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证券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重仓转债基金罕见暴跌凸显两大投资限制缺失(组图)

2013年12月23日03:1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本文数据来源:天相投顾 杨磊/制表 姜心/制图
本文数据来源:天相投顾 杨磊/制表 姜心/制图
最近半个月跌幅超7%债券基金
最近半个月跌幅超7%债券基金
持有单只转债超基金资产净值30%一览表
持有单只转债超基金资产净值30%一览表

  导致罕见暴跌的主要原因在于过度集中于转债市场和单只转债产品。实际上,今年4月份公布的《公募基金运作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已经明确了两条相关限制条款,但该法规一直未能实施,致使相关基金产品缺乏约束。

  证券时报记者 杨磊

  最近两周,市场经历了一场严峻的寒流,一批股票大幅下跌,重仓基金损失惨重。然而,在这场寒流中被冻伤最严重的并不是这些基金,而是一批重仓转债的基金,12月5日到20日的阶段最大下跌幅度达13.44%,12月16日和19日两天更是出现大跌,最大单日跌幅达到了3.6%。

  导致这些基金出现罕见暴跌的主要原因在于过度集中于转债市场和单只转债产品,债券基金最多持有转债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接近190%,单只转债最多占基金资产净值的70%以上。实际上,今年4月份公布的《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已经明确了两条相关限制条款,但该法规一直未能实施,致使相关基金产品缺乏约束。

  跌幅远超股票ETF

  数据显示,最近的9个交易日,上证指数连续下跌,12月5日到20日其间跌幅达到7.42%,其中资源类、金融类股票跌幅较大,重仓这些股票的基金,特别是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出现了较大跌幅,但即使如此,都还赶不上同期重仓转债的几只债券基金的惨状。

  天相统计显示,除了杠杆基金产品,偏股基金中跌幅最大的3只基金全部为ETF,分别为超大ETF、资源行业ETF和资源ETF,三只产品半个月分别下跌10.38%、10.29%和10.08%。而在债券基金中,有6只产品的下跌幅度超过了ETF,阶段下跌幅度最大的博时回报C和A/B,分别下跌13.44%和13.38%,另外,博时转债A和C,华安转债B和A的下跌幅度在10.83%到11.37%之间。

  值得注意的是,12月16日和19日两天,重仓转债的基金出现了较大跌幅,12月19日净值下跌2%的产品多达12只,最多单日下跌幅度为3.6%,12月16日也有4只产品的单日下跌幅度超过2%,最多下跌了2.55%,这种下跌节奏在债券基金中非常罕见。

  此外,12月5日到20日期间,债券基金中还有一批产品跌幅较大,添富转债A和C,建信转债C和A,富国转债等11只债券基金的阶段跌幅在7%到9%之间,另有十几只债券基金的跌幅在5%到7%之间。

  转债价格遭遇股债双杀

  最近半个月跌幅较大的几只债券基金全部重仓持有转债产品,转债价格近期遭遇了股市和债市的“双杀”,从而影响到了重仓的债券基金产品。

  今年10月到11月,国债、金融债等中长期利率债产品价格大跌,长期国债利率大幅提高,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不足4%提升到了最高4.7%以上,利率债价格出现大跌,进入12月之后,利率债依然表现欠佳,但跌幅有所收窄,10年期国债最新利率水平位于4.6035%。

  不过,企业债市场依然处于下跌通道,深市企业债指数12月以来的下跌幅度为0.71%,而且是连续8个交易日出现阴线,12月16日还出现了10月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

  比债市下跌对转债影响更大的是股市,转债市场对应的股票几乎全部是大盘蓝筹股,如中国石化、工商银行、中国银行、民生银行、国电电力、中国重工等,近期这些股票均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下跌。

  “转债是股票和债券结合的产品,当股市不好、债券较好,或者债券不好、股市较好的时候,转债产品都能有一定的表现,最怕的就是股市债市同时不好。”某债券分析师表示。今年12月以来遭遇的恰恰是两种市场都不好的情况。

  从比较有代表性的工行转债价格表现来看,12月5日到20日,只有10日一天出现小幅上涨,其他11个交易日全部下跌,从108.21元下跌到了101.54元,阶段跌幅达到了6.16%,同期工商银行股票价格的下跌幅度为6.79%,转债价格的跌幅和工行股价跌幅非常接近,转债的债性对价格的支撑作用很小。

  高杠杆投转债惹祸

  重仓转债基金净值罕见暴跌的背后是基金高杠杆投资于债市,特别是转债产品。2013年三季度末债券基金最多持有可转债占到了基金资产净值的188.82%,相当于以1.89倍的高杠杆投资在了转债市场上。

  天相统计显示,在债券基金中,持有转债产品超过基金资产净值的基金多达12只,其中,华安转债持有比例最高,达到了188.82%,除了重仓转债之外,该基金还持有基金资产净值27.57%的企业债和6.74%的国债产品 ,并且还持有占基金资产净值5%以上的股票,合计持有债券超过了基金资产净值的220%。

  华安转债如此高杠杆的投资成为了该基金下跌的重要原因,该基金持有的转债平均价格只要下跌5%,单位净值就会下跌9.5%左右。今年12月5日到20日该基金两类份额单位净值下跌了10.83%和10.84%。业内专家分析,如果该基金把投资的转债比例从188.82%下调到100%以下,那么阶段下跌的幅度将不小于6%。

  除了华安转债之外,还有博时转债和添富转债特别重仓持有转债产品,持有转债分别占基金资产净值的146.53%和141.84%,长信可转债、博时回报、富国转债、中海可转债、华宝转债和博时债券也特别重仓持有转债品种,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比例在120%到140%之间。

  早在今年上半年,关于债券基金投资杠杆限制的问题多次被提及,4月26日《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提出,“基金总资产不得超过基金净资产的140%”,这一限制主要是针对债券基金的高杠杆投资债券而设置的。

  对比2013年三季报的投资情况,华安转债的基金总资产已超过了基金资产净值的230%,若新法规实施,该基金的投资将受到很大的影响。博时转债、添富转债、长信可转债、博时回报、富国转债等大批重仓转债的基金都将不符合新规定。

  业内专家分析,近期高杠杆投资转债基金的净值大跌,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对债券基金投资最高杠杆限制的必要性,如果实施了最高140%的投资杠杆限制,那么最近半个月基金净值下跌10%以上的情况就可以避免。

  持有单只转债比例过高

  事实上,比基金整体持有转债比例过高更重要的是,部分债券基金重仓单只转债的比例过高,受单只转债价格下跌的影响比较大。

  天相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末,被基金重仓持有占单位净值20%以上的转债有8只,除了同仁转债最近半个月略有上涨以外,其他7只转债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工行转债和国电转债的下跌幅度最大,分别达到了6.16%和5.32%,南山转债、民生转债和川投转债的阶段下跌幅度分别为4.36%、4.34%和4.02%,中行转债和石化转债分别下跌了3.37%和2.38%。

  单只基金持有比例最高的转债是中行转债,博时信用债基金70.91%的资产净值投资在了中行转债,博时转债58.12%的资产净值投资在了中行转债上,博时转债和华安转债同时重仓持有工行转债,净值占比分别为42.23%和37.03%。

  工行转债从12月5日到20日下跌了6.16%,单是这一只产品就拖累了博时转债和华安转债的单位净值分别下跌2.6%和2.28%,对于这两只债券基金的影响幅度占半个月基金净值跌幅的两成以上,暴露出集中持有转债产品的风险。

  据统计,持有单只转债占基金资产净值30%以上的现象三季度已出现过15次,其中,华安转债的投资最为激进,持有工行转债、民生转债、中行转债和国电转债的比例均超过了30%,分别为37.03%、36.07%、34.58%和33.1%,这4只产品半个月分别下跌6.16%、4.34%、3.37%和5.32%,拖累华安转债基金单位净值下跌6.77%。

  对于基金特别重仓单只转债或其他债券品种,基金业界早已呼吁应该进行一定的限制,《征求意见稿》也采纳了业界的一些建议,将债券和股票一样纳入限制,基金持有单只证券的比例不超过基金资产净值的10%,这里的证券既包括股票,也包括债券产品,该法规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单只债券对基金资产净值的影响过大。

  今年三季度,大批重仓重工转债的债券基金被套利,关键原因在于大批债券基金持有重工转债比例很高,超过了10%,有的甚至高达20%、30%,成为投资者套利重工转债的工具,当时基金业内就有尽快限制基金重仓单只债券比例的呼吁。

  业内专家分析,如果基金业已经对持有单只转债产品的比例进行限制,那么本轮债券基金的暴跌绝对不会有那么严重,不会出现一批债券基金比股票ETF跌幅还要大的现象。

  作者:杨磊来源证券时报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