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大山禽业的“靠山”——探析H7N9阴影下家禽业的突围之道(图)

2014年02月17日04:0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图为大山禽业在大山深处的基地。

  新闻背景 再受H7N9冲击 家禽业,急!

  去年秋冬以来,南方一些省份再现禽流感疫情,国内家禽业再次受到巨大冲击。禽产品量价齐跌,种禽种苗销售受阻,养殖场户举步维艰。

  面对这种情况,家禽养殖企业心急如焚。南方一些企业向政府申请停止疫情通报,希望以此缓解疫情对家禽业的冲击。此举一出,舆论哗然。大家一致的观点是,无论疫情发展到何等地步,疫情通报制度绝不容废。恰恰相反,卫生、宣传等部门还需按照新媒体时代的传播规律,进一步改善对传染病防护等主题的传播效果,借此提高公众的公共卫生意识和科学素养。专家则建议,作为家禽养殖企业,应更新理念,通过主动宣传来打消公众顾虑。作为政府,应该通过财政补助、贴息贷款、保险等方式,帮助为公共卫生作出牺牲的养殖业场户渡过难关。

  尽管山西迄今没有出现H7N9疫情,但家禽业一样受到了影响。省内最大的禽类养殖加工企业,同样出现产品积压、产业链几乎难以为继的情形。

  然而,在山西武乡,有这样一家叫大山禽业的企业,凭借着自己的技术、市场、经验优势,成功应对了H7N9疫情影响。在近1年的时间里,没有产品积压,基本保持了收支平衡。他们成功渡过难关的经营之道,或对我省养殖业能有所启示。

  从城郊搬进大山深处,只为优良小气候

  大山禽业,位于武乡县大有乡长乐村,缘于其生产养殖基地深处大山深处而得名。

  大山禽业的雏形,是1982年李旭根在家养的200只鸡。现在,他的养殖规模是种鸡12万套、蛋鸡50万只、公司+基地+农户养鸡29万只。从200只鸡到近100万只鸡,不是一个简单的跨越。这个过程,李旭根走了30多年——从200只到5000只,再到5万只、40万只、100万只,现在向300万只迈进。用老李的话讲,“蛋鸡养殖利润低、风险高、不可控因素太大。30多年养鸡的感觉,就像汾河源头的木头,风雨飘摇。”

  在这个过程中,李旭根也从城郊走向了大山。这是作为山西最大的蛋鸡养殖户之一的李旭根,此生最重要的一次选择。因为,如履薄冰的养殖,让李旭根吃过太多教训。最糟糕的一次,一晚上死亡7万只鸡,而1次死亡3000只以上的大事故就有9次。这些,李旭根都刻骨铭心。每一次教训,都督促他要进行小环境治理和控制,为鸡群创造一个优良的小气候。

  有了这个目标,老李就每天琢磨,以至于在加拿大探望女儿期间,也每天钻进各种鸡场考察、研究。2003年,他将生产养殖基地搬到了大山深处。

  创造舒适的小气候的同时,严格的管理和防疫也能跟得上。从育雏到蛋鸡上笼,再到产蛋盛期、后期,李旭根和他的团队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大山”办法。

  李旭根觉得,这些年来,他最受益的就是这些高标准鸡舍,温度可以保持在最适宜的13℃-23℃之间,空气流通也很好,还能避免各种噪声干扰。“它们住的,不比五星酒店差!”

  从依靠经验到把脉市场,适时调整以变应变

  舒适的小气候,严格的防疫和生产流程,从生产过程上保证了鸡群的健康和稳定。然而,农业生产是自然再生产和经济再生产相互交织的过程。蛋鸡养殖想盈利,瞬息万变的市场,以及其他各种复杂因素,具有不可小觑的影响。

  30多年来,李旭根趟出了一条“根据经验摸着石头过河”到依托市场,如鸡蛋价格、鸡苗价格,以及存栏等信号,来分析和预测市场的路子。

  按照李旭根的分析,2013年2月,鸡蛋价格进入调整期。“看3年”,这是李旭根最钟爱的一个数字。按照计划,2013年2月-7月,大山禽业进入调节期。这个期间,要淘汰存栏蛋鸡,对养殖场、加工厂进行净化、消毒。同时,进行设备升级改造,为下一个周期蓄积力量。据李旭根介绍,“一般是2年-3年净场一次,这样可以跳过养鸡的最薄弱环节。”

  就在大山禽业处于调整期期间,H7N9禽流感来袭。受疫情影响,消费者不敢消费,全国范围内畜禽产品价格全线走弱。 在这五六个月的时间里,大山禽业没有蛋鸡。“大山”顺利躲过了这次疫情。

  一只蛋鸡,从育雏到产蛋需要180天时间。正好到8月份,疫情影响渐渐退去,育雏厂的鸡也正好生长到产蛋期。这样,在8月份,鸡蛋价格开始回升的时候,大山禽业也恢复了生产能力。

  但是,由于影响因素增多,近年来的价格波动经常呈现“逆周期”的异常波动。这,让李旭根战战兢兢。2014年年初的这次价格波动,李旭根着实有些措手不及。“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6.80元/公斤-7.00元/公斤的批发价格,大山禽业这1年来,也仅仅维持在了收支平衡的状态。“日子不是很好过”,一向乐观的李旭根声音还是低沉了不少。

  从1个主业到7个板块,全产业链是最大“靠山”

  其实,单纯从蛋鸡养殖来看,大山禽业“日子还真是不好过”。饲料、水电、人工、运输等普遍上涨,而鸡蛋价格持续低迷,盈利很难。但是,大山禽业是一个全产业链模式,从玉米种植、饲料加工、种鸡培育,到鸡蛋深加工,还有供销公司等,一共7个产业板块,都是企业自己的。

  这样一个全产业链模式,集饲料生产、种禽孵化、加工营销于一体,是家禽业迈向现代畜牧业过程中的发展方向。

  山西家禽业2014年的发展目标,正是坚持“龙头+基地+农户”的发展模式,依托传统龙头企业,培育和引进新的龙头企业,带动30个家禽大县建设。同时,建设一批养殖基地和养禽场,形成从生产、加工到销售的全产业链发展模式。

  现在,大山禽业是国家级出口禽蛋基地,东南亚、香港、澳门等地都有“大山”的鸡蛋。而且,“大山”每年还可以为市场提供3000万公斤绿色鸡蛋和生态土鸡蛋。鉴于资源和环境对养殖业的制约,“大山”投资1200万元对鸡场粪污进行了资源化改造,建成了沼气发电和有机肥场,并免费提供给周边农户。同时,“大山”还有自己的绿色玉米种植基地和绿色杂粮基地。

  家禽业作为畜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经过多年发展已经进入微利时期。自然灾害、动物疫病等的发生,倒逼企业寻找出路,延长产业链条。而蛋鸡业的突出特点是,产业链相对较短。这样,种养结合即成为一个新的增长点。

  李旭根正是看中了这一点,在30多年间,将200只蛋鸡的规模延伸成了全产业链。向前,他将领域延伸到了种植领域,向后则延伸到了加工、销售,甚至沼气和有机肥。

  这样,种植成为养殖强有力的保障,而对资源环境的自觉约束顺应了现代畜牧业的发展方向,加工和销售则保障了对市场的把握。

  全产业链成为 “大山”最大的“靠山”!

  短评 自己走出来最重要

  2013年3月,禽流感来袭。在近半年的时间里,消费恐慌、从业恐惧,畜禽产品量价齐跌,种禽种苗销售受阻,养殖场户举步维艰。据中国畜牧业协会调查,2013年上半年养殖场户的直接经济损失超过600亿元。

  “梦魇”还没有来得及忘记,H7N9又一次卷土重来。调查数据显示,近一时期养禽业的直接损失在200亿元左右。家禽养殖业,不急?那是假的!

  H7N9病毒是在活禽市场检测到的,没有在养殖场检出。于是,行业呼吁,“能不能改名”?还有企业更急,跟政府申请,“能否停止疫情通报”?

  但是,这些都没行得通。H7N9疫情发生了,就必须通报,而且要及时准确。至于老百姓知道了这个事实而引发拒绝消费,那是另外一个层面的事。此时,需要引导消费者,如何食用安全的禽类产品;也需要产业能逐步做出相应调整。

  作为整个产业中的企业,自己走出来则是最重要的。随着自然灾害和疫病疫情的增多,企业最重要的是做好“防疫”。同时,疫情也在倒逼行业和企业调整自身的结构、生产和经营。

  像大山禽业一样,面对现实,选择适合现代畜牧业发展方向的产供销模式,是企业走出H7N9阴影的最大“靠山”。

  本报记者 张晓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