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清淮军名将马玉昆曾被朝鲜奉为“中国三杰”之一(组图)

2013年12月13日10:2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平壤战役中的马玉昆(右一)与左宝贵
  蒙城经过修缮后的马玉昆府

  蒙城县档案局收藏着一件清朝末年直隶提督马玉昆的讣闻。该讣闻为纸质油印品,长153厘米,宽26厘米,宋体竖排,共计657字。 “讣……诰授建威将军,加恩予谥忠武,追赠太子太保,赏加二等轻骑车都尉世职照提督例,赐恤原籍地方及立功省分建立专祠……”从上述的文字中可以得知清政府对马玉昆功勋的肯定和历史地位。 幼年习武带兵英勇

  马玉昆字景山,1838年出生在蒙城西北的马集,他家世代务农,家境贫寒。马玉昆生性好武,成为当地有名的练家子。由于武功好,马玉昆早年被乡绅们请出来办团练,维持地方治安;又由于团练办得好,被淮军宋庆收编为官军。马玉昆在部队中常常告诉下属:“当兵是打人的,不是挨打的。挨打的就是孬种兵。”因此他的兵个个敢拼能打,勇猛顽强。

  正是马玉昆的勇猛善战,深得宋庆的赏识,令马玉昆领亲军,攻打捻军。马玉昆日随宋庆迎击尾追,每战皆捷”。后左宗棠留马玉昆镇守新疆,移民垦荒。为保卫新疆,发展新疆生产作出了贡献。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驻守旅顺的毅军后军统领提督马玉昆接到命令,率所部二千人马立即赶赴朝鲜平壤,参加援朝抗日的战斗,驻守大同江东岸。

  平壤肉搏血战

  1894年7月,朝鲜事日急,清政府让马玉昆率毅军六营2000人前赴朝鲜,8月4日入平壤。与马玉昆同时入朝者还有左宝贵奉军、卫汝贵盛军及丰升阿奉天练军盛字营等,计29营,14000余人。清政府任命叶志超为驻平壤各军总统。

  这是一场特殊的战争,从满清政府来说,一无战心,二无战备,被逼仓促上阵。北洋海军装备陈旧,军费被挪用修造颐和园而无法更新,毫无战斗力。驻朝的清军统帅叶志超是个怯弱无能,贪生怕死之辈,整日只知饮酒高卧。

  马玉昆对这些情况了如指掌,但他也知道,作为一个军人就应该上阵杀敌,为国效死。他率领所部人马立即进入阵地,遥闻远处炮声隆隆,他知道日军正在逼近,命令全军检查枪支弹药,做好战斗准备。谁知这一查,又查出新问题,刚刚领到的军械,多是手不应心,有的放不出弹,有的弹未放出,枪筒先行炸破,马玉昆起初以为士兵不会使用,夺过枪支亲自试放,用尽力气,也不见子弹出来,折开检查,其中机关多已锈损,原来这批枪械系由德国购进,德国军火商为了赚钱,竟把一部分旧枪掺杂其中。

  马玉昆当即命令对全部枪械仔细检查,将管用的枪支集中起来给守卫在前哨阵地的部队使用,其余将士抽出战刀,准备上阵肉搏。转瞬间日军逼近,炮弹如雨点般打将过来,一片片火焰腾空而起。随后,数万日军步兵接近清军阵地,马玉昆一声命令:“打! ”士兵们扣动板机,向日军射出一排排仇恨的子弹,阵地前倒下一片片日军的尸体。但用武士道精神训练出来的日军士兵,还在一阵接一阵地向清军阵地冲锋。马玉昆脱掉上衣,光着肩膀,抽出军刀,大喝一声:“弟兄们,跟我来! ”冲向日军,2000名官兵跟着自己的统帅纷纷跳出战壕,象猛虎下山般冲向敌阵,武士道终于败在正义面前,日军死140名,伤290名,其中少将1名。日本军队数万人的进攻被马玉昆率领的2000名清军打败了。这一天,正是1894年的中秋节,随后几天的战斗中,日军的多次冲锋又被打退,大同江岸成了日本侵略军难以逾越的雷池。

  日军将领早闻马玉昆骠悍之名,今日始知果不虚传。不料就在这时,驻守城北的左宝贵在阵地战死,所率人马全部逃散,副都统丰伸阿刚刚交火便自行撤退,总兵卫汝贵没等日军来到便临阵脱逃。统帅叶志超看大势不利,在平壤城头树起了白旗。马玉昆飞马驰入城中,质问叶志超为何投降,叶志超回答说:“左宝贵已经阵亡,卫汝贵已经走掉,剩下你和丰伸阿兵少将微,如何能守得住?只好扯起白旗,免得全军覆没。 ”

  马玉昆见主帅如此怯战,无法可想,只得命所部军队撤退到我国东北的营口、田台庄等地继续抗击日寇。他的部队在援朝抗日期间,军纪严明,鸡犬无惊,秋毫无犯,深得朝鲜人民敬仰。当地居民为他建庙祭祀,把他与唐朝的薛仁贵、明朝的戚继光并称为“中国三杰”,将三尊塑象并列在供台之。 太平山死里逃生

  马玉昆率军退回国内后,10月,从毅军统领宋庆防守鸭绿江下游九联城防线。25日,日军由朝鲜义州越江来攻,首先进攻聂士成、马金叙防守的虎山阵地。在战斗危急时刻,马玉昆率部出援,奋勇杀敌。但由于守九连的铭军刘盛休部,不战而溃,清军全线瓦解。马玉昆随宋庆退走凤凰城。30日,凤凰城又失。复退保摩天岭。

  时由辽东半岛花园口登陆的日军第二军入口金旅,旅顺危急。清廷调毅军回援。马玉昆又从宋庆回军西进,随宋庆西进,先后与日军战于金州、海城附近之马圈子、感王寨。

  1895年2月下旬,清军数路联合反攻被日军占领的海城。 24日,马玉昆、宋庆、徐邦道与日军战于大石桥附近的大平山。马玉昆率部防守山北之东、西七里沟及附近村落,奋力抵抗。并驰驱于冰雪间,督队力战。座马中炮死后,他换匹战马,继续督战。战斗中,他们被日军围入被困,马玉昆率亲兵杀出重围,后见还有其他亲兵还围困其中,有复入重围,杀出一条血路,护亲兵出围。其间亲兵100余人两次突围,后仅剩20余人。马玉昆战马三匹均被炮火击毙。

  太平山失守后,马玉昆随宋庆退往营口,3月9日与日军战于田庄台。马玉昆分守田庄台东北曹家湾子,虽英勇奋战,但由于宋庆的战术保守,被日军分路包围截杀,马玉昆被迫随宋庆退往双石子、石山站。从此,清军在辽南战场全部瓦解。不久,战争失败,《马关条约》签订,清政府向日本投降,甲午战争结束。 护送慈禧太后西逃

  八国联军占领天津后,以德国瓦德西为统帅向北京大举进攻。眼看着八国联军即将攻入北京,西太后慈禧弃京而逃。临行前总督裕禄向西太后禀报:“马玉昆从北仓败回,现令防守京城。 ”西太后道:“你去传旨,令他速选精兵千人,往颐和园候着,教他护驾。 ”

  光绪二十六年7月1日,史称庚子之变。西太后仓惶出逃,,由马玉昆带兵护驾向西南进发。途中都是旷野,人迹稀少,满目荒凉,行十余里,已是晌午,后面又有数大员赶到。慈禧便问:“京中怎么样了? ”溥兴答道:“奴才出京时,闻正阳、永定西门统被洋鬼子占去。 ”慈禧说:“我们出京,洋鬼子尚不知,倘若被其知道,不是要追来吗?”便令马玉昆带兵缓行,让西太后前行。马玉昆后随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车驾至西安。庚子风云过后,他加封太子少保衔,成为清代最后一员名将。

  马玉昆关心家乡,任期内先后捐助蒙、涡两县及颍州府学费白银2.3万两。皖北大水,派员到六安、周口筹粮万石,救济灾民。光绪三十四年八月十九日,在通州防地病故。追赠太子太保,谥曰武忠,赏加世袭二等轻车都尉,令原籍及立功省份建专祠,国史馆立传。其子廉德、廉傅,其孙朝栋、朝梁,分别提升,赏皇银3000两,归葬于故里。

  光绪二十八年(1902),热河朝阳县邓莱峰纠众谋反,“马玉昆倍道应赴,破其卡,生擒首恶邓莱峰诛之”。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8月19日),,马玉昆“寿终通州防次”。袁世凯写下挽联:“威扬中土,名震强邻,百战著功勋,并世幸联袍泽谊;帝失虎臣,人思骁将,六军同涕泗,高歌忍听鼓鼙声。”清廷追谥“忠武”,并令原籍及立功省份建立专祠。马玉昆家乡蒙城也建立了马公府,1940年春,日本侵华时,马公府被炮火摧毁。

  现此祠又加扩建,成了主要纪念马玉昆的祠堂。

  编辑点评:马玉昆在四十年的戎马生涯中,同其他爱国将领一样,有镇压农民起义的一面,但当列强侵略加剧,民族矛盾上升时,他也有敢于抵御外侮,抗击帝国主义侵略的一面。蒙城县政府近日投巨资对马玉昆故居进行一次全面、彻底的抢救性维修,并向社会开放。这都说明,凡是为国家、为人民做过好事的人,人民将会永远铭记他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