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健康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国企开发致市民婚房烂尾17年(组图)

2013年12月24日08:1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烂尾楼内的木板上还留着2000年的通知。
烂尾楼内的木板上还留着2000年的通知。
烂尾楼内的木板上还留着2000年的通知。
业主展示自己在1996年与恩平市土木工程公司所签订的购买房屋合同书。

  “婚房烂尾17年,娃都快结婚了”

  江会路67号30多位业主有“家”难住,开发商至今去向不明

  “就像做了一场梦,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谈到自己当年在蓬江区江会路6 7号购置的房屋,苏栋明脸上挤出尴尬的笑容后补充了一句“那是一场噩梦”。1996年,苏栋明花7万元买了一间三居室,打算给家人一个温馨的家。然而一年过后,开发商却卷款潜逃,这一“烂”就是17年。苏栋明几乎年年投诉,可楼房还是烂在那里,水电不通、房产证难办。

  国企开发,一烂十七年

  蓬江区江会路冷冻厂隔壁,一栋没有名字的大楼,被住建部门问题楼盘办编号为“江会路67号”,这里便有苏栋明心中“温馨的家”。大楼因长期烂尾,少有装修和消防通道,显得千疮百孔。

  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苏栋明才30出头,盘算着为家人在蓬江区购置一套房,千挑万选后选中此楼。顺着江会路一路往新会方向望去,这栋上世纪末的老楼默默矗立在江门冷冻厂旁。苏栋明说,看着这近在眼前的房子心中五味杂陈:“开发商跑了,水电没通,房产证也没有,这叫我们怎么住?”

  大楼外墙是裸露的水泥,目前地面共建8层,原计划1—3层为商铺,4楼以上为住宅,每层有6间房,这样算来被烂尾的业主约有30余户。驻足楼下可以看到,这是一栋沉寂许久的房子,高层几乎没有安装窗户。该楼毗邻冷冻厂,虽然附近人流来来往往,而进出此楼的人却少得可怜。

  南都记者在江门市住建局获悉,这栋烂尾楼是由原江门市食品总公司在1994年分别与市郊区建筑工程总公司和恩平市土木工程公司合作开发,前者出地,后两者出钱出力,实质开发商为恩平的这家公司(老板叫潘×国)。江门市食品总公司原是江门著名国有企业,后来由于改制,兴建单位资不抵债,导致报建手续不全,欠缴税费,水电配套未完成,从而烂尾。大楼共有住宅121套,非住宅约30多套。

  苏栋明认为,这本是开发商的问题,作为业主,为何要承担这个烂摊子?“跑的是开发商,坑的是业主,感觉就是被骗了。”

  墙壁发霉,小偷常光顾

  12月12日上午,苏栋明迫不及待地领着记者上了烂尾楼,他说:“让你们看看这房子烂成什么样。”

  “我的房子是在404,79平米,三室一厅,当时对房子满怀期待。”苏栋明领着记者走进他的“家”。只见毛坯房的墙上有大片霉斑,地上堆积着似乎是当年建房时遗留的杂物。“近几年,我只是偶尔来看看,去年发现有小偷进来,才在阳台上装了窗户。”苏栋明边说边比划着。

  据苏栋明介绍,当时买这栋房子是听了朋友何耀胜的建议,何耀胜买了他隔壁的405房,户型与自己一样。得知开发商跑路后,苏栋明第一时间联系到何耀胜,两人来到开发商办公室找人,发现早已人去楼空。两个老朋友,本想成为邻居互相照应,没成想一起遭遇了烂尾楼。

  年年投诉,至今没说法

  “1996年我先交了5万元,1997年上半年我又交了2万元,等1997年底准备再交最后的2.5万元时,就找不到开发商了。”苏栋明回忆道。“当初知道开发商跑了,我非常生气,一心想找到他们,把钱要回来,当年的7万元很值钱啊。现在肯定是想房子能赶快通水电,能办房产证。”

  随后几年,苏栋明经多方打听,终于找到开发商潘×国位于恩平的老家。当时,其父及兄弟在家,皆称不知潘的去向,苏栋明只好无奈地离开。“要是找到他,真想打他一顿。”

  十几年来,苏栋明成了相关部门的常客。1997年底,刚得知开发商跑路,他就到蓬江区派出所报了警。但得到的回复却是,“大案子太多了,忙不赢。”随后,苏栋明与何耀胜两人,又去市政府反映,并连年拨打其政府部门的电话投诉,政府部门告知两人去质监局和城建局了解情况。

  2004年,苏栋明请了一名律师来协助,经律师调查,法人代表为潘×国的恩平市土木工程公司已注销。2011年,何耀胜收到一封来自江门市信访局的回信,信中提到,市政府对该楼盘存在的问题非常关注,目前相关处理工作正在开展,待明晰楼房产权后,将为购房人办理房产证。可两年过去了,能否办证和入住,仍没有动静。

  周显金一家都是四川人,现住在这栋烂尾楼的二层,其之前为潘×国打工,后被安排看守房屋。“潘跑了,但还差我岳父43500元的劳务费,2005年我们把开发商告上法庭,法院判了我们赢,要求他赔我们钱,但现在找不到人,也拿不到钱。”周的女婿告诉记者,“现在一家人都住在这里,我就在冷冻厂上班,在厂里牵水电过来,生活也不方便。”据其称,一家人不敢也不甘心离开,赢了官司却拿不到钱,只能守着这房子。

  众多业主,齐盼早入住

  虽是烂尾楼,可6楼却有一间装修完好的房屋,常年有人居住,邹瑞芳一家五口就在此住了13年。一听到有记者采访,邹瑞芳立马开门。记者走进邹瑞芳家中发现,有水有电,俨然一副居住多年的景象。“我们家比较特殊,其他人都把钱交给了开发商,而我把钱给了江门食品公司,也就是这块地的主人。所以他们给我们通了水电,但没有房产证,只能算是商用,电1.2元/度,水3.2元/吨。”据了解,邹瑞芳一家五口无力再买新房,2000年,只得搬进来居住。

  74岁的李松是505户的业主,双目失明,仅有一个精神失常的儿子,目前,李松的衣食住行全靠一位阿婆照料,而阿婆年纪比李松还大。阿婆扶着拄拐杖的李松走向记者,边走边喊,“我照顾他二十多年了,跟他没有亲戚关系,就是看他可怜。他现在每天靠算命为生,住在圩顶街40号的地下,这个地方还是多亏了政府的帮助才给他住的。”李松表达困难,阿婆快言快语,替他抱怨,“这烂尾楼不搞好,我们老人怎么安享晚年?”

  李汉强是5楼某户的业主,17年前买房为了结婚。“当初是想把这里当做婚房,可现在我儿子都要结婚了,这房子还没搞好。”说到这里,李汉强摇了摇头。

  [部门回应]

  江会路67号是重点“解遗”对象

  在江会路67号的30多名业主中,除了邹瑞芳一家是把购房款交给了转制前的食品公司外,其余的都交给了已经跑路的恩平土木工程公司的老板潘尚国,由于相关手续不全,加之欠缴相关费用,迟迟未能办理房产证件。据江门住建局问题楼盘办相关负责人表示,江会路67号是他们接下来重点“解遗”的对象,其中大楼之一号情况比较复杂,暂时无法处置。之二、之三号经市问题楼房领导小组处理后,目前正在检测,将按照检测机构意见进行加固。

  Voice

  17年前买房为了结婚,可现在我儿子都要结婚了,这房子还没搞好。

  —5楼业主李汉强

  其他人把钱交给了开发商,我把钱给了江门食品公司,也就是这块地的主人。所以他们给我们通了水电,算是商用,电1.2元/度,水3.2元/吨。

  —6楼业主邹瑞芳

  我的房子是在404,79平米,三室一厅,当时对房子满怀期待。

  —4楼业主苏栋明来源晚报文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