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柴静 在“被造神”与“被泼粪”之间

2014年03月08日03:5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柴静美国产子,被讽说一套做一套,媒体取标题“央视名嘴柴静美国产女引热议”。时间倒回一年前,柴静出版了《看见》,在新书发布会上被十几个男闺密簇拥的照片疯狂流传,某种微妙的情绪被点燃,从挖她的情史到争议她的工作方式,她一夜之间从最讨喜的人变成了最讨厌的人。

  当人们议论柴静的时候,对象是柴静,还是某个臆想中的目标?忘掉立场,往后退一步,柴静所引发的争议,恰恰是审视舆论和民意的一个绝佳观测点。

  【柴式私人定制】

  《看见》固然是一本不错的记者工作记录,但是其超高销售量已经远远超过内容本身所能承载的影响力。真正带动销售的品牌是“柴静”。

  在柴静身上,复杂地寄托了三类人群的理想和情感:“公知”、“网络爱国者”和鸡汤女性。央视记者身份、新闻调查的内容和气质,柴静的行文处事甚至是着装风格,所能引起的联想恰恰戳中了舆论的热点,完全可以“画”一个“他们眼中的柴静”……

  从全民女神到全民公敌

  重新回顾一下因柴静引发过的口水战:情史被质疑“当小三”;业务上被怀疑“没有实际能力”、“太爱现”;美国生子是“不爱国”,“说一套做一套”。除了闾丘露薇关于记者工作方式的探讨外,其他的批评意见都有一定程度的情绪成分。

  不管是不是混饭局、男性朋友多、过往情史……都是私事。记者的采访方式可以讨论,但阴谋论地断言她是“制片人的发声器”则太没有真凭实据。至于美国生子是“说一套做一套”就更奇怪,柴静曾经说过哪一套呢?有钱人去美国生子早已是普遍现象,杂志出专题、网上有教程、电影里也拍过,值得讨论的是为什么有此一景,而不是指责某人的个人选择。

  八卦是大众的消遣,以柴静为素材的八卦却无一例外地变成了恶意诛心。和神化柴静一样,“去神化”柴静的言论同样是廉价粗暴、缺乏常识。原本被柴静“戳心戳肝”的受众转换成她的批评者,其实顺理成章。

  造神或泼粪,都是一种极端的情绪出口,叙述目标并非柴静,而是自身的诉求:央视记者怎么可以在美国生孩子?“淡淡”的女子怎么可以陷入第三者传闻……这种情绪,反复强调的都是自己认可的狭隘价值。复读机式的攻击背后,是当代人无限上火的情绪和少得可怜的表达能力。柴静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这件事真的与每个人相关吗?不。但借评价她来呼号,却是最简便、最过瘾的路径。

  这种泼粪式的反造神运动里,还有一种对她“不玩游戏”的不满。柴静没有开微博,博客上只写工作心得,无论网上如何腥风血雨,她不澄清也不参与,接受采访时的口径是:“(我小时候就想)当我长大的时候要保护自己的私生活,如果你们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希望你们也能够学习到这点。”几天之后,她就被娱记偷拍了,像给她的一场教训。

  柴静被攻击不可避免

  柴静本人的确不是一个受记者欢迎的采访对象。在某杂志的一篇人物采访稿中,记者“高级黑”式地记录道:她在4个小时的采访里说了将近十个名人的名言,经常说出桎梏、湍急这样的词汇。当下的新闻报道喜欢的是细节的趣味、背后的故事,更直接一点说是隐私和生猛语录。而柴静却执著于用“高大上”的词汇展现自己的工作经验和人生感悟。不受记者欢迎意味着不受读者欢迎—你这样表现自己,太淡而无味了。她节制的表达、满口的道理和时代话语格格不入,例如否认“央视最穷主持人”时,她不说自己到底有没有不动产、有多少,让围观的人急得跳脚却无可奈何。

  有一种逻辑是,“公众人物既然从名声中获得了好处,就需要牺牲部分隐私作为代价”。这种逻辑进化一下,就成为对柴静不分享隐私的愤愤:柴静的书卖得这么好,粉丝这么多,她怎么可以置身于八卦法则之外?用最通俗的网络句式来说就是:你这是在装,你知道吗?

  人们习惯了全社会都参与同一场口水战,习惯了看到名人有计划地公开私生活,热衷于给勇于自黑的名人点赞,让这个滚出某某圈,让那个上头条,这生杀大权简直翻云覆雨。就连王石都乖乖被拖进娱乐版,柴静再想保护隐私,也无法被这样的舆论氛围豁免。成熟的公关人员甚至对被黑成渣的柴静抱有同情,从他们的专业角度来看,自黑或者分享隐私柴静都不做,被攻击便不可避免。

  把柴静还给柴静

  柴静不是第一个被舆论反转的公众人物。在她之前,韩寒一夜之间就遭遇了“倒韩运动”。现在,曾经被视作“业界良心”的崔永元因为转基因话题被转基因支持者们嘲笑为“村通网”(意为刚刚上网而对陈旧网络谣言深信不疑)。理想的舆论环境应该不造神,同时能从人性的角度理解每个人,但现实是树立偶像和驱逐偶像在不断交替上演。

  在这里来一句“都是社会的错”,便可以为本文收尾。但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笔者没有任何的智力或道德上的优越感。笔者知道自己也不可避免地是“大多数”中的一分子,在一个信息饱和得“噎死”人的时代无所适从又游刃有余,情不自禁地就用短平快的微博来了解他人,轻而易举地把不满和情绪带到新闻中,我们如此武断,但是我们如此不介意自己的武断,一切都会过去,只要下一个高潮话题来临。当一条新闻可以被消费和泄恨的时候,那种酣畅淋漓的快乐,我和你都体会过。

  公众人物们也应该知道,成名可能源自一个表情、一个姿态、一句话、一段视频,传播得如此高效率,“被黑”也会循着同样的路径和速度完成。不考量自己在被美化时占了的便宜,只在受害时抱怨自己不能被公众完整透彻地理解,让控诉也少了几分力量。

  把柴静还给柴静。把她的隐私和个人选择还给她,也把强加给她的解读和光环除下。理想不应由造神完成,去魅也不应由泼粪完成。“一码归一码”本是文明社会的基本准则,很可惜,大家都没有彻底做到。据时代周报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