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楼上邻居厨房漏水往锅里掉 房主无奈打伞做饭(组图)

2013年12月23日07:3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厨房天花板漏水,陈兴宇只能打着雨伞做饭。
厨房天花板漏水,陈兴宇只能打着雨伞做饭。
厨房天花板漏水,陈兴宇只能打着雨伞做饭。

  楼上卫生间便池破了(红圈处),污水直接渗到楼下的陈兴宇家。

  做饭时,楼上的漏水直接往锅里落;上厕所,污水直往身上淋……老陈有苦说不出

  本组图/重庆晨报记者李斌

  南岸区前进村的陈兴宇最近很烦恼:外面阳光灿烂,自己在家做饭却还要撑把伞;家里有舒服的卫生间,他却要出门去公厕上厕所。“楼上漏水严重,不这样就得淋成落汤鸡。”陈兴宇无奈地说。

  做饭要打伞,上厕所要“淋雨”

  陈兴宇家住南岸区前进村37号6楼。昨天中午,他回家准备做饭,走进厨房,先站在灶台边上打开了雨伞。灶台上方天花板上的墙面斑驳不平,一些地方已被楼上渗下来的水泡得向外凸起,白色的墙面翻了起来,随时可能掉下来,隔十几秒就会有一滴水滴落下来。

  “现在煮饭都在客厅了,我怕把电饭煲烧起来。”陈兴宇说,他打伞做饭是从上周才开始的,“以前水只是渗到了墙上,现在则直接落雨了。”上周四开始,水和脱落的墙皮开始往下掉。上周五,陈兴宇做饭时,天花板上脱落的墙皮直接掉进了锅里,他一气之下将头顶天花板上的白色墙皮用棍子全都捅了下来,现在灶台上方的天花板上只剩下灰色的内墙。

  更让陈兴宇头痛的是厕所的漏水。“一听到楼上哗哗的水声,我心里就紧张!”陈兴宇说,两年前,他家厕所的天花板就开始漏水,刚开始时只是偶尔一滴,“今年开始突然严重起来”。

  陈兴宇说,从今年年初开始,只要楼上大量用水,他家的厕所第二天就跟下大雨一样,根本下不了脚,这样的情况会持续两三天。“冬天还好,这种情况一个月会出现两次。夏天就更频繁了,严重时,一个月里至少有半个月在"落雨"。”

  现在,陈兴宇家的厕所吊顶已被拆下来一半,一抬头就能看见缠绕在一起的绿色和红色的电线,绿色电线上缠上了黑色绝缘胶布,用一个黑色的塑料袋罩着,“这是浴霸的电线,我怕漏水燃起来”。遇到卫生间“落雨”,陈兴宇只能下楼,走几分钟到附近的公厕上厕所,“晚上冷得很,要跑过去”。此外,洗澡也成了问题,他和妻子只能到亲戚家蹭洗澡。

  楼上住户是租户,她说没办法

  为了天花板漏水的事,陈兴宇今年找了楼上住户罗女士不下5次,罗女士说房子是租的,她也没办法。

  昨日,记者在罗女士家看到,厕所的便池破了一个洞,便池边的水龙头也拧不紧,一直往外流水,罗女士把流出来的水接在白色的水桶里。“我们也理解他的难处,尽量不用水,厕所的洞也堵住了。”罗女士指着塞在便池洞口的毛巾说。

  罗女士家的厨房下水口连接处也有漏水的迹象,整个下水管所在的壁橱瓷砖上都是黄黑色水印。罗女士说,她家做饭洗菜的水都用盆子接着。罗女士说,她是租户,平时要上班,没时间也没精力料理这些事。陈兴宇第一次找到她后,她就联系了房东,“他说要过来,要把厨房打了重做。但几个月过去了,房东一直没现身,只是说"会处理这件事"。”

  房东说,明天就过来协商解决

  陈兴宇说,今年12月初漏水最严重的时候,他曾试图联系过罗女士口中的房东,但要不到他的电话,最后通过派出所才查找到他的联系方式。“这个人姓刘,也不是真正的房东,这个房子是他幺爸的,他不管。”

  昨天下午,陈兴宇从刘先生那里要到了他幺爸的电话,但是对方却说“房子是租的”,并将房主胡女士的电话给了陈兴宇。

  随后,陈兴宇拨通房东胡女士的电话,并确认了胡女士就是房主。陈兴宇将房子漏水的情况告诉了胡女士,胡女士说她曾让妹妹来过一次,但当时没有看到漏水。听陈先生说完情况后,胡女士表示明天会过来和他商议解决方法。“我也遭遇过这样的情况,如果真是我们的房子漏水,肯定会及时修理。”胡女士说。重庆晨报见习记者石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