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日媒:安倍走上实质修宪“危险之路”

2013年10月10日15:47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参考消息网10月10日报道

  日本《世界》月刊10月号发表题为《让宪法崩毁的危险之路》的文章,作者为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所长山室信一。文章指出,7月份举行的日本参议院选举虽然改变了朝野政党分控众参两院的“扭曲”格局,但执政党并未掌控修宪所需的2/3的席位。在这种背景下,安倍政权开始试图通过改变宪法解释来达到实质性修宪的目的。这是预料中的事情。

  企图学习纳粹修宪

  文章称,日本参院选举最初的争论点是修改宪法第96条,但由于得不到舆论的支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选前对此避而不谈,企图隐瞒争论点。虽然参院选举后安倍在家乡举行的后援会上表示“修改宪法是我的历史使命”,但终究未敢公开表态要修改第96条,更不用说最核心的第九条了。

  文章指出,在这种背景下,或许是出自在众参两院均获得过半数席位的冲动,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7月29日在提到修宪问题时表示:“(在纳粹执政的德国)魏玛宪法不知不觉就变成了纳粹宪法,在不经意间就发生了变化。是否可以学习那样的手法?!”麻生的言论受到了国际社会的抨击。政府担心事态闹大,要求麻生收回言论。麻生为此不得不解释说引用的是“反面例子”,“与我的真意不符,对引起误解表示遗憾”,试图以此收场。

  然而,从网上下载的声音来判断,结合前后的逻辑,似乎看不出他引用的是“反面例子”。

  文章称,当日本国内外对安倍内阁的历史观越来越感到怀疑的情况下,有必要对麻生这位身为副首相“政要”的讲话进行整理和研究,弄清他对历史认识问题的态度、究竟想如何修改宪法以及对民主主义和立宪主义最根本的看法。

  文章认为,对于麻生的言论,决不能像以往那样以一句“喜欢乱说”而一笑了之。安倍政权一直在为行使集体自卫权而做铺垫,哪怕是在现行宪法第九条的框架下。麻生提出不是借助于修改宪法条款,而是通过不断地改变宪法解释来“在不经意间修改宪法”,与安倍一贯的想法是一脉相承的。

  安倍领导的自民党在2012年12月众议院选举之后曾经提出要优先修改宪法第96条。为实现这一目标,自民党以获得众参两院2/3的席位作为奋斗目标,但由于得不到舆论的支持,遂决定“不在下届国会会议上提议修改”,在参议院选举中也一直没有把该问题作为争论的焦点。

  文章指出,自民党的判断是,虽然参议院“扭曲”的局面已不复存在,但由于未能获得修宪所需的2/3的席位,因此真正修宪估计至少需要6年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安倍首相开始考虑凭借现有的过半数优势来通过法案,以达到实质性修改宪法第96条的目的。

  安倍7月22日在参议院选举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在安全保障环境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下,为了保护国民的安全,有必要继续讨论”行使集体自卫权的问题。

  精心部署架空宪法

  文章称,推进这一方针的发动机,是2007年安倍第一次执政时期成立的私人咨询机构—“关于重建安全保障法律基础恳谈会”(安保法制恳谈会)。2013年2月该机构重新开始活跃起来。

  有报道说,安保法制恳谈会将在2013年秋季提交一份报告,建议将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对象国扩大到美国以外的国家。据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透露,日本政府打算基于报告的建议作出决定,并在年底制定的防卫计划大纲中得到反映。换言之,政府将仅仅依据首相私人咨询机构中的十多名赞成行使集体自卫权的专家的意见作出决定,并写入新的防卫计划大纲。这种做法既不尊重反对意见,而且从一开始就作出了行使集体自卫权的结论。政府将根据这一既定方针,对宪法解释和事关国家存亡的安全保障作出根本性的决定。

  文章称,为了推进这一系列措施,安倍内阁8月8日决定更换内阁法制局长官山本庸幸,由驻法国大使小松一郎接替。山本一贯坚持行使集体自卫权不符合宪法的立场,而小松在安倍第一次执政时期曾经参与了安保法制恳谈会的事务性工作。这是安倍内阁采取的又一步骤。如此露骨的人事安排自然是有其原因的。

  文章认为,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不仅为日本在国内外采取军事行动打开了绿灯,而且还会使得日本国内的保密和监视活动更加频繁,日本的一举一动和日常生活将会受到更多的限制。对此日本应该有足够的认识。

  依照以往日本内阁法制局的观点,“国家安全保障基本法案”等一系列的法律包含着与宪法第九条相抵触的规定,如果不加修改是无法提出的。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本来是需要通过修改宪法来实现的,然而,安倍内阁却试图通过控制内阁法制局人事来改变宪法解释,以达到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的目的。

  文章还说,这种借助于人事操控来强行改变宪法解释的做法,必然会使宪法和法律威信扫地。为了不让宪法体制走上崩毁的危险之路,日本必须认识到通过改变宪法解释来行使集体自卫权是行不通的,应该对修改宪法采取冷静的态度,进行反反复复的论证和讨论,就像山本在就任最高法院法官时所讲的那样。

  文章最后指出,安倍政权企图通过改变解释来架空宪法的政治伎俩,既是对立宪主义的否定,同时也使该政权丧失了政治上的正统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