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证券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代销信托逼近死角 第三方理财机构谋转型

2014年01月09日15:4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本报记者 柯智华 陆玲 发自上海、北京

  “目前没有信托公司告诉说今后不再提供产品给我们。”利得财富总裁夏剑佩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第三方理财公司和信托公司之间的业务合作没有受到影响。

  日前,市场上传闻银监会将叫停第三方理财公司代销信托产品的消息。此前银监会已经明确收窄了房地产类信托、政府类信托、银信类合作等业务空间。而受益于近两年信托的爆发式增长,代销信托产品的第三方理财公司也由此赖以生存。

  事实上,银监会整肃信托与第三方理财机构之间业务的传闻自去年9月便已开始。“之前虽然银监会已经口头提过好几次了,但最近风头很紧,有信托公司打电话来要求产品信息下架。”有第三方理财机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上海一家信托公司同样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暂未接到相关通知。但由此给第三方理财带来的倒逼转型已经成为业内共识。

  近日利得财富管理集团正式对外宣布,旗下子公司上海利得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1575万元的价格入股华富基金公司旗下子公司上海华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利得财富持股45%并成为第二大股东。由此也成为第三家入股基金子公司的第三方理财公司。

  “目前第三方理财市场比较混乱,做得比较突出的有诺亚财富、恒天以及利得财富等公司,而信托业代销业务今后可能越来越难,第三方财富公司的洗牌也在所难免。”一家第三方理财公司负责人说,打通资管行业的前端和后端或是今后的方向,而通过基金公司子公司走向资管领域正逐渐成共识。

  高比例持股

  据了解,这家创立于2008年的第三方理财公司目前在第三方理财市场排名前五,其强大的渠道能力尤其体现在信托产品以及类信托产品的包销上,每个月的包销规模在6亿-8亿。强大的包销能力则和庞大的直销队伍相关,目前利得财富拥有近300名理财顾问,而根据其2014年的规划这人数将会翻倍至600人,同时还打算新设10家分公司。

  但在拥有强大的销售能力后,利得财富希望可以进入资产端。“我最初的目标是入股信托公司,但是一些中小信托公司仅提出的信托牌照价值就要4亿-6亿元,所以后来把收购目标转向了基金子公司。”夏佩剑表示。

  本质上,2013年获得飞跃发展的基金公司子公司所做的业务等同于信托公司,业内亦称之为类信托。同时由于空间更大,基金子公司亦被称之为万能金融。

  据利得财富介绍,随后利得财富选择了3家基金公司子公司进行接触。尽管都表达了合作的意向,但是分歧依然存在,比如持股比例分配、经营理念以及合作模式等方面。“一些基金公司子公司并不愿意第三方持股比例过大,他们希望第三方持股在30%-35%之间,并且还希望有两三家机构入股。”

  最终利得财富和华富基金公司子公司达成了合作意向,并最终获得华富子公司45%的股权。资料显示,今年7月份华富基金子公司上海华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2000万元,其中华富基金持股91%,两位自然人股东汪开振和崔兴奎分别出资120万元和60万元,各获得该子公司6%和3%的股权。

  “45%的占比已经足够实现我们战略合资意图,我们也已经派出高管参与合资公司的组建。入股基金子公司能够帮助利得集团更好进入资产管理领域,参与并学习资管项目获取和设计产品,而基金公司股东方在这方面具有很好的经验和对合规性的把握。总体来说,此举可以更好地嫁接利得财富本身就具备的对于产品的筛选能力和风险控制能力,以及强大的直销能力和包销能力。”利得财富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

  而对于利得财富和华富基金公司子公司未来的合作模式,夏剑佩说利得财富重点在业务拓展、销售等内容,对方则重点是在运营管理。值得一提的是,在正式入股华富资管之前,利得财富已经在华富资管-宁波银行-上海刚泰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等多个项目上有过合作。

  掀起入股潮?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包括利得财富在内,在不到一年间已经有三家第三方理财公司通过各种途径入股了基金公司子公司。

  2013年2月份,万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其子公司万家共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设立申请获批。诺亚财富通过旗下公司歌斐资产持股35%。此后的9月份,华安基金宣布华安基金旗下子公司华安未来在自贸区成立,第三方财富公司好买财富通过合伙股权公司间接参股华安未来。

  “我也注意到了这种现象。在第三方理财公司转型的背景下,并不排除有实力的第三方理财公司继续入股基金公司子公司。”上海某基金公司子公司总经理说。

  而一位第三方财富公司负责人表示,由证监会监管的基金公司子公司本质上是“类信托”业务,限制空间较小,运作空间较大。第三方理财公司入股基金公司子公司不仅将提升自身资产管理能力,拓展私募投行业务,而且通道业务价值也将凸显,并为日后拓展资产证券化新领域打开了大门。

  与此同时,第三方理财公司的转型也在所难免。北京一位第三方理财公司负责人表示,第三方市场会出现洗牌,这是发展规律,也是监管层所希望看到的,规范发展有利于实现监管。

  “目前第三方理财公司中,除了公募基金的代销业务需要证监会批准,包括基金公司子公司的类信托产品以及信托产品的代销并不需要相关机构的批复。”前述第三方财富公司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换言之,除了代销公募基金会受到证监会监管外,代销私募产品并没有明确的相关机构来监管。

  而另一方面,目前第三方理财公司主要依托单一的信托代销,一旦信托代销出现风险,公司将会受到致命打击,因此建立拥有资产管理能力和自我产品研发能力的全产业链模式尤为重要。

  作者:柯智华 陆玲来源时代周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