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任志强自曝情史: 与前妻分居后爱上少女

2013年10月22日09:0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人物悦读

  我结过婚,有一个儿子,但离婚时儿子归了女方,自离婚之后,儿子就再也没回家见过爷爷奶奶。父亲和前岳父两位老战友之间似乎除了集体性的活动也不再来往,连儿子的抚养费都是妹妹在间接地替我支付,因此在狱中的时候,除了思念父母之外,更想给他们留下一个孙子辈的孩子,让他们可以尽享天伦之乐。

  其实早在我与前妻分居一年多的诉讼期间,我就喜欢上了一个女孩,我并没有隐瞒婚姻现状,也希望在办完离婚手续之后再谈恋爱之事,但命运并不是这样安排的。

  那是一个社会刚刚开放的时代,刚刚有了各种各样的舞会,有了迪斯科,我虽然会为应酬进入舞场,却并不热衷和沉迷于舞厅,而我的一位曾在同一个连队当兵的战友,正好是舞林高手,通过我的关系,他和她相遇、相识、相约,等我办完法律手续可以正式求爱时,她在两者之间徘徊,并最终投入了他的怀抱。

  我真的喜欢这个女孩,虽然我比她大了许多,她的父母也很喜欢我,但生活的选择权有时并不在我的手中,而决定于另一方的选择,我当然只能尊重她的这种选择。

  离婚后的一段时间中,许多战友和朋友纷纷出动做媒,有的家庭希望我有正式的工作,而不是还在“大海”中“游泳”,让她们没有安定感,有的则对我曾经的婚姻表示遗憾,我也接触了许多的女孩,却没有最终的决定。

  在人才公司时有一个从照相馆调来的美工,专门负责当时的宣传广告和布景,性格温顺,年轻美貌,家里信天主教,她也在天主教的陶冶中充满了善的阳光。当我被检察院关押调查时,检察人员也到她家进行了搜查。我在看守所中的一年多时间里,她并没有对我失去信任,更没有寻求其他人的爱,我从法院回到家中的当天,她就到家里来陪伴我,嘘寒问暖,根本没把这段入狱经历当成我们沟通的障碍。

  尽管我的家庭信仰共产主义无神论,她的家庭信仰上帝,但并不影响我们相爱,也没有影响我们结婚生子和睦生活。

  在生活中我们也会有争吵,但我永远会记住,在我最困难、最被别人看不起的那一段时间里,一个女人能忠心地相守在我的身边,只此一点,她所有的过错都应该被原谅。也许这些争吵并非是她的错误,而是我的责任。或许正因为这样的一段经历,我们反而更容易解决两人之间的矛盾,既不会闹得鸡飞狗跳,更不会离婚。

  如果说这段看守所中的生活改变了我什么,这就是重要的改变之一—更加珍惜生活、珍惜今天。我已经浪费了最美好最宝贵的一段青春时光,更应珍惜剩下的时光。也许生活中有许多诱惑是无法抗拒的,但守住最基本的道德底线是婚姻的责任,也是做人的责任。

  我不是圣人,也曾有过苦闷之时的荒唐,但最终我会在不拘小节之中守住大节,承担起应该承担的家庭责任,让孝与忠、诚与信,让整个大家庭和自己的小家庭最终融为一体,共享美好的生活。

  也许我的一生中最亏欠的就是我现在的妻子,我可以给她提供生活的保障,也尽可能地满足她的一切要求,却无法弥补她为我做出的牺牲。

  因为同在一个公司,她不得不从我管辖的公司调到另外一个我不管辖的公司,以达到公司回避制度的要求。当我担任集团公司总经理时,她彻底无处可去,不得不辞去工作。当我不断地因工作加班、应酬、出差时,她也从问“今天几点回家吃饭”变成了“今天是否回家吃饭”,再变成了“哪天有空回家吃饭”,最后变成了她要有事找我商量需要提前预约我的时间。这对于一个妻子来说确实有些不近人情,没有她的默默支持,也许根本就不会有我的今天,而她从来没有因为我的工作而抱怨过。这种理解与承受,并非每个女人都能做到,能做到的一定是一个伟大的女人,一个好妻子。……

  摘自任志强《野心优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