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千里追逃 “黄金劫案”告破(图)

2013年08月11日07:1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犯罪嫌疑人中被抓获警方供图
犯罪嫌疑人中被抓获警方供图

  核心

  提示

  8月6日,市文昌中路龙凤金店内发生一起抢夺金项链案件,公安机关经过90多个小时的紧张工作,终于在昨日凌晨3点,在深圳一家酒店内将犯罪嫌疑人张军(化名)抓获归案,一举侦破了这起影响较大的金店抢夺案。

  案件回放

  光天化日下,金店被抢

  6日下午,一名40多岁、身穿蓝色有领T恤的男子走进了龙凤金店,来到男子首饰柜台。俯身端详了一会儿后,他叫营业员将一款106克的“泰式”鞭形金项链拿给他看看。“T恤男”煞有介事地将项链拿在手上端详,然后,又叫营业员拿出另一根96克的同款金项链,“T恤男”左右手各拿一根项链,又是掂量,又是细细查看。

  其实营业员对这位“T恤男”并不陌生,这已是他第四次光顾了。他自称仪征人,说是快到“七夕”了,想买条项链作为礼物送给老婆。就在当天中午12点左右,他还选定了一款项链,可当营业员想开票时,“T恤男”又突然改口,称要等下午老婆来参谋参谋后再确定。

  所以,当“T恤男“再次出现在金店时,大家也就对他放松了警惕。店里的另外两名营业员,一人在忙着做账,另一人在二楼,各做各的事,仅有一名营业员在接待。就在一笔“大生意”眼看就要成交之时,谁都没想到可怕的一幕发生了:“T恤男”直起身来,拔腿就向外奔去。“老板娘,项链被人抢走了!”营业员惊叫起来,并跟着跑了出去。店里的两名营业员和老板娘随后也追了出去,可“T恤男”从金店东侧的巷子向南逃窜,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14:56,东关派出所接到报警,值班民警随即赶到龙凤金店。金店负责人反映,这两根项链共202克,按时价320元/克计算,案值共64640元。

  酷暑排查

  犯罪嫌疑人在市区有落脚点

  有人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夺项链,一时成为当日最受关注的话题,连公安部也注意到这一事件,特地来电询问具体案情。

  案件发生后,市公安局高度重视,市政协副主席、公安局局长王少鹏,副局长李后生率市局刑侦等部门主要负责人赴广陵分局指挥案件侦破工作。市、区两局迅速抽调精干力量组成专案组开展案件侦查。烈日炎炎之下,公安民警们全力以赴,开始了一场艰难的战斗。

  手段

  1

  查录像,画出嫌疑人照片

  一组人马调取金店内监控录像,查明犯罪分子的体貌特征。民警从录像内发现,“T恤男”在5日、6日,先后5次在龙凤金店附近出现。

  此人身高约1米7左右,上身穿深蓝色T恤,下穿深藏青色中裤,脚穿运动鞋,左手戴一块方形手表,携带一只咖啡色背挎两用包,仪征、天长一带口音。专案组民警截取画面图像,打印出犯罪嫌疑人的照片。

  手段

  2

  8路人马对着电线杆查录像

  此外,专案组还派出8路人马,以金店为中心,调取东南西北各个方向的监控录像,以查明作案人的活动轨迹。

  近日来,扬州城一直是37℃以上的高温,古城像一座巨大的桑拿间,但为了迅速破案,侦查员们头顶炎炎烈日,在街头巷尾调阅录像。为了节约时间,侦查员们将笔记本电脑连接到电线杆的摄录机上,直接就蹲在路面上审看画面,一蹲就是40分钟,而此时的地面温度在45℃以上,但侦查员们没有一个喊累。

  手段

  3

  分析活动轨迹,寻找落脚点

  从案发后的下午3点多钟,一直到次日凌晨4点,侦查员们连续工作12个多小时,渴了,喝几口矿泉水;眼睛看累了,就闭上眼稍作休息;头晕了,涂一点风油精,然后继续工作,滚滚热浪中,民警们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功夫不负有心人,8月7日清晨5时许,专案组终于查明了“T恤男”新的活动轨迹:案发当日13:00:“T恤男”出现在时代广场肯德基快餐店和金鹰一楼,后向东行走;14:25:出现在萃园城市酒店门前;14:34,经过市科技中心门前,到达龙凤金店。专案组得出重要结论,“T恤男”在文昌阁、市中心一带有落脚点。

  线索中断

  嫌疑人使用他人身份证掩护

  专案组民警随即带着“T恤男”的照片,在周边网吧、旅馆进行地毯式排查,在淮海路的天源宾馆、汶河南路的广文招待所,服务员都辨认出“T恤男”在他们店内住宿过,再查看住宿登记记录,该男子是以“汪顺祥”的名字登记住宿的。使用的身份证信息显示出户籍地是安徽省泾县榔桥镇。

  专案组很快调取了汪顺祥户籍资料上的照片,交龙凤金店营业员辨认,都说汪顺祥与“T恤男”不是同一个人。显然作案人十分狡猾,使用的是他人身份证。汪顺祥的身份证怎么会在“T恤男”手上,他与“T恤男”又有什么样的联系呢?

  为了查明两者的关系,一组人马很快赶到了安徽泾县。一番调查后,发现汪顺祥是本地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无犯罪记录,近期一直在家给农田除草施肥。他说,身份证是可能是在赶集时丢失的,民警在当地派出所也查到了他补领身份证的记录。由此可以排除汪顺祥作案的可能,但线索也就此中断。

  追至芜湖

  通过酒店顺藤摸瓜锁定嫌疑人

  他为何频繁出现在这家酒店?

  但专案组并未放弃,迅速调整思路,投入到新的“战斗”中。通过查询发现,“T恤男”在芜湖活动时间较为频繁,最近的一次是7月29日—31日,在该市的金色年华大酒店一住就是4天。专案组推断,犯罪嫌疑人对此地的情况较为熟悉,在这里有可能找到他的关系人,查明他的真实身份。

  8月8日,刑警支队支队长赵传如、广陵分局副局长俞建明等人赶到芜湖市,在当地公安机关的配合下开展工作。民警在金色年华大酒店了解到,“T恤男”是这里的常客,人们都叫他“军哥”,与附近一酒吧的吧女李某交往密切。专案组民警找到李某,一番工作后,李某承认与“T恤男”有交往,并提供了“T恤男”的真实姓名:他叫张军,是安徽天长县人,张军自称在滁州经营一家电子公司。

  可惜!他前脚离开民警后脚赶到

  李某还供出,就在专案组到达芜湖当天的上午,张军刚刚乘大巴前往深圳。

  “T恤男”张军终于露出了真实面目—一名劣迹斑斑的流窜作案分子。2012年12月,在黑龙江塔河镇电信局盗窃作案,被判处拘役6个月;2002年11月,在天长市万寿乡忠孝村,以帮人参军入伍为名骗得现金4200元,2005年11月被邗江区公安局抓获;2006年5月,在天长市多次诈骗,骗得现金5万余元,2009年被当地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今年初刚刚刑满释放,6月又在天长县万隆国际盗窃苹果4S手机两部,后潜逃在外,被天长警方列为网上逃犯。

  南下深圳

  嫌疑人酒店寻欢被当场抓获

  终于抓住了狐狸尾巴!专案组随即转移战场,飞往深圳追击张军。通过调查,张军用汪顺祥的身份证先后两次在深圳保安区速8连锁酒店住宿登记,根据这一规律,专案组在速8酒店张网以待。

  10日凌晨3点多钟,张军带着一名女子住进了酒店306房间。一个多小时后,专案组守候多时的侦查员见时机成熟,破门而入,将正在与不良女子鬼混的张军控制在床上。

  “我们是江苏扬州的,知道为什么事找你吗?“侦查员厉声喝问。

  “我知道,我知道。”张军慌忙应答。

  随即,张军被押到当地公安机关接受审讯,他对作案事实供认不讳。原来,当日下午,张军作案后,逃回天长县,将其中一根金项链抵押给了一名债主。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地赶到芜湖,将另一根金项链卖了2万多元,用赃款购买了一部手机,与吧女李某混在了一起,后又前往深圳,继续寻欢作乐。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作案后还没有快活几天,扬州警方便追踪到千里之外的南国鹏城,将他一举拿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