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那些结婚旧俗 是坚守,还是突围(组图)

2014年02月23日07:13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那些结婚旧俗 是坚守,还是突围
龙平(右)和他的新婚妻子。
那些结婚旧俗 是坚守,还是突围
正月初四,按梅州的风俗,小赖这对新人回娘家拜马神。
小赖幸福甜蜜的婚纱照。

  小赖幸福甜蜜的婚纱照。

  专题策划

  信息时报首席编辑 黄莺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马一南 专题图片:受访人提供

  春节,对于很多年轻人而言,不仅是走亲戚串门的好日子,而且还是回家风光结婚、开始新生活的日子。

  刚刚过去的2014年春节,很多对新人在热闹非凡的鞭炮声和祝福声中喜结连理,在这种人生大仪式中,拥有现代思想的新人们,在以家乡为背景的传统观念中,或左右突围,或暂时妥协,迈出了他们人生中重要的一步。

  婚前四个月不能参加别人喜宴

  小赖

  25岁,女,梅州人,广州某医院办公室工作人员

  结婚经历:在三个地方摆了三次酒。

  结婚感受:既然接受了这段感情,就要尊重对方的风俗习惯。

  新婚的第一年,对潮汕媳妇赖羽来说,感受最多的是被各种“风俗”所包围。

  去年,赖羽和相恋多年的潮汕男友李生拉埋“天窗”。两人的恋情始于大学期间,中间也经历分分合合,终于在第七个年头,两人自信已做好了结婚的准备,证还没领,便摆酒宴请了同事朋友,在一众亲友见证下“非正式”走入了婚姻殿堂。

  去上海只能会同学 不能参加婚宴

  小赖是梅州人,典型的客家妹子,大大咧咧却又有着客家人的热情贤惠。潮汕和梅州从地域上来讲不过两百公里,同属粤东地区,但在她看来,两地的风俗却有着很大的差别。

  “都说潮汕地区是风俗最多的地方,我和老公拍拖时还在上大学,他家住市区,见父母时感觉挺亲切的,他们对我都很照顾”,小赖介绍,但一到谈婚论嫁,因风俗而导致的一些分歧就出来了。

  甚至还没结婚,一些老规矩就让这对新人不得不遵照。去年九月份,小赖和李生的大学好友从澳洲回国结婚,婚宴设在上海。

  作为亲友团成员,两人兴冲冲提前一个月就买好了来回机票,同行的还有大学的十多名同窗和老师。但就在出发前夕,李生的妈妈突然打来电话,说按照老家风俗,婚娶前后四个月都不能参加别人的喜事,不然会“冲喜”,对于自己和别人都不好,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

  一开始,赖小姐还觉得这只是旧时代的风俗,年轻人在外工作应该不受限制了,但看到男友无奈的表情,她知道这并不是开玩笑。随后,她又询问了几个朋友以及自己老家的风俗,并没听到有这样的忌讳。但潮汕的朋友表示,老家确实有这样的风俗。

  机票订好了,一边是友情的期待到场,一边是亲情的风俗考虑。最后,一对准新人出于对父母的尊重,和父母商量后,双方都做出了让步,“按照原安排到上海见见老朋友,但迎亲和婚宴环节就回避不出席”,赖羽表示,临走前,准公婆还是千叮万嘱地说不可出席婚宴。

  有了这次经历,赖羽知道,这些看起来很“古老”的事情已融入了他们的生活,既然接受了这段感情,就要尊重对方的风俗习惯。

  提亲讨生辰八字 理发裁衣都有时间表

  “风俗习惯保存得好也有很多有趣的事情,我们结婚过程就是遵照潮汕传统的习惯迎娶,热闹了很多”,小赖说,在城市里结婚,可能两家人坐下来,再请几桌饭就完事了,感觉草草了事。但自己的结婚过程,可谓折腾并快乐着。

  首先从提亲开始,去年五一期间,李生和父母带着一众亲戚,浩浩荡荡开了三辆小轿车来到赖羽梅州老家提亲,这也是双方家长的第一次见面。两天后,赖家人也浩浩荡荡开着三辆小轿车到男方家中“回访”,“我们不能显得弱势嘛,以后才不会被欺负”,赖小姐笑着说,回访也意味着,双方父母对这段婚姻表示同意。

  (下转A04版)

  (上接A03版)

  到了男方家中,李妈妈拿出一张红纸给小赖,请她写下生辰八字,“要按照我们两个人的生辰去算哪天送聘、摆酒”。一周后,李妈妈就捎来了红字,上面明确了女方要配合的各种仪式的具体时间,包括送聘、摆酒等,“连什么时候剪头发,什么时候做衣服都有明确的时间表,特别有意思”。

  新媳妇敬茶

  收6000元红包三个戒指

  小赖说,潮汕和客家地区在聘礼规格方面大同小异,不像内地某些地区都是十万以上地送,“我们一般家庭就两三万块,好的也可能多点,但一般都不会超过十万,这与潮汕地区的"价码"差不多,所以在聘礼上并没有太多分歧。”李家给的聘礼是48888,“分两个红包,一个是聘金,一个是礼金”,此外,男方还按照潮汕传统准备了四式金(耳环、项链、戒指、手镯)。

  而女方的回礼也有多有少,有些地方聘礼只收一个红包外壳,其他都返还给新人作为安新家的费用,“我们在广州已经买了房子,所以爸妈也象征性回了一点意思,其他都留着,毕竟养女儿这么多年也不易”。

  小赖告诉记者,他们结婚实际上在三个地方摆了婚宴,一个在女方家,宴请女方父母的亲戚和朋友;在广州则主要是宴请新人的同事和朋友。

  “最有趣味的还是在男方老家的婚宴,也是红纸上选好的正日”,赖小姐介绍,当天摆酒的地点选在潮汕传统的民居里,请来了村里的厨师在门口煮菜,“饭菜比外面的大酒店要好吃”,而饭后的“媳妇茶”更是庄重,在大厅里摆好两张凳子,地上放上草席,一家长辈从大到小轮番接受“端茶”,新媳妇每次敬上两杯茶,长辈喝完说几句吉祥的话,然后要压上红包或者金银首饰,“十几轮茶下来就收了不少红包和戒指、项链。红包收了有五六千块,戒指就有三个。”

  新人元宵“上灯桌”

  凌晨四点敲门请吃饭

  本想过完年就算结婚事宜告一段落了,让小赖意外的是,按照潮汕习俗,结婚第一年的元宵节还要回家请客,“他们称为"上灯桌",寓意着新年要添丁(潮汕话“灯”与“丁”同音),除了新婚的以外,前一年生男孩的也要回家请客。

  但和平时请客选择在午饭或晚饭不同的是,李生老家的“上灯桌”选择的是早餐,而且是凌晨四五点钟的时候。请客时桌上要摆两支煤油灯,就是所谓的“灯桌”。

  “我和老公笑称是烛光早餐,今年元宵天气出奇的冷,很多被请来吃饭的还是睡眼朦胧,一边发抖一边吃饭”,小赖介绍,由于请客时间太早,主人家凌晨四点就要开车出门,挨家挨户去拍门叫醒,按照风俗,叫来的人越多意味着新年人气更旺,所以大家都不遗余力,不少小孩更是从被窝里直接被拉起来。

  而吃饭只设置两张八仙桌,客人按照先来后到吃流水席,吃剩的盘子还不能收下来,要一层层叠上去,寓意着步步高升。

  “虽然折腾人,但想起来很有意思,传下来上千年的历史,还是有它的意义”,小赖说,一开始不太能理解这些风俗,但回过头来看,觉得这些风俗也是凝聚家族和维系亲人情感的重要途径,一场喜事下来,大家出钱出力,累并快乐着。

  小赖新婚第一年,最纠结的还是回家问题,自己二十多年来除夕从来没有缺席过和爸妈的年夜饭,但为人妻后就很难再有这种机会了。

  女友拿出8万私房钱倒贴聘礼

  龙平

  30岁, 男,湖南人,越秀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信息技术人员

  结婚经历:岳父岳母关于聘礼和买房的要求,让我感到很有压力。

  结婚感受:每个地方的风俗都不同,但只要岳母能护着女婿就都没关系。

  2013年对龙平来说也是值得记忆的一年。此前,他还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单身汉,但仅仅用了一年时间,他就完成了从单身汉到丈夫的华丽变身。

  出生于1984年的龙平来自湖南邵阳苗族地区,毕业后便留在了广州某社区医院从事信息管理工作。2010年,他经过单位领导介绍认识了当时还在湖南当护士的小朱,从此陷入热恋。

  回想起那段甜蜜的异地恋,夫妻俩都记忆犹新。龙平告诉记者,两年多时间里,每个月都要跑两次湖南会女友,在社区工作收入也不算高,所以每次都会选择坐火车转大巴,一趟下来要转三次车才能到女友工作的小镇,每次车费80多块。

  女方叔叔借酒提条件 岳母提点装醉躲过一劫

  “为了能见面的时间长一点,一般我都乘坐周五深夜的那趟车,有时冬天到了长沙已经是零下好几度,冷得直不起腰”,龙平说,两年来来回回走了有一百来趟。2013年,两人终于圆满走到一起,此时小朱肚子里的孩子也已有了三个月大。

  谈起结婚的过程,龙平表示,由于双方家长都表示简单方便即可,也没有举办大型的婚宴。但提亲的过程还是让龙平捏了把汗,他跟着两个哥哥还有一个叔叔带着礼物上门。按照女方规矩,他们要让客人留宿一晚,同时也商量结婚具体事宜。

  到了晚宴的时候,女方家突然来了几个叔叔,一人提着一壶白酒就过来了。

  “那时候小朱和准岳母都偷偷揪我衣角说,千万不要贪杯喝多,即便喝多也不能乱说话乱许诺”,龙平说,当时只以为是担心新女婿出丑,后来才知道这提醒别有含意。

  餐桌上,女方叔叔拼命灌酒,准女婿也几乎来者不拒。在有些不清醒的时候,他感觉叔叔们开始跟他提各种结婚条件:“我家的房子坏了,要修补一下;他家要新买辆小货车,正缺钱”。

  这时,准岳母才将龙平拽出屋外,告知她们那里的风俗,嫁女的时候,女方叔叔和父亲一样,都是有权向新女婿提条件的,一般父亲会考虑到新人将来的情况不会提太过分的要求,而叔叔们则不同,所以千万不能乱答应条件,“

  准岳母告诉我,最好装醉,要(醉得)不省人事”,龙平笑称,幸好有高人指点,才躲过一劫。

  岳父想大摆酒 岳母要买房

  虽然丈母娘疼女婿,但在嫁女问题上并不含糊,“岳母希望我能在广州先买个房子,女儿也可以过得安稳些,房子就当是聘礼了,岳父则碍于老家的面子,希望能请全村人吃个嫁女宴”。龙平说,小朱在家中是独女,上面有三个哥哥,所以很得两位老人家疼爱,特别是爸爸一直当她是小棉袄,女儿嫁出去有点舍不得,希望能风风光光一点,“两个人的想法都可以理解,但对我来说就是压力”,龙平坦言,自己当时身上没有多少钱,甚至打算送聘礼的两万块也是母亲偷偷塞给他的。

  龙平告诉记者,在如何送聘礼的问题上,小朱也做了很大努力,因为她知道此时无论如何也买不起房,但铺张浪费在村里大摆筵席更是不可取。

  “她先做通了我丈母娘的工作,让我们缓几年才买房,然后又拿出自己的私房钱,凑了八万块让我当聘礼送”。

  龙平说按照妻子老家的习俗,一两万块的聘礼算是普遍的,八万块的聘礼在他们那里算是史无前例的,所以老丈人一家也赚足了面子。来源信息时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