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财经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古董怀表收藏有门道:外观品相是重中之重(组图)

2014年03月05日12:2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核心提示:一场又一场拍卖会上的“一锤定音”,古董怀表创造出一个又一个“成交天价”。[详细]

百达翡丽,18K红金镶珍珠珐琅彩绘怀表,约1890年制,在香港佳士得2013年春拍中以13.75万港元成交(约合人民币11万元)。

  百达翡丽,18K红金镶珍珠珐琅彩绘怀表,约1890年制,在香港佳士得2013年春拍中以13.75万港元成交(约合人民币11万元)。

Invicta, 18K金及珐琅镶珍珠猎壳怀表,配三问功能,约1890年制,在香港佳士得2013年春拍中以18.75万港元(约合人民币15万元)成交。

  Invicta, 18K金及珐琅镶珍珠猎壳怀表,配三问功能,约1890年制,在香港佳士得2013年春拍中以18.75万港元(约合人民币15万元)成交。

郁金香形,金及珐琅镶珍珠郁金香形时针,配隐藏表盘,约1810年制,在香港佳士得2013年春拍中以43.75万港元(约合人民币35万元)成交。

  郁金香形,金及珐琅镶珍珠郁金香形时针,配隐藏表盘,约1810年制,在香港佳士得2013年春拍中以43.75万港元(约合人民币35万元)成交。

江诗丹顿,18K金及珐琅装饰,配象牙表盘,1922年制,在香港佳士得2012年秋拍中以20万港元成交(约合人民币16万元)。

  江诗丹顿,18K金及珐琅装饰,配象牙表盘,1922年制,在香港佳士得2012年秋拍中以20万港元成交(约合人民币16万元)。

新疆网讯 瑞士制造,18K金及珐琅镶钻石甲虫形时针,配隐藏表盘,约1890年制,在香港佳士得2013年春拍中以17.5万港元成交(约合人民币14万元)。

  新疆网讯 瑞士制造,18K金及珐琅镶钻石甲虫形时针,配隐藏表盘,约1890年制,在香港佳士得2013年春拍中以17.5万港元成交(约合人民币14万元)。

  怀表译作Pocket Watch,意思就是口袋里的表,顾名思义,应该是佩戴在胸前、怀里的表。这种直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才得以大规模生产的钟表类型,在当今社会已经不常见,就连英国绅士也很少佩戴。人们对怀表的了解更多地是来自于影视剧,比如大侦探福尔摩斯缓缓地从上衣口袋掏出一枚金色怀表,轻描淡写地看了一眼,然后眉头稍皱,陷入沉思;又比如《一代宗师》中“武林大会”各家宗师合影时,几乎都从上衣襟中露出金色的怀表链。怀表可以说是一个时代的缩影、风貌和生活的印记,是男人的神气和魂魄。

  有人觉得怀表的华丽在外,珐琅面、黄金壳、珍珠口、微雕画,并且有着皇家定制或宫廷贵胄收藏的背书,难得流落民间。也有人觉得怀表的华丽在内,穿越时间的古典审美,能看见几个世纪前的生活状态,以及小小怀表内藏着的比腕表更为复杂的结构。其实,在资深藏家眼里,怀表更多的是一种结构精妙的复杂机器,尽管外表华丽,但它却始终有着一颗理性的心。

  如今,怀表在艺术品市场上的收藏价值逐渐被发掘。近几年,随着一场又一场拍卖会上的“一锤定音”,古董怀表也创造出一个又一个“成交天价”,成功跻身“拍场新贵”之列。

  1511年诞生

  要想了解怀表在钟表家族中的地位,首先得了解钟表发展史的脉络。

  古人根据太阳光照射在标杆上的投影来测定时间,后来人们懂得了机械原理这个东西,才制造出计时钟。早期的时钟,大多数是安装在教堂或钟楼上,供人们看时间之用,而那时还没有个人钟表。大约经过两个世纪的发展后,时钟原动力由重锤改造为发条,从而为计时器小型化奠定了基础。也正是有了这个基础,欧洲的造钟匠以制钟的技术发明了怀表。世界上最古老的怀表,是由德国人制造的。这只怀表诞生于1511年左右,为原始铁质怀表,表上只有一支时针,没有分、秒针,此表现藏于美国费城纪念馆。

  国际藏表界把1930年作为表的分水岭,即1930年之前的为怀表时期,此后的是手表时期。

  怀表的历史漫长而迷人。清代之初,怀表就通过外国客商、使节、传教士传入到中国,最初并未形成气候。及至乾隆年间,朝野上下竞尚奢靡之风,达官显贵争以财力搜罗稀有珍贵的物品,怀表也由此在贵族社会中流行起来,成为时髦的计时用品。清人赵翼的《檐曝杂记》记载,乾隆中叶,一些大臣为了每天准时上朝,不仅自己佩戴怀表,就连身边的仆从也是每人配发一块。不过,由于当时的制表工艺尚有欠缺,怀表常会出现不准时的毛病,需要修理,故时有大臣迟到的现象发生。

  清代男子的常服为长袍马褂,王公贵族于马褂的小口袋放一块怀表,把长长的表链子系在纽扣位置,是一种很时髦的作派。加上怀表价格的不菲,可以夸示身份地位,被认为是彰显名流风范的最佳饰物。于是,这种派头十足的装扮,也很快成为百姓和商贾争相模仿的样板,怀表开始普及。到了清末,同治对其父咸丰死于热河之耻,耿耿于心,对怀表一类的洋货异常反感。使用怀表的时尚风气也一度沉寂。《清稗类钞》记载,兵部右侍郎夏同善有一次见同治,偷偷掏出怀表看时间,被同治发现,当场将表摔碎,并厉声呵责。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