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武汉时传祥”昨退休终于收了徒(组图)

2013年08月26日02:0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汤明富(中)在传授独门“绝技”。记者苗剑 通讯员顾丹 摄
汤明富(中)在传授独门“绝技”。记者苗剑 通讯员顾丹 摄
全国劳模汤明富。记者苗剑 通讯员顾丹 摄


全国劳模汤明富。记者苗剑 通讯员顾丹 摄

  记者蔡爽 通讯员叶火生 顾丹 彭红霞

  在“掏粪工”这个行当里,获得全国劳模称号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北京的时传祥,另一个就是武汉的汤明富。时传祥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名扬全国。汤明富则在行业内被誉为“武汉时传祥”。

  昨天,已经61岁的汤明富,在超期工作一年多之后,终于站完他最后一班岗,正式退休。而他10多年一直没有达成的“收徒”愿望,也在这一天,经过各方的艰辛努力而实现。

  素描

  掏粪38年练就三大“绝技”困扰12年收不到徒弟,绝技要失传现实留掏粪工比招掏粪工更难了愿61岁师傅收53岁徒弟

  掏粪38年练就三大“绝技”

  汤明富看上去要比他的实际年龄小很多,头发略有斑白,个子敦实,说话清楚响亮,行动也蛮敏捷。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时刻保持的一张笑脸。

  “您为什么总是笑?这份工作应该不那么令人开心吧?”面对这个问题,汤明富仍旧先哈哈一笑:这么多年就是这样,不想不好的事情,剩下的就是笑咯。

  由于是最后一班岗,领导并没有给汤明富安排明确的工作任务,但汤明富说:“财贸学校还有一个公厕化粪池没掏,快开学了,赶紧弄了学生好上课。”

  昨天上午10点,在武汉市财贸学校主教学楼旁的化粪池井口,汤明富穿好工作服就开始工作,校方一工作人员表示,化粪池有点堵,经常漫溢。由于这里管道多、走向复杂,一时无法确认什么位置发生堵塞,于是在现场,记者得以目睹汤明富亮出他的独门“绝技”。

  只见他拿了一根铁钎,不断在井口附近的地面敲击,一边敲,一边用一根木棍触到地面,另一头贴近耳朵,仔细听铁钎的敲击声。20分钟后,他在地面用石块划了一道印子说:“就是这里了,堵了。”

  从井口距离他判断的堵塞点有七八米远,从地形看,明显管道有拐弯,汤明富又开始展示了他的第二绝技:他从车上卸下一根十多米长的竹条,从井口捅进下水道,一边用力,一边感受下水道拐弯的地方。

  片刻,他将竹条抽出,换了个角度重新捅入,来回疏通数次后说,“差不多了,要用高压枪打一下。”整个过程持续不到一小时,围观的人都惊叹:果然是绝技,这要没有汤师傅,恐怕要破路开管子才能解决问题。

  汤师傅的第三大绝技无法展示,就是他疏通过的下水道,在心里都形成印象地图,38年积累下来,江岸区的大小公厕,地下管网基本在他心里形成活地图。他说:退休有时间了,我就把地图画出来。

  困扰

  12年收不到徒弟,绝技要失传

  虽然工作上不含糊,但汤明富也一直有个困扰:年纪越来越大了,总要到干不动的那天的,到时候手艺传不下去,等我们这批老的都退了,以后再接班的人,干活就辛苦了。

  汤明富所在的江岸区城管局公厕管理中心,现有掏粪工10人,平均年龄54岁以上,最年轻的也有52岁,虽然他们人人都有类似汤师傅的绝活,但是这个队伍30多年来没有扩大,而且不停缩水。

  收徒弟的事情,汤师傅从12年前就开始起心了,最初看中江岸环卫一名年轻人,谁知刚开了个头,对方听说是掏粪工,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一口拒绝。

  此后他向单位反映这一想法,单位通过各种途径,公开招聘或私下物色,但一次都没成功,这一拖就过去10多年。江岸公厕管理中心一负责人汪正祥说,掏粪工这个岗位,至少已经10年没有招到一个人了。

  有一次,一名30多岁的环卫工有意向当汤师傅的徒弟,其本人已经同意,不料临决定之前,遭到家人的强烈反对,其爱人甚至以离婚相威胁,只好作罢。

  现实

  留掏粪工比招掏粪工更难

  汤明富说,下水道清掏行业,30多年来有一定的发展,比如用机械代替了部分人工,但机械只能完成简单工作,如用高压水枪进行最后的疏通,诸如查堵排堵这些最复杂的工作,还是要靠人工完成。

  江岸环卫集团纪委书记黄化青一语道出掏粪工行业的难处:每月收入只有2000多元,干的活又脏又累。“别的不多说,家里下水道里有饭渣,一般人都不愿用手去掏,掏粪工多半时候,要用手直接掏挖粪便,这种事情,不是谁都能干的。”

  职业上的辛苦难以想象,各种风险也常常不期而至。1989年,汤明富在清掏一处公厕时,需要钻进下水道内,结果被沼气熏得昏倒在管道里,幸好同事刘师傅及时将他救出。1998年,正在马路上作业的他,被一辆吉普车撞倒在地,导致腰椎骨折,躺了一个多月才好。时隔一年后,也是在疏通厕所时,他累倒在内,粪水呛进体内造成感染,送到医院后,持续高烧20余天。

  “下井清掏时最怕受伤,粪水当中细菌多,容易造成感染,但下水道内杂物又多,特别容易受伤,经常是一个小刮伤,就会造成严重感染。”汤师傅的工友,几乎人人身上都有数道严重的伤痕。

  如果这些是物质和现实中的问题,精神上的问题就更棘手。“掏粪工,这三个字说出来就会让人厌恶和恶心,干了这工作,就相当于戴了被人嫌弃的帽子。”黄化青说。

  因此很多掏粪工因各种原因离职、转岗,而为了留住这些工人,花的力气比新招人手更难。单位无法增加工人的福利待遇,只有采取思想工作、集体关怀等方式,用感情来留人。

  “前两年有位师傅家里接媳妇,女方家属听说亲家是掏粪工,坚决反对,这位师傅的儿子在家埋怨,惹得这位师傅坚决要辞职。最后单位各级领导都出面,做了10多天工作,还是没留住。”黄化青说:一般工人家有什么困难,单位都会第一时间组织捐款、慰问、上门谈心,可谓能做的都做了。

  了愿

  61岁师傅收53岁徒弟

  在汤师傅的最后一班岗上,他收获了一个不算惊喜的惊喜,他原本相识的环卫师傅何义真,突然身穿掏粪工的蓝色工作服,出现在他的工作现场。

  “哎,你到我们组里(江岸公厕管理中心所有掏粪工集中在"汤明富小组")来了?”“对啊,我是来接你班的,你的手艺,这下不会失传了。”

  这个场景让汤明富有些意外,随即一想他就明白了:是领导们安排的吧,真是费心了,这下我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

  何义真师傅的出现,让焦点立刻从汤师傅转到何师傅身上,经过一番了解,原来何师傅也是江岸环卫的老职工,原本也是掏粪工,之后转岗做油漆工,最后又回到公厕管理中心,但从事的是管理和维修,算是一个多面手。

  “说实话,这次回来干掏粪工,家里也是反对的,但是单位做了我的工作,我本身也觉得没多大区别,清掏的师傅们都辛苦,大家平时关系都很好,我年轻一点,能过来帮忙就帮吧。”

  何师傅所谓的“年轻”一点,只是相对而言,其实他也已经53岁了。但不管怎样,汤师傅总算是没有带着遗憾离开工作岗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