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姚晓峰:情感剧要“笑中带泪”(组图)

2014年03月07日14:0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本报记者 杜仲华

他是驾驭家庭情感剧的高手,善于表现缤纷多彩的生活,他执导的《大丈夫》成为近期的热门话题——- 姚晓峰:情感剧要“笑中带泪”- 本报记者 杜仲华
他是驾驭家庭情感剧的高手,善于表现缤纷多彩的生活,他执导的《大丈夫》成为近期的热门话题——- 姚晓峰:情感剧要“笑中带泪”- 本报记者 杜仲华
他是驾驭家庭情感剧的高手,善于表现缤纷多彩的生活,他执导的《大丈夫》成为近期的热门话题——- 姚晓峰:情感剧要“笑中带泪”- 本报记者 杜仲华
他是驾驭家庭情感剧的高手,善于表现缤纷多彩的生活,他执导的《大丈夫》成为近期的热门话题——- 姚晓峰:情感剧要“笑中带泪”- 本报记者 杜仲华
他是驾驭家庭情感剧的高手,善于表现缤纷多彩的生活,他执导的《大丈夫》成为近期的热门话题——- 姚晓峰:情感剧要“笑中带泪”- 本报记者 杜仲华
他是驾驭家庭情感剧的高手,善于表现缤纷多彩的生活,他执导的《大丈夫》成为近期的热门话题——- 姚晓峰:情感剧要“笑中带泪”- 本报记者 杜仲华
他是驾驭家庭情感剧的高手,善于表现缤纷多彩的生活,他执导的《大丈夫》成为近期的热门话题——- 姚晓峰:情感剧要“笑中带泪”- 本报记者 杜仲华

  姚晓峰这个名字,可能你并不十分熟悉,但一提到他执导的电视剧《女人花》、《幸福还有多远》、《叶落长安》、《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离婚了,就别来找我》,尤其是近期成为大众热门话题的《大丈夫》,恐怕就无人不晓了。

  导演,总是躲在幕后、难见真容,却是掌控一部戏的“灵魂”的那个人。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的姚晓峰,刚出道时曾做过名导陈家林的摄影,大型历史剧《汉武帝》、《太平天国》等,便是由他掌镜的。

  日前,中国电视艺委会在京举办电视剧《大丈夫》研讨会,与会专家纷纷给予高度评价,加之该剧在观众中收获的良好口碑和高收视率,令姚晓峰感到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做后期时,就觉得这个戏的品质、品相不错,没想到观众这么喜欢。”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姚晓峰激动地说。回顾《大丈夫》的创作,姚晓峰认为,话题性、强情节性、情感饱满和“笑中带泪”的轻喜剧风格,是其成功的主要原因。

  好看的喜剧都带有悲剧色彩

  记者:看过不少你执导的电视剧,尤其是近期的热播剧《大丈夫》,被认为是一部制作精良、情节劲爆、有明星魅力的家庭情感剧而受到追捧。你好像特别擅长情感剧的创作?

  姚晓峰:现在拍戏,我觉得故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导演要表达什么。当然,在电视剧中,导演不能主观意识太强,高高在上,指引人生,我也不是那种人(笑);但要通过人物表达编导的一种情感、一种情怀,一种社会话题,潜移默化地影响观众。我想,这也是我们的一种职业操守吧!

  记者:你选择剧本的标准是什么,是喜欢改编小说,还是喜欢采用原创的剧本?《大丈夫》这个剧本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姚晓峰:我选择剧本的范围其实挺广泛的。因为我平时爱看小说,看到合适的就改编,例如《幸福还有多远》,就是天津作家张永琛写的,我们合作得特别好。即使制片方给我提供了剧本,我也习惯于先找小说看,因为从小说中可以找到作者想表达的东西,可以更直接地把握作品的“灵魂”。《大丈夫》没有小说原作,是女剧作家李潇的剧本,她年龄不大,却写过很多热播剧,如《搭错车》、《大女当嫁》、《大男当婚》等。我们的共通点是热爱生活,有共同的情趣和爱好。《大丈夫》是她与丈夫合写的。我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一起玩、吃、旅游、聊天,喜欢“八卦”(笑),对物质没有太高要求,却很享受精神世界。我认为《大丈夫》这个剧本之所以打动观众,一是有话题性,二是情节性强,三是情感饱满。

  记者:《大丈夫》从类型上说,有点像轻喜剧,但人物情感和命运又比较复杂坎坷,令观众时而开怀大笑,时而又潸然泪下。这是你的刻意追求吗?

  姚晓峰:是的,我的追求就是:不仅让观众笑,而且要笑中带泪,我认为高级的喜剧都是这样的(笑)。我刚拿到《大丈夫》的本子时,完全就是个喜剧。因为我没拍过喜剧,演员也不是喜剧演员,所以我在二度创作中对剧本进行了适当调整,往正剧上靠了一点。我认为,高级的好看的喜剧,本质上都是带有悲剧色彩的。卓别林的《摩登时代》是喜剧吗?奥斯卡获奖影片《美丽新世界》是喜剧吗?日本影片《入殓师》是喜剧吗?它们都是在“喜剧”的包装下,揭示着小人物的悲惨命运,最后把观众感动得一塌糊涂。

  “老少恋”有存在的合理性

  记者:“老少恋”或“老牛吃嫩草”式的婚姻,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矛盾冲突,是《大丈夫》区别于以往家庭剧的主要看点。你是想借此突破以往的创作模式,给观众以新鲜感,并增强作品的话题性吗?

  姚晓峰:可以这么说吧(笑)!“老少恋”,我觉得是个噱头,我们想以此为切入点,吸引观众的眼球。因为近年来家庭伦理剧太多了,再按常规做没意思了,而“老少恋”是个突破的机会。但“老少恋”不好写,写不好容易让人觉得恶心,不干净,不能接受。因为我们都是崇尚真善美的,所以观众在《大丈夫》中看到的“老少恋”是比较纯净的,情感色彩是浓郁的。我认为“老少恋”有它存在的合理性,我不但不排斥,而且完全理解和接受。可能人到了一定年龄,对生活、情感、家庭、婚姻有了一定感悟后,对这个问题就会越来越理解,越来越宽容—只要双方的感情是真的,是真爱。现在离婚率那么高,就因为相互不尊重,不珍惜,同龄人中往往出现这个问题。而“老少恋”的婚姻却相对成熟和稳固。就像《大丈夫》中的顾晓珺和欧阳剑,他俩的结合不是基于世俗观念中的金钱、地位、房子和车子,更多的是情感上、精神上的相互爱慕和依托。

  记者:近年来的家庭剧中,多是表现婆媳矛盾的,《大丈夫》却写了一对“欢喜冤家”式的翁婿关系,成为剧中的一大看点。

  姚晓峰:的确,生活中婆媳矛盾比较普遍,电视剧中表现得也比较多,我们必须独辟蹊径,不仅“老少恋”是非典型的,两代人之间的矛盾也聚焦在翁婿关系上,这样就有戏了,戏就好看了(笑)。而且,这对翁婿从开始的势不两立,到相互欣赏,成为莫逆,亲密得像老哥俩一样(笑),如果年龄相差太大,反而不好交流,跨不过辈分的鸿沟了。

  记者:据说欧阳剑这个人物是为王志文量身打造的,而王志文与江珊的再次牵手是为了向当年的《过把瘾》致敬?

  姚晓峰:我们在创作剧本时,欧阳剑这个人物便有意识地往王志文身上靠。因为我与他较熟,也想找他演,觉得这个年龄段的男演员里他最合适—不仅能演知识分子,而且有点“另类”,有点叛逆精神和玩世不恭,否则不会有勇气搞“老少恋”。我知道外界对他有些误判。今天我站在公平的角度说,他个性较强,特立独行,有些清高,但为人处世是有原则、讲道理的。在合作中他很尊重导演,要求自己和身边人都挺高。他的戏很舒服,很有魅力,确实有过人之处。这次把江珊请来与王志文搭戏,确实有向《过把瘾》致敬的意思(笑),从他们眼神的交流中,就能看到不一样的默契。

  电视剧更偏重戏剧和情节

  记者:你说过,情节太弱是目前家庭剧的主要瓶颈。看得出,你在《大丈夫》中的情节设置便向“劲爆”上发展,夫妻、翁婿、父女等人物之间的矛盾冲突激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同时注意把握分寸,不洒“狗血”。你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

  姚晓峰:观众可能有些误区,觉得强情节性就是“洒狗血”(笑)。这可能是编故事的人不会编,拍故事的人不会拍,才造成这样的印象。其实电视剧更偏重戏剧,戏剧更偏重情节。国外一些电视剧集,例如美剧和韩剧,首先是情节抓人,几分钟一个高潮,每集结尾留有悬念,一步步将情节推向极致,经常是节外生枝,出人意料。反观我们一些生活剧的作者,则比较偏重文艺气质,强调生活细节而忽视了戏剧情节。戏剧是讲究规定情境的,在一个封闭空间里会发生很多事情。我认为电视剧应当往戏剧情节上靠,花心思去编织戏剧冲突,处理人物关系和磨炼台词。我觉得李潇的台词就写得十分精彩。

  记者:人们通常认为,与电影相比,电视剧在艺术上比较粗糙,那么你作为电影摄影出身,有没有把电影的拍摄手法用于电视剧?

  姚晓峰:我在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后,一直跟随陈家林导演拍电影,最初接触电视剧时,也不习惯,觉得太粗糙,后来渐渐习惯了。因为大体同样的拍摄周期,电影和电视剧要完成的工作量是不同的,电影放映两个小时左右,电视剧却长达几十集,根本没条件精雕细刻(笑)。但我一直有这个梦想和追求,试图用电影的方法和调子处理电视剧中的一些镜头,为以后回归电影圈做些铺垫(笑)。

  下一部戏要拍《虎妈猫爸》

  记者:下一部戏准备拍什么?

  姚晓峰:我现在正准备拍的电视剧是《虎妈猫爸》,是关注家庭教育的,这也是当下一个热门话题。编剧也是个年轻人,正在磨剧本。

  记者:生活中除了拍戏,还有自己的生活空间吗?

  姚晓峰:我也与平常人一样,想留点时间给我的家庭,好好享受一下生活。但做导演的,天天拍戏、做后期,哪有自己的时间啊。我们这些人能干到今天,也是因为忘我的工作,为此我们牺牲了太多东西。我现在已经过了不惑之年,快要知天命了,拍戏,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吧。了解了生活的真相后,会更热爱生活,我从中获得了一种精神的愉悦。

  组图为姚晓峰执导作品剧照。

  作者:杜仲华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