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财经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卫祥云:从“管理”到“监管”—— 国资委的双重职能应改变

2014年01月09日17:53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主持人:

  但是您提到了,您认为需要设置一个大国资,就是说由国资委来主要管理,或者说监管这些包括你们刚才提到有一些部门过去没有纳入国资委的管理范围,今后也应该纳入。但是我很好奇一个问题就是—国资委的职能,到底是一个管理职能,还是一个监管职能?

  卫祥云:

  按照目前的职能,我认为应该是既包括出资人,也包括了监管,就是现在它的职能是管人、管事,还要管任命,大企业的老总、董事长,管人、管事、管业务,现在是这样一个结果。我们的设想就是,如果成立了全民基金会以后,出资人是它,它要代表全国人民,那国资委就成为了一个全民基金会下边的监管机构了,当然这需要我们的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配套的。

  主持人:

  就是说其实国资委的方向还是应该向单纯的监管,而不是来走?

  卫祥云:

  对。目前来讲,它现在具有双重职能,就是作为国务院的特设机构。所以说我认为国资委的管理任务和监管的任务,现在很重。

  主持人:

  因为一个是很重,还有一个就是大家对于国资委也会有一些争议,就是说这样国资委的权力是不是更大了,如果它在涉及到更多的部门或者说企业的话,谁来管国资委也是一个问题。

  卫祥云:

  这个主要就是我们管理体制的设置或者机构的设置,同时还需要有一个制衡的结构,比如说我们提出成立国民权益基金会,它就跟国资委可能是一个相互制约的机构。

  但是目前还做不到。同时,你讲的就是说我倒是认为它不是说它管的多了,就是范围大了,它就管不过来了。我认为它关键还是一些管理方式或者管理方法的变动,或者说管理路径的一个改革吧。

  主持人:

  我们回到刚才我们说到的,就是上海国企改革方案。因为我注意到上海国企改革方案提出由80%以上的国企集中在新兴产业、新兴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基础设施与民生保障,等等,也就是说它涉及了非常多,甚至我觉得听起来好像包括你刚才提到的一些竞争性领域,也提到国企要在这些领域来突出,乃至说要发挥国企的优势。您觉得这种表述是不是意味着在未来很长时间之内,至少在上海的这个方案中,国企是很难从市场竞争中退出的?

  卫祥云:

  首先我是这样认为的,刚才你讲的这个表述,我认为非常的不清楚,分类管理的思路也不清晰,它只是说80%的企业分布在这个领域里面,这里边很多我听了是所谓竞争性的或者服务行业。

  主持人:

  对。

  卫祥云:

  按照《决定》的精神,今后可能大部分是要退出的。

  主持人:

  因为它这个原话是这样,就是“将国资委80%以上的国资集中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基础设施与民生保障等关键领域和优势产业。”可能关键领域这一块就像您说的,可能属于公益性的产业,但是所谓的优势产业,这是不是。

  卫祥云:

  我认为目前它这个表述,就是刚刚开了个头,应该说分类非常的不清楚,我刚才讲了,已经讲了两句了,非常不清楚。所以可能它这个是决定出来以后,第一个改革的城市,按照目前国资委的部署,我看到黄淑和副主任的讲话就是说关于准确界定不同国有企业职能和分类的问题,可能是下一步要重点研究的,甚至一企一策的问题。因为这个指导意见还没有出来,我相信会有更细致的研究或者说分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