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庙会之“殇”何时能愈

2014年02月11日12:2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宋文香(牟平区)

  正月初九虽寒风凛冽,但无奈女儿逛庙会之要求甚为强烈,便与其前往烟台毓璜顶公园。

  我们逛完一条小路,便上了另一条小路,这条小路太挤了。我们卡在人流中,不能动弹,好不容易倒出点空隙,我决定领着孩子去小吃一条街吃饭。

  远远地闻到香味,令人食欲倍增,但真到了我们却啥也不想吃啦!这小吃一条街紧靠财神庙,烟雾缭绕,呛得人喘不过气来。烤串的、铁板烧的、卖臭豆腐的……每个摊位前都人满为患。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那些买到烤串的人们,站在旁边就大快朵颐起来,吃完就将长长的竹插一扔,地上狼藉一片,全然不顾摆在道中间的垃圾箱。公园里的环卫工人正拿着大扫帚吃力地扫着,可是前面扫后面扔,又奈我何呢?女儿气愤地说:“妈妈,这些人也太不道德了吧?”

  “是呀,这得砍倒多少棵大树?可是谁在乎呀?”我领着女儿走开了。我又想起了进庙会大门的情景,那精美的入园门票被扔得到处都是,随风飘舞,人们漠然地踏着门票走过,不停地有人进门后将手中的门票扔下。我摸摸自己的布兜,那两张票还安然地躺在里面。

  充满喜庆热闹的庙会,因为脏乱差,因为无处不在的乞讨,让我觉得索然无味。女儿也没了刚来时的兴致,扯着我的手,说:“妈妈,我们还是去吃肯德基吧,那里干净。”

  逛了一场庙会,令人心头堵得慌,我们离文明到底有多远?庙会之“殇”何时能愈?来源齐鲁晚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