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华民慈善基金会因慈善而交滞纳金(图)

2014年01月13日02:1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第五届非公募基金会论坛上,卢德之自称“因慈善而交滞纳金的第一人”。庞冰供图
第五届非公募基金会论坛上,卢德之自称“因慈善而交滞纳金的第一人”。庞冰供图

  京华时报记者王辉

  2007年,湖南人卢德之与几位出资人打算拿出北京公司的钱,在民政部注册成立一个2个亿的非公募基金会。这也是当时内地原始出资额最大的非公募基金会。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们需为注册基金会缴纳3000万元的税款。后来,他多方努力,寻求民政部门和多方的支持,希望这笔税款可以免掉。可折腾了两年多,税款还是交了。

  但烦恼的事儿并未因此而结束。由于税款拖了一年才交,所以华民慈善基金会还需为此多支付2000万元滞纳金。临近十八大,不要给党中央找麻烦,最后还是交掉税款外加滞纳金才算完事。就这样,一不留神,华民基金会理事长卢德之便成了“因慈善而交滞纳金的第一人”。

  在第五届非公募基金会论坛上,作为轮值主席的华民慈善基金会,卢德之当众表态,愿把自己遭遇到的事情作为一个个案供大家讨论,希望以此完善基金会的相关税收政策。

  其实,华民慈善基金会的遭遇早已被基金会行业所知晓。在上一届非公募基金会论坛,卢德之也曾透露,但因事儿正在当口,没有大范围散播。

  这事也让业界的公益人士为此愤愤不平。其中南都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和中国人民大学非营利组织研究所所长康晓光均表示,目前的税收政策有掣肘,就是不让基金会做大。徐甚至评价道,还不如“注册一个200万最低规模限制的非公募基金会来做事呢”。

  但卢德之不想这样,这个湖南人有着自己的原则。

  他透露,自己其实也可以找到避税的途径,但“自己愿意按照现在的规定来做,哪怕做得头破血流。在社会转型期间,总需要一些人做出牺牲”。

  去年10月8日,主管部门批复华民慈善基金会已将原来的2亿元注册原始资金降至5000万元。

  对于注册资金的变更,秘书长郭军奇解释:“这跟税收没关系,是理事会的决定,这样操作更灵活,与变更前没太多区别。”

  卢德之称,变更注册资金后,基金会每年仍会支出约5000万元。再不成的话,他打算在香港设立基金会,把钱捐给香港基金会,再转赠至华民慈善基金会。

  “已经退到这一步,再也不能退了。”不过,卢德之仍期望能在内地坚守下去,在香港注册并不是他想看到的。

  华民慈善基金会的遭遇,某种程度上可见中国基金会发展环境的一斑。自2004年基金会条例颁布实施以来,发展迅速规模日益壮大,其中以非公募基金会更为明显。但是法律环境并没有给予其足够的生长空间,卢德之形容是“只管生,不管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