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清华大学女教授杨燕绥“火”了 网友“火”大了(图)

2013年09月13日11:5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华声在线导读]“不是延迟退休年龄,是延迟领取退休金。”清华大学教授杨燕绥建议65岁领取退休金。记者问,50岁到65岁中间15年怎么办?教授说:“男的去养老院做园丁,女的给老人洗衣服,多好!”杨燕绥回应:话是我讲的。四五十岁的人员洗衣服做园丁没有错,叫五六十岁的人去照顾七八十岁的人,这是社会转型的一个必然的结果。

“50岁退休65岁领养老金”
“50岁退休65岁领养老金”

  [新闻人物]

  杨燕绥,女,1953年出生,比利时根特大学法学博士,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社会政策研究所所长,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先后出版过14部专著和译著,在《中国社会科学》、《管理世界》等国家级刊物发表论文100余篇,是中国社会保障领域知名专家和权威人士之一。

  [新闻透视]

  日前,中国社科院发布《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2》,显示我国养老金替代率由2002年的72.9%降至50.3%,跌破国际警戒线55%。有学者将其归因于工资涨太快。其实,不是工资涨太快,而是与工资增速相比,养老金零星的调整实在不值一提。

  [新闻质疑]

  有多少人真愿意“退而不休”?

  文/苑广阔

  50到65岁的男性可以去做养老院的园丁,园林工作,50-65岁的女性可以去给老人做做饭,洗洗衣服,做点编织。杨教授的这种良苦用心,实在令人感动莫名,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这样的建议,能够经得起现实的检验吗?能够得到公众的理解与支持吗?

  首先,退休退休,顾名思义,就是随着劳动者年龄偏高,体力、精力等都随之下降,需要从劳动岗位上退下来,今后的人生就以休息为主了。可是按照杨教授的建议,这些人员从生产企业退下来之后,为了生存不得不在服务岗位上重新上岗,这岂不是成了“退而不休”?那么退休的意义何在?如果他们还能够胜任所谓园丁、做饭、洗衣的工作,那么也一定能够胜任原来的工作,为什么要从原来的单位退休呢?

  其次,即便现在人的寿命比古时候有所延长,但人到了60岁以后,不管是精力还是体力,都大不如前,各种疾病也如影随形,这种时候他们自己都是需要别人照顾的对象,又如何谈得上去照顾别人?又有谁愿意和敢于请这么高龄的园丁和保姆来照顾自己?

  [新闻分析]

  杨燕绥的退休论为何让人难以接受?

  文/熊志

  专业人说专业话,这是基本常识。当然,杨燕绥的退休论让人不可接受的地方,除了在于她背离了专业讨论的话语逻辑,从而让养老话题浮于粗浅的表层之外,更在于其代人立言、代人选择的精英立场。即便我们不去计较其偷换概念的误区,无可否认的是,50到65岁的男性做园丁、义工,女性洗衣服、编制,这种工作的一体化设定,也等于为大众圈定了一种退休生活的固定方式。在杨燕绥的逻辑里,退休后的安排似乎不再是个人选择,而是被养老体制的改革者所设定好的。问题是,谁又愿意遵从这种在杨燕绥看来是“多好”的安排呢?

  这里并不是说公众没有公益的热心,如何规划自己的退休生活,首先是自由的问题。从社会管理的大趋势来看,灵活化、弹性化是大势所趋,比如人们所推崇的弹性退休制度,个人可以依据自己的体能、家庭状况等自主选择退休年龄。这种人性化的改革方向,体现的正是养老体制对个人选择的尊重。反观杨燕绥的理论设计,不仅未提及弹性退休的问题,反而连公众的退休生活一并安排了,这种大包大揽式的越位,与尊重多元选择的养老改革理念明显背离。

  我们尊重杨燕绥发言的权利,但身处改革设计者的重要位置,杨燕绥教授更应当以合乎逻辑的话语阐释其思想。养老体制改革的话题发酵已久,人们延迟退休、延迟领取养老金等改革思路的反对和担忧,已表达得十分充分,这些应当被改革设计者充分汲取。在一个权利觉醒的多元化时代,养老改革应对选择多元作出积极的回应。在这个意义上,站在改革设计者的位置,杨燕绥式的语出惊人,损耗的将不仅仅是其个人的信誉、声名,还有公众对此次养老体制改革的良好预期。

  [新闻观察]

  我们终将在“男耕女织”中垂垂老去

  文/邓海建

  养老制度改革事关千家万户,不管是哪个版本的意见或思路,之所以引发民意反弹,除了利益关切的原因之外,恐怕都与这些“版本”过高、悬、大有干系。养老金改革一旦有失稳妥,“误伤”的恐怕就是整整一代人的晚年生活。

  “男的做园丁,女的洗衣裳”,貌似也是一副田园胜景。但它放在“断裂15年”的背景下,就有了苦涩的意味。一者,延迟之后,中国人能领几年养老金?从2011年的统计数据看,80岁差不多是目前发达国家人均预期寿命的均值;同时,男性要比女性低5岁至7岁。如果领取退休金真的延迟15年,不少中国老年男性干完“园丁”,恐怕领不了几年养老金,就去世了。

  二者,都去做义工,这义工的活儿恐怕也要挤破头。数据显示,预计2015年年末,全国老年人口将达到2.5亿,占全国总人口的17%,到2020年,老年人口将达到2.9亿左右,占全国总人口的近20%。如此庞大的老年人口,需要多少“养老院”才能消化所谓义工的岗位需求?

  教授也好,官员也罢,每个人都会走向生命的暮年。如果没有公平的保障机制,空谈15年的“男耕女织”,难免令人怒目。我们在探讨养老问题的时候,要体恤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养老金改革是大势所趋,过紧日子可能也是大势所趋,民众担心的无非两点:一是日子紧了,不能保障每个人都过得下去;二是不能在大家都在“穷庙”里的时候,制度还为“富和尚”留着小窗子。

  [微言大义]

  @赵勇力:这位教授为大家描述的其实是董永和七仙女晚年的幸福生活:你耕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你浇园。。。

  @囤囤是妞妞:五六十岁的人操劳了一辈子,还得照顾自己的父母亲呢,凭什么给别人洗衣服做饭?如果我只能活到70岁,这空等的15年为的是什么呀?为国家存钱?

  @小木子爱美食:这种所谓的“教授”是不是几十年呆在学校里足不出户,且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居然能说出这么脱离现实的话?

  @汉槿若:在提倡个人为社会奉献的同时,是否也该关注个人的生活品质,健康权……

  @聂米宁:对于广大劳动人民来讲,延迟退休不仅关系到个人的经济利益,更重要的是对中国人生活和生命的亵渎。中国孩子生来就很累,除了上学就是工作,生命本不该如此。上学前、退休后的生活才是相对自由的。不能让延退侵占属于自己的珍贵时光。

  @唐一丹_:目前拟出延迟退休政策的人,都是千方百计不愿意到龄退休的人,因为退休了利益就会受到损失;而盼星星盼月亮等着到龄,可以从艰苦岗位退下来休息休息的人,却没有办法对延迟退休发表建议。

  @大江水手:有权的不想领退休金!没权的想退休!到底退休还是不退休呢?不如限定一个基线,以后根据个人状况,想退就退!

  华声在线综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