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财经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印度阿波罗轮胎购美国固铂:引发劳工与资本之争的并购案

2013年12月11日08:1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印度阿波罗轮胎拟以25亿美元收购美国固铂轮胎公司,赞成者与反对者、收购方与被收购方对簿公堂,美国固铂在华合资企业卷入其中。收购协议即将于12月31日到期。

  这是一幕将接近尾声的跨国并购连续剧。

  印度阿波罗轮胎拟以25亿美元收购美国固铂轮胎公司,在这一“蛇吞象”的收购中,美国固铂管理层持赞同态度,而工会组织及退休工人反对;阿波罗则有意拖延收购从而压低收购价;美国固铂在华合资企业山东固铂成山中方管理层反对收购。

  从6月份双方签订收购协议以来,此次并购的各利益相关方展开了激烈的博弈。事件迁延至今,美国、中国、英国工人也考虑联合行动反对收购。

  12月31日,收购协议即将到期,结局如何仍有悬念。

  劳工与资本的较量

  连续剧的两个主角是世界排名第8的美国固铂轮胎橡胶公司(Cooper Tire&RubberCompany)与世界排名第18的印度阿波罗轮胎公司(Apollo Tyres Ltd),后者以全额举债25亿美元对前者进行收购。随着2013年6月12日两个主角签订收购协议,另外几个重要的利益相关者浮出水面:

  其一是强大的资本集团,包括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和高盛美国银行(Goldman Sachs Bank USA),四大金融机构是此次收购的融资者。这次交易将把美国固铂公司放入一个由阿波罗掌控的荷兰持股公司(Dutch holding company),这家荷兰持股公司将新增22亿美元的债务,以及3亿美元的旧债(来自固铂),总债务金额为25亿美元。其中,4.5亿美元来自阿波罗毛里求斯子公司向渣打银行申请的贷款,其余近20.5亿美元通过美国固铂轮胎公司和印度阿罗波欧洲分公司向摩根士丹利高级基金公司(Morgan Stanley Senior Funding)、德意志银行纽约分行和开曼群岛分行、高盛美国银行、渣打银行发行高额利息的“后保债券”实现。所谓“后保债券”是利率高及违约风险高的债券,通常称为垃圾债券。

  其二是美国固铂轮胎橡胶公司工厂所在国的劳工集团—工会组织,包括来自美国、中国和英国的工会组织。固铂轮胎橡胶公司在全球有8家制造企业,其中四家工厂在美国本土,包括俄亥俄州的芬德雷市(Findlay, Ohio)、密西西比州的克拉克斯代尔(Clarksdale, Mississippi)与图珀洛(Tupelo)和阿肯色州的德克萨肯纳(Texarkana, Arkansas);有三家分别是在英国的梅克尔舍母(Melksham, England)与塞尔维亚的克鲁舍瓦茨(Krusevac, Serbia)和墨西哥的埃尔萨尔托(El Salto, Mexico);两家企业在中国,一个是山东固铂成山轮胎公司,另一个是江苏固铂昆山轮胎公司。该公司在全球拥有近1.3万名员工,中国山东荣成固铂有5000名员工。美国工厂隶属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nited Steelworkers Union),是美国强大的工会(USW)组织之一,拥有约80万会员。

  其三是美国固铂公司退休人员为抗议这个收购成立的美国固铂退休人员组织(The Cooper Retirees Organization),发起者包括前任固铂北美总裁、副总裁、法律总监和财务副总裁等。事实上,这个组织为阻止这次并购在披露信息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他们拜访和上书工厂所在州的美国参、众议员,当地的州长、市长,指出本收购损害退休员工的利益。这个组织还用其退休人员的微薄捐款在美国固铂工厂多个所在地登广告,揭露这次收购损害现有和退休员工的利益。

  阿波罗的雄心

  阿波罗收购固铂早有打算。这家成立于1972年的公司,在全球三大洲设有9家工厂,2011-2012财年现营业收入25亿美元,员工1.6万人。如果成功收购美国固铂,阿波罗轮胎将从行业世界排名第18位跃升到世界第7。并购是印度人实现跳跃式发展雄心的手段。

  为此,阿波罗踌躇满志。从2011年7月开始,阿波罗董事长兼总裁昂卡尔·坎瓦尔(Onkar Kanwar)与固铂轮胎董事长罗伊·阿姆斯(Roy Armes)进行过五轮讨价还价,从初起的每股22.75美元的价格收购固铂轮胎100%的股权,最终以每股涨到35美元签署了认购协议,并于2013年6月12日向外界公布。如果交易完成,这将是印度公司最大的收购案之一。2008年,塔塔汽车以23亿美元接手路虎公司,2010年印度巴蒂电信以90亿美元收购非洲移动通信公司。

  从阿波罗收购美国固铂的交易看,一个公司在技术、资本、管理方面都不占优的情形下,并购比自己还大的固铂轮胎,印度人做得相当成功:首先是能够以全额负债的方式实现跨国并购,其次是有能力让摩根士丹利、德意志银行、高盛、渣打银行等世界一流的国际投行金融机构心甘情愿地为此买单,其战略上的勇气与非同寻常的拓展技巧令人叹服。

  而美国方面出售固铂轮胎,给出的理由是“符合股东利益最大化”。此项交易以超出溢价40%的价格出售给阿波罗,趋利而行的本质显露。正如英国经济学家托·约·登宁所说:“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上绞架的危险。”已经退休的固铂前任北美总裁迪克·斯蒂芬斯(Dick Stephens)说:“固铂总裁罗伊·阿姆斯(Roy Armes)出售固铂,从本质上说,就是公司的贪婪。”

  美国固铂的风险

  既然协议已经签署,为何收购遭到工人们的反对?美国固铂的几位老员工道出其中的秘密。

  首先是对收购者阿波罗的不信任。在美国固铂工作了28年的斯蒂芬眼中,阿波罗是一家非常冒进的印度企业,不可信任。“发起大型的并购,筹集大量的资金,然后宣布破产,印度公司有这样的模式,他们的表现记录非常差。”他说。

  其次是收购的方式。此次并购是阿波罗全额举债25亿美元收购固铂,其中固铂以整体资产担保方式发债和银行借款21亿美元,仅财务费用每年就增加约2亿美元,按照固铂目前的经营状况,每年的利润不足以偿还当年利息。“在过去十年中,仅仅最近两年,固铂取得较大的利润,拥有一定的资本累积,但是如果按照阿波罗的负债付款方式,在此之前还要扣除利息、赋税、折旧以及偿还金,根据交易的结构方式来看,公司运作成功的可能性很低。”在固铂工作了33年,退休前曾担任固铂财务副总裁的拉里·休克(Larry Schock)说。

  在公司任职26年的固铂前任副总裁迪克Dick Teeple表示:“固铂将来将面临巨大困难,就此次交易债务融资来说,每年公司需支付1.4亿美金至2亿美金。并且在7-8年中,债务将会面临再融资,这可能会导致更高的利率。”

  “债权人将持有公司的财产,以工厂及设备作为担保,一旦公司倒闭,他们将会变卖公司资产,老实说,幸运的话,从这些资产中你能得到50美分。”斯蒂芬说。

  第三是高管被罩在金色降落伞(Golden Parachute)保护下。以最坏的可能,即使将来作为子公司的固铂倒闭,几位极少数的固铂高级行政主管将会得到丰厚的特殊补偿,确保在并购变动中平稳过渡。根据7月8日(美)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资料显示,一旦交易完成,固铂总裁罗伊·阿姆斯将立即获得2280万美元,如果将他的个人股份也计算在内的话,共计4100万美元。其他四位高级行政官将获得370万美元至550万美元不等,这笔款项将存入为他们准备的特殊信托。

  第四是工人和退休人员暴露在“全部风险”之下。斯蒂芬表示:“这个交易糟糕透了,这些至关重要的行政主管除了他们自己谁都不关心”,“如果我可以从中牟取$1000万。$2000万,$3000万甚至更多,我不在乎是否危害到其他人的利益,或者潜在危害到其他人的利益。”其他的人的利益,是指工人、退休员工养老金以及工人福利的不确定性。

  美国俄亥俄州参议员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对收购后固铂轮胎公司的经营以及养老金深表担忧。他在给美国固铂轮胎公司的信件中写道:“我了解到,截至2012年12月31日,固铂轮胎根据原工资给付的养老金计划(salaried defined pension plan)名下资产的公允价值为4.1亿美元,而负债为5.45亿美元,资产是负债的75%。而养老金保付公司(PBGC)根据精算得出的结果显示,该养老金计划的实际资产充足率低于63%。所有报告显示,阿波罗轮胎公司已经杠杆融资25亿美元,通过高利息负债整体买入固铂轮胎。这部分负债中有85%将计入固铂轮胎账下,使人严重怀疑固铂轮胎未来继续经营的能力。”

  布朗由此提出:“强烈要求固铂轮胎管理层团队在并购过程中,确保养老金计划的资产充足率达到100%,将支付固铂轮胎养老金作为首要任务,还要偿还固铂轮胎目前的债务。”

  根据英美国家现行法律,阿波罗必须建立“养老基金”计划才能完成收购。有专业人士估算,美国方面将增加7500万至1.5亿美元,英国方面是约两千至四千万美元。两者相加,约一亿至两亿美元。而阿波罗曾认定固铂在故意隐瞒养老金计划,实属节外生枝,明确表示不愿意承担。

  但现在看来,特别是据固铂退休人员组织的看法,在固铂和阿波罗交割时必须支付的新增资金几乎为零。固铂财务副总裁的拉里·休克(Larry Schock)表示,“如果固铂无法继续激励成功的经营模式,无法支付负债,那么公司将破产,其他的利益相关者将被抛弃。”

  中国山东成山集团董事长车宏志认为,“巨额的债务必将逐渐把企业掏空,最终导致企业倒闭,保障企业和员工的利益就更无从谈起,把企业本应承担的社会责任完全卸掉。”固铂前任副总裁迪克Dick Teeple概括道:“这次交易根本没有道德准绳。”

  中美英工人联合抗争

  7月12日,固铂成山轮胎公司在《华尔街日报》登出公开信,号召固铂轮胎的工人团结维权。

  此前的6月21日,荣成固铂5000名工人已经开始大罢工。外方于7月23日通知停发罢工期间工人的工资。工会基于减少损失、理性维权的原则,从全面停工变为部分停工,与固铂相关的业务及数据录入工作仍属停工范畴。为此,固铂公司无法收集向美国证监会申报第三季度的财务报表,面临公司下市的处罚风险。

  2013年10月29日,美国固铂轮胎橡胶公司国际部总裁米勒致函给山东省长,称固铂成山员工停工维权事件损害了外方股东的合法权益;在给威海市长的信中表示将请“美国监管当局介入”,甚至还威胁将动用国际刑警,全球通缉工人罢工的组织者。

  2006年合资时,成山轮胎已是中国轮胎行业的前三强,世界第13强,是荣成纳税大户,员工5500人。成山之所以跟固铂合资且把控股权让给外方,是看好固铂的技术、品牌优势,而固铂则看好成山的管理、成本和营销网络优势以及中国巨大的市场。遗憾的是合资前四年美方为主管理,4年换了五任总经理,经营业绩不升反降,年利润由合资前的2亿元人民币降至年均1.4亿元人民币,在中国行业名次降至第10位;后3年由中方为主来经营管理,业绩大幅提升,年均利润4.6亿元人民币。

  成山集团董事长车宏志说:“到底是谁破坏了中国的投资环境?一个在中国行业领先的企业因为与固铂合资,当你为个人利益要毁掉这个企业时,他们不该反对吗?固铂与阿波罗的这次并购,完全是固铂高管在巨额个人利益驱动下,不顾企业死活,不考虑员工及合作伙伴利益的贪婪行为。”

  固铂成山是固铂全球8个工厂当中规模最大,效益最佳,发展前景最好的工厂,其销售收入占整个固铂的1/4,利润占到约1/3,260万条的全钢载重轮胎扩建项目明年可投产。“固铂成山在固铂中的领先优势不是由固铂带来的。”他说。

  正值此时,荣成固铂公司收到来自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SW) 的信函:“我们工会代表固铂轮胎在美国俄亥俄州的芬德利市、阿肯色州的特克萨卡纳市以及密西西比州的克拉克代尔市三个工厂的2400名工人,向您们表达对固铂成山(山东)工会罢工的支持。”并告知美国钢铁工会与固铂的集体谈判协议包含了哪些继任条款,供中方参考。

  在收购案之前,固铂公司在俄亥俄州芬德利市(Findlay)的轮胎厂发生了长达三个月的罢工事件,工人们反对并购,最后以工会做出大幅让步而告终。

  英国工会和美国的钢铁工人联合会(USW)试图建立一个将工人团结起来的全球性工会。英国工会副秘书长托尼·伯克(Tony Burke)号召将所有固铂轮胎工人的抗争联合起来,“在制造业全球化的背景下,某个国家发生的事情也可能发生在另一个国家。这就是为什么工会以及固铂轮胎的工会成员要挺身而出,支持我们在美国的兄弟姐妹。”

  据印度媒体报道,固铂英国梅尔克舍姆(Melksham)工厂就损害员工的退休金计划提交英国退休金管理局,这一并购遭到英国退休金管理局的制止。信托基金管理人表示,如果固铂轮胎被阿波罗轮胎收购,将会影响养老金计划的支付。英国退休金管理局已正式告知阿波罗必须对该退休金增资,除非该机构能够获得特别分摊、加速损失分摊或者其他形式的担保,否则该机构会动用道德风险权力,将行使阻止并购的权力。

  道德风险权力涉及保险监管部门发出的分摊通知书或者财务支持指导,以支付一部分保险计划。财务支持指导要求相关机构提出为养老金计划提供长期资金支持方案。支持方式可以是现金、担保或者其他证券。任何方案都必须先得到监管部门的同意,才能实施。

  多方互诉收购未决

  这起跨国收购案,无论从收购双方还是劳工方看,目前看不出谁是赢家。

  首先是发起并购的双方,根据协议,12月31日之前完成并购的最终日期,如果阿波罗违约,阿波罗应当向固铂支付违约金1.125亿美元。如果固铂违约,固铂则应向阿波罗支付违约金5000万美元。从违约金的安排上似乎有利于固铂,通常情况下,如果一方违约,另一方支付的违约金大多相同。从中可以看出,阿波罗收购固铂过于求胜心切;当然如果收购失败,则对固铂影响可能更大。

  由于中美英三国工会的“节外生枝”,使该收购案目前陷入多方互诉的拉锯战中。

  首先是美国固铂分别在10月4日与11月12日两次向特拉华州法案提起诉讼,状告阿波罗,迫使其完成收购案,包括在交易声明前的价格溢价43%。固铂认定其有意拖延时间,不想完成并购。但法院审理的初步裁决并不认为阿波罗“有意拖延”和“不尽责”,固铂败诉;受其影响,固铂目前股票已经跌回到了24.6美元。固铂股票在固铂宣布与阿波罗合并的前一天2013年6月11日收盘价为24.56美元, 在宣布合并的当天6月12日股价暴涨41%,收盘价为34.66美元。

  其次是中国成山集团以“损害小股东的权益”,依据中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之规定,已向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解散合资公司的诉讼。

  但是固铂轮胎提出管辖权异议,已被公司所在属地威海中院依法驳回,目前等待下一步的审理。

  处于官司拉锯中的双方都有苦衷,陷入谁都不能走开也无法抽身的境地。

  首先是印度阿波罗,被对方指责已经患于“买方后悔症”中。在法庭披露阿波罗顾问的信件中,顾问给出让阿波罗“利用工会事件后退”,“尽量拖到12月31日后”,达到让固铂降价出售的策略。无论收购成否,鉴于荣成解散合资公司的想法,阿波罗未来购买的固铂无疑减少了成色,打乱了阿波罗借收购打入中国市场的战略布局。一旦收购不成功,阿波罗则要冒着在国际投行的信誉损失的风险。自阿波罗宣布收购固铂轮胎以来,阿波罗的股价已经下跌了四分之一。

  而美国固铂损失更大。由于此次收购,其与贡献最大的合资企业荣成固铂的关系恶化,相互信任的战略关系损失殆尽;由于生产直线下降,市场销售渠道信心动摇,企业信誉受到严重的负面影响。依据法庭文件,固铂向阿波罗所提供第三季度预测财务报告,预测数字下降得很多了—预计2013年收入34亿美元,经营利润2.57亿美元。也就是说,最新的预测比今年6月对2013年收入和利润的预测分别低了25%和48%。

  而中国山东荣成固铂源于罢工,7-8月份其利润损失约六千万元人民币。

  从目前事态发展态势看存在变数,买卖双方都在做进一步的努力。显然,阿波罗还没有做出放弃的姿态,因为放弃将意味着永无休止的官司,印度人是否做好和美国人打无数个官司的准备?是交割延长时间?还是一方降价出售?人们拭目以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