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杜邦公司北亚及澳新地区企业传播事务总监徐俊

2013年12月13日14:17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12月4日,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专家研讨会在人民网召开,杜邦公司北亚及澳新地区企业传播事务总监徐俊出席了研讨会,以下是徐俊的发言。

  徐俊表示,杜邦到现在是211年的历史,杜邦的发展阶段也等于说是在外资企业里这些跨国公司的一种企业责任理念的缩影。我想谈两个话题,第一,企业如何能够有一个机制来保证你的一些责任能够被落实。第二,谈一下在中国的现状下面怎么鼓励企业去履行责任。

  每个企业都有盈利的冲动,跟他获取价值的冲动在里面。我们需要的一个机制的存在,能够遏制这些企业的恶,放大他的善意。从杜邦来讲,我们的体会是这样的,一个这个企业必须培养他的价值理念,如果在发展阶段里,能够跟企业业务成长有一些价值的产生,并且提炼它保持下去。比如说杜邦最早一百年是做火药的,这是高危险的产品,后来一百年是做化工,比较影响环境的产业。这样一些业务的操作里,你对安全的要求,你的环保业绩的表现,是公司外部环境的许可。一些价值观,比如说安全、环境、对人的尊重、操守,是杜邦发展理念被现实挤压出来的。这样一些挤压出来的善意,被公司提炼以后,然后进行持续的发展。比如我们在中国, 来到国内,我们讲求安全,我们把理念先凝结了,然后通过小事的管理来落实下去,这是社会责任的最核心的部分,基础的打造。第二是管理体制的健全。杜邦在董事会、在CEO的层面,在各个事业部的层面,都有一个CSR的管理机制。从整个公司创新、研发开始,到生产,到产品的服务给客户,同时最后回收,都要有一套理念的提升。比如说我们有11条标准来判断某一个产品创新的概念该不该被落实。比如你在五年以后,你能预见到那时候对某个产品的能耗、要求会是什么程度,这个产品的概念本身今天已经是很贴近当年的极限的话,这个想法就不值得再往下开发了,应该放弃掉。这样一些标准可以使你这个企业在运营里能够有这样一些红线,使你免除一些可能未来产生问题的方面。

  再一个,领导一把手要负责,每天公司CEO五点半起来要看两份报告,一个是全球CSR报告,有没有安全事故、责任事物、环境事故情况的出现。二是业绩报告,这个季度里他的业绩如何。领导要有这种体现,我是重视这样一种社会责任的,才导致员工会跟随他做一些事情。

  接下来一个方面,我们一家公司是做B2B的,做工业产业,工程师比较多,这群人的特点,是相信说任何事情没有衡量不可能被落实。所以每个公司的理念都需要靠一套目标去推动,比如说你要为人类创造可持续的生活,怎么创造?你要关注粮食的供应、能源的保障以及安全防护的提供,怎么保障?你需要一些目标出来,比如你到2020年承诺花多少钱做多少产品,每年都有个报告,回顾业绩的表现,这些业绩的指标从公司高层向董事会负责,落实到每个事业部的年度计划里的,没有衡量就没有兑现,所以这也是一块需要做的部分。

  目的一个公司的社会责任的落实需要从它的核心理念打造,然后管理体制的确保,包括绩效考核依据来进行落实的一些责任。

  第二个,在今天这个环境里面,我是做企业传播的,很多同行都是负责做CSR的活动,大家都说这几年越来越难做CSR了,一个是目标受众的要求越来越高,经济环境也越来越不好,很多企业投入在减少。媒体和公众的口味也在提升,很多人会说,以前一个CSR活动会报道,目前已经没有人报道了,因为不新鲜,没有热点。我们会感觉到,其实如果一个社会在他的发展过程里,你需要推进CSR的践行的话,这个环境更宽松,任何一种CSR的努力,他只要是充满善意的,有正能量的,你不应该被分为三六九等,你赞助额高就被报道,低就没有报道。这是一种不公平现象的产生。

  现在十八大报告里有提到很多改革措施跟方向,核心其实是在推动三个提升,一个是民信,一个是民生,一个是民主。可以看到,社会的信任是一个基础的基础,我想CSR可以帮助到整个社会改进信任的程度,企业对企业、企业对员工、企业对消费者、企业对整个社会。如果说这是一个能够被许可的理解的话,任何CSR的活动都有利于促进社会的互信,这个互信可以帮助到整个社会的进步,促进各种各样的媒体、机构组织,来鼓励企业多做CSR的努力。如果有很多媒体报道社会的阴暗面、丑陋事件、花边新闻的话,为什么不报道一些CSR活动呢?有捐赠活动也好、慈善事业也好,应该可以做的。我们有一个小小的讨论,在上星期周末的时候,我们可不可能去散布一些这样的想法给公众,任何善意的行动都应该被鼓励,应该被彰显,这样集合在一起才有可能实现我们整个社会的进步。来源人民网-财经频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