
草根艺术团带着村民找乐和


  这里不乏文化渊源,200年前,起源于即墨一带的民间戏曲柳腔在河套生根发芽;这里到处是百姓的舞台,从2012年春天开始,各种民间特色文艺队伍在18个社区如雨后春笋。“当初召集大伙聚在一起,只是为了让社区的老人乐和一下,怎么也没想到,如今当地的社区文化会如此活跃。”尚家沟社区66岁的刘贤兆说。作为河套街道民间艺术团的老团长,他见证了当地社区文化的飞速发展。

  缘起

  街道有了首支艺术团

  “不好意思,上午学习太极拳来晚了。”记者见到刘贤兆时,他刚从老年大学学习班回来。“身为团长,你还要参加学习啊?”“那当然了,我学好了再传授给团里成员,只有不断翻新,大伙才有的乐和。”作为艺术团的团长,除了周末和大伙一起排练外,平时刘贤兆也不闲着,太极拳、太极剑、扇子舞、腰鼓、器乐……他总是学会一样又学另一样。

  “艺术团的雏形最早是村里的老年太极拳队。”老刘说,那时,他也是先参加培训,然后再回来教给村民。让他没想到的是,村民参加的热情很高,最初只是村里的老人参加,可后来,邻村的许多老人也纷纷前来,有些老人甚至骑自行车跑好几公里路过来。慢慢地,成员从十几个人增加到七八十人。

  “练习太极拳太单一,我们学点别的吧。”后来,有人开始提议。老刘本来就喜欢文化活动,大伙的提议正说到他心里去了。腰鼓、扇子舞、健身操……大伙排练的项目越来越丰富,参加的人也越来越多,最多时达200多人,年龄从40多岁到七八十岁。2009年,在街道的资助下,河套民间艺术团成立,刘贤兆成为第一任团长。

  “街道出资购买服装道具,还给我们提供专门的排练场地,如今,艺术团已成为一支专业队伍,除了日常排练自娱自乐外,还经常参加街道举办的各种文化活动。”刘贤兆说,从团里走出去的许多老年人,由原来的初学者纷纷变成各个村里的文艺骨干,他们对社区文化的发展起到推动作用。

  发展

  从一枝独秀到百家争鸣

  “其实,河套从来不缺民间艺人和民间文化活动。”刘贤兆说,在他的记忆中,解放前,河套当地就有不少柳腔班子和京剧班,到了解放后,当地的戏曲班子多达10余个,几乎村村都有自己的班子。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各村又兴起了歌舞剧,当时各个村都到即墨参加汇演。可到了文革,各种文化活动暂停。直到七十年代,柳腔等各种地方文艺又开始兴起,许多人学习柳腔,甚至用柳腔调改唱其他地方戏。后来,年轻人不愿学戏曲,只剩下一些老艺人自娱自乐。那些年,除了艺术团以外,其他社区的文化活动显得比较单调。

  “去年春天,河套社区文化也迎来了新的春天。”刘贤兆说,街道为辖区18个社区配备了文化专职管理员,并进行学习培训及业务指导。现在,随便到一个社区,随处可见跳舞、健身的居民,有十几岁的孩子,有青年人,也有白发苍苍的老人,文化活动取代了以前的街头唠嗑、打牌。到如今,老刘也时常会被其他社区请了去,担任一下技术指导。

  这期间,为了进一步丰富社区文化,街道提出打造特色文化队伍,让社区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在广泛开展文化活动的同时,成立不同风格的文艺队。期间,成立了省内第一支绛州鼓乐队和谐桃源绛鼓乐队,省内第一支社区女子管乐团罗家营社区女子管乐团。如今,提起秧歌队就知道是孟家社区的,提起旱船队就知道是小涧西社区的,还有小涧东社区的民乐队、山角社区的抖空竹队等等,各种特色文艺队不下十几支。“每年街道举办的民间艺术节是最热闹的时候,社区都会把自己的特色队拉过来,跟其他社区一比高下。”

  讲述

  爱好文艺62岁再“出山”

  刘贤兆曾在原崂山物资局上班,从事煤炭发运工作。2005年,58岁的他从单位回到老家。单从工作看,似乎跟文艺不沾边,可他却是村里的老文艺骨干。“我从小就喜欢文艺,十几岁就参加村里的歌舞剧演出,年轻时代表村里参加县里的汇演还获过奖呢!”回忆过去,老刘显得很自豪。

  2008年,当地号召开展“太极拳进社区”活动,他第一个报名,带领村里的老人练习太极拳。“当初,也有亲友劝我,这么大年纪了,还忙活什么,可我就是闲不住。”刘贤兆说,太极拳队伍成立之初,他既是学生又是老师,自己先参加培训,回来再教给村民,看到大伙练习的热情,他比谁心里都高兴。

  “最初开展文艺排练,说实话,我心里也没谱。”刘贤兆说,那时,艺术团还没有成立,除了缺乏文艺指导老师外,也没有排练道具和服装,资金是最大困难。“大伙有需求,我这个带头的不能让他们失望。”刘贤兆说干就干,他花钱请客,通过朋友介绍,找来各种文艺特长老师,变着花样教给大家。2009年,民间艺术团正式成立的时候,刘贤兆已经62岁了。

  如今,身为团长的他仍不断给自己“充电”。“一有空,我就会去其他文艺队 "偷师"。”刘贤兆开玩笑说,罗家营社区有一支女子管弦乐队,成员都是地地道道的渔家妇女,她们大多没有学过乐器,甚至不认识乐谱,如今乐团成员已达上百人,正式成员30余人,平均年龄45岁,多数成员已经能够完整地演奏三首曲子。“这点给我很大动力,只要想学,没有学不会的。”

  小涧东社区文化中心,一曲悠扬的《难忘今宵》响起,一老一少,二胡配扬琴。演奏过程中,老刘边看边模仿着,排练休息时,他还拿起一把二胡,和村里的老艺人交流起来。老刘说,50年前,这个村就有柳腔小剧团,至今仍有不少老艺人会演奏二胡、长笛、手风琴等民间乐器。社区将这些老艺人组织起来,以老带新,向村民免费传授民乐技巧。成员由最初的五六人,发展到现在30多个成员,最小的只有11岁。每到周末,好多村民纷纷将孩子送来学习,这让他看到当地民间文艺未来的希望。

  人物对话

  让老年人健身找乐子

  记者:当时为何成立艺术团?

  刘贤兆:这些年,社区居民的物质生活越来越好,但很多闲下来的老人显得无事可做。成立艺术团是想带动老年人健身,同时帮他们找点乐子。

  记者:你对当地社区文化的发展有何感想?

  刘贤兆:最初开展社区文化活动,参与的居民很少,但后来大伙都很踊跃。这说明,居民对文化生活需求非常大,关键是找到他们愿意或者适合参与的活动项目。从这点看,街道的做法非常成功。

  记者:你对未来有何期望?

  刘贤兆:据我了解,现在各社区大大小小的文化活动都非常多,有些社区一年中甚至有300多场广场活动,居民的参与性也很高。我希望未来社区居民的文化生活越来越丰富多彩,更多的孩子能学习文艺特长。

  举措

  开展少儿素质提升工程

  记者从河套街道办事处了解到,针对河套街道地理位置相对偏僻,辖区孩子缺乏艺术特长教育的现状,从去年年初开始,街道开展少儿素质提升工程。由街道出面,邀请市级专业艺术培训学校的老师,定期到街道开课,统一教授孩子舞蹈、美术、乐器、书法等专业课程,辖区孩子均可报名。在培训费用上,每人每学期400元,街道出资负担200元。去年以来,近800名孩子参加了类似培训。

  本版撰稿摄影 记者 王涛

  作者:王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