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洞头出租车罢运掀开营运“乱象”

2013年10月15日17:1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人民网温州10月15日电 国庆小长假后上班第一天,一早急着赶回温州上班的洞头居民陈女士像往常一样拨通出租车叫车热线,被告知,今天停运。

  这天上午,40多辆出租车在洞头水桶檑码头一溜排开,摆出罢运姿态,下午,罢运“转战”到洞头剧院停车场,数量增至60多辆。

  这是这个常住人口不超过十万人的海岛小县第一次罢运事件,“抵制黑车”,是罢运的核心利益诉求。

  洞头出租车与黑车的利益纠纷,终于在这一天爆发出来了。同时“掀开”的还有洞头客运交通的长期“乱象”。

  多元交通下的“天下三分”

  10月11日晚上六点半,按照约定,一辆崭新的白色尼桑轿车准时停在温州市数码科技广场。明亮干净、真皮座椅、宽敞空间、空气中淡淡的兰花香……司机张师傅30开外年纪,白T恤紧身裤,年轻时尚,如果不是车子特殊的身份,一切恍惚让人觉得是一次朋友的接送。

  但这辆价值十几万的新车就是一辆奔忙于温州洞头两地的“黑车”。

  2006年,温州-洞头半岛工程由一条灵霓北堤,使海岛天堑变通途。在此之前,垄断式的海运是海岛人出行的唯一方式。现在,陆路交通带来出行的多元化,一开始,集体营运的城际大巴和出租车分食着这块“蛋糕”,而近两年,在洞头到温州60多公里的道路上,“黑车”以一种更优势的姿态介入其中。

  操着洞头本地口音的张师傅车开得挺稳,人也健谈,时而问新车的气味会不会不舒服,时而问要不要喝饮料。他透露,洞头黑车近百辆,分开数个车队,每个车队都有自己的总台热线,平时由总台调度,基本往返客满,忙时乘客还会叫不到车。

  这种模式并不新鲜,它只是对跑温州线路出租车模式的一种简单复制。但问题是,在相同的价格下,谁能提供更舒适的环境与更热情的态度,显然成了竞争力的关键。

  竞争力是操纵市场走向“看不见的手”。快捷和便利,是最初出租车能从准点有序营运的大巴车分得市场“一杯羹”,如今,“黑车”又在这一基础上注入了舒适,而让市场“天下三分”。

  大家心里都有一本帐

  白色尼桑行驶在夜幕下的灵霓大堤,前方洞头岛点点星火隐约可见。张师傅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这是他今天往返温州洞头的第三趟。

  张师傅告诉我们,他一直在外面做生意,这几日刚回洞头,经朋友介绍,就用自己的私家车赚点外快。

  但“客串”的张师傅心里有着明白账:洞头至温州线来回一趟,收费每人35元,客满的情况下,能收到280元,刨去一趟80块钱左右油钱,净赚两百。这一天,满满当当六百元已进账。以此计算,正常情况下,一辆黑车一个月的收入超万元。

  同样的账目,在洞头开了十几年出租车的陈师傅,给我们算起来的时候情绪激动,“一辆出租车的营运执照要五六十万,而黑车不用花这个成本却明目张胆抢我们的客源,你说可气不?”

  洞头的出租车是5元钱两公里起步,超过两公里后,继续以每公里2.5元计价。但洞头岛域小,在主城区跑,一般很难超过两公里,稍微到周边,坡路多,路况也不佳,跑起来费时。因此,跑温州-洞头线路是一些出租车的首选。在洞头新城客运中心一带,经常可见“趴窝”的出租车,只要是走县域内的乘客过来,就明目张胆拒载。知情人说,那些就是专门跑温州线路的。

  陈师傅自己承包了几辆出租车,自己得空会出来拉拉客,以前好的时候,一天能往返温州洞头载客四五趟,提起近年来的生意,他感叹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从洞头出租车司机口里听来,黑车数量无法统计,他们判断基本与出租车旗鼓相当。

  无论出租车和黑车间如何此消彼长,市场是不变的,毕竟老百姓心里也算着一笔账:温州市区坐大巴车回洞头,要花23元/人的车费,到始发车站和出终点车站,乘公交,大概增加3元费用,但时间势必拉长。如果两边打车,按照最短线路算,得增加17元费用。而出租车和黑车都是“门对门”管接送的,35元包含了一站式服务所有的费用。

  但交管部门说,乘坐黑车的乘客少算了一笔账,那就是,一旦黑车出现事故,危及人身安全的,将没有保障。

  备受诟病的出租车

  陈师傅参与了10月8日的罢运。当天出租车司机打出了红底白字“我们要吃饭 还我们公道 维护我们合法权益”的横幅。但10月9日将近中午的时候,消失了一天多的出租车又重新出现在洞头街头。

  陈师傅坦言,罢运也是无奈之举,谁也不愿意损失一天几百块钱的收入,但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有意思的是,出租车的罢运事件,却同样勾出了洞头居民对出租车的“忍无可忍”。洞头群众不仅没有声援,反而调侃“罢运一天,耳根子清净,路况也好多了”。

  拒载,不打表,态度差,强行拼车,乱按喇叭,超速行驶,随意抢道……关于洞头出租的“七宗罪”也被翻出来“晒太阳”。

  记者在洞头新城客运中心随机拦下一辆出租车前往县府门口,司机塞着耳机听音乐,一言不发,也没有主动打表。仔细观察车内,汽车座垫上面污渍斑斑像从没洗过,车门把手凹槽塞着用过的纸巾,空调吹出的空气有一股混杂着油污的臭味……

  “我前晚从县城中心街打的到东屏镇垅头村,司机要了我10块钱,昨晚我又去了趟,司机收我8块钱,他们从来不会主动打表,如此随意的收费,我们本地人都没办法,就别提外地游客了。”居民吴女士表示。

  一到旅游旺季,大量外地游客乘兴而来,都领教过了洞头出租车“这把刀”,败兴而去。温州游客黄先生提起在洞头被出租车宰的经历愤愤不平。今年6月,黄先生从洞头新城客运中心到大沙岙景区,被索要30元,事后他发现,其实不过5、6公里路程;而从景区开到相隔几百米的民宿,被索要了10元,而出租车身上明明贴着起步价5元/两公里。

  按照坐过洞头到温州线路出租车的洞头人说法,在灵霓大堤还没有实行“区间限时”前,洞头出租车开得就像飞机一样,“就差按上一副翅膀了”。

  记者在路上随机访问了10名洞头本地人,有7人对洞头出租表示不满意,而表示满意的为0。

  问题出在哪里

  “这几天洞头查得严,昨天刚有一辆黑车被查,被罚了3万,开两个多月的钱呐,黑车这几天都不敢开出来了。”

  “罢运事件”之后,洞头交管部门严查黑车,不少黑车司机都在避风头。但像张师傅这样明知道严查,还是顶风营运的依旧大有人在。

  “由于多是熟客,黑车在被查的时候,乘客往往帮着黑车说话,谎称是亲戚没有收取费用,也很少有乘客主动举报黑车。”洞头县交通运输局副局长林生宝认为,群众的配合增加了黑车司机的侥幸,也给检查带来了难度。

  但张师傅说出了黑车司机的“共识”—检查也就是一阵风,风头过了,也就静了。

  也有洞头本地人认为,黑车运营某种程度上是被“默许”的。他们支撑这个说法的证据是:洞头黑车营运总台号码是完全公开的,之前甚至还有卡片散发,如果有长效监督的话,顺藤摸瓜并非难事。“只是小地方,人头都熟,拉扯一下没准都是亲戚朋友”。

  但有一个道理是明确的,不仅仅是黑车纵行,本地出租车运营的备受诟病,也足以说明洞头运管监管不到位。

  而具备营运资格的洞头出租车,如果从温州带客回洞头,也属于异地运营,并不合法。在整个温州地区,这种现象似乎从未消失。

  洞头出租车罢运给政府打了一针“催化剂”。据洞头交管部门称,设置高额举报奖金、加大黑车危害宣传力度、联合公安设置关卡严查黑车等严打黑车的系列措施,年底将见成效。(黄雪意)

  作者:黄雪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