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委内瑞拉失去查韦斯这一年(组图)

2014年03月15日11:2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查韦斯的画像
查韦斯的画像
委内瑞拉国内依旧随处可见查韦斯的画像。
委内瑞拉国内依旧随处可见查韦斯的画像。
当地时间3月5日,委内瑞拉举行阅兵纪念查韦斯逝世一周年。
当地时间3月5日,委内瑞拉举行阅兵纪念查韦斯逝世一周年。

  在查韦斯逝世的这一年中,对于他而言,有一件事是保持不变的:他仍旧是那个令人“爱恨交加”的人物。

  当地时间3月5日,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等多个拉美国家和国际组织领导人,数万民众参加了查韦斯逝世一周年的阅兵仪式和纪念仪式。与此同时,委内瑞拉多个城市的部分道路仍然被燃烧的街垒阻断,代表着这个国家另一部分人民的无声抗议。委内瑞拉以混杂着庄严仪式与冲突的方式提醒着世人,“反美斗士”查韦斯已经离世整整一周年了。

  两大阵营对峙愈演愈烈

  如今的委内瑞拉依旧天朗气清,加满一缸汽油仍比一小瓶矿泉水的价格便宜,但两派之间的对立变得更加激烈。面对物资匮乏、物价飞涨的现状,一个查韦斯主义者会义正词严地告诉你这是“资产阶级寄生虫”投机倒把、囤积居奇造成的,而一名反对党支持者则会痛斥政府经济政策的愚蠢。

  没有查韦斯的一年里,他的继承者马杜罗走得并不轻松。从临危受命以微弱优势赢得总统选举,高调地与反对派打“经济战”以稳定国内经济,到使尽浑身解数平息最近爆发的持续示威活动,他一直没空停歇。

  今年2月中旬以来,委内瑞拉部分学生及反对派走上街头,进行游行示威,抗议政府的治安与经济政策。当地媒体报道,尽管部分反对派领导者提议在查韦斯周年祭日当天停止游行示威,但一些地方在3月5日仍出现了示威活动。在这个社会严重分化的国家,想要得到另一个阵营的支持,难度系数太高。

  丰厚遗产与空空货架

  查韦斯确实留下了丰富的政治遗产。最直接的是,执政党在国内拥有一半以上的支持者,在国际上拥有左翼国家联盟的鼎力支持和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多个战略合作伙伴。

  查韦斯执政的14年期间,60%以上的政府预算都用于社会和民生支出,大幅降低了贫困和赤贫人口比例。与此同时,该国长期以来依赖单一的石油经济模式、社会民生支出持续过快增长导致了目前财政入不敷出的局面,而政府一贯对经济运行的强势调控也使不少企业越来越难以生存,经济逐步陷入困境。

  在首都加拉加斯昔日最热闹的大型商场里,目前超过三分之一的商家因无库存或示威游行的影响关门停业,未停业的大多数商家也将每日营业时间缩短了接近一半。在某些商店里,营业员的人数甚至比陈列的商品数量还多。

  这个商场的管理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仍在营业的商店很快将无货可卖,由于马杜罗签署的价格和成本法已经正式生效,所有商家的利润今后不允许超过30%,加上外汇紧缺、货币贬值和高通胀的预期,不少商家对未来形势持观望态度,无意进口新货。

  有人排队抢购有人示威

  相比商场的冷清,人们更关心的依然是哪个超市可以买到牛奶、面粉和食用油并且没有人均购买限制。

  虽然委内瑞拉人在公共场合一贯比较注意自己的素养和言行,但当某家超市突然出现了面粉、食用油等紧俏物资,在货物上架后的几分钟内立即会被疯狂的人群一抢而空,甚至时常有人因为争抢这些基本物资大打出手。超市方面为了让更多人能买到紧缺物资,只能采取每天限量供应的方法,这就是为什么无论何时委内瑞拉人总不厌其烦地在超市排着长队。

  2013年,委内瑞拉通胀率曾达到56%的历史高位,经济增长率仅有1.6%。而2014年初至今央行公布的经济数据并没有太大起色,外汇储备同时降至近年最低点,部分基本食品和药品短缺依然存在,物价仍在高位运行,这也是近期国内爆发持续抗议活动的深层原因。

  最近一个月的示威活动已经导致20余人死亡、数百人受伤,另有1000多人被捕。示威者们在全国多个城市的部分道路搭建起街垒作为长期抗争的根据地。在首都加拉加斯东部人流密集的“法国广场”,一群较为激进的示威者几乎每天傍晚都自带防毒面具、自制铁皮盾牌和大型弹弓在燃烧的街垒边与驻守的防暴警察对峙,垃圾燃烧和催泪瓦斯产生的浓烟使周边办公楼和居民区的民众叫苦不迭。

  双方找到相同点:疲劳

  无论是哪个阵营的支持者目前都尝到了持续示威活动的恶果:随处设置的路障导致了不必要的交通堵塞,严重影响了人们正常上班、超市供货以及学生上学。即使是反对党支持者内部,也有越来越多围绕是否应该继续维持街垒的反思和争论。

  反对党社区协调员博尔赫说,“路障抗议”的方式并没有达到预想的目的,反而使每一个人的正常生活变糟糕了。

  莱蒙多是加拉加斯市的一名收入中等的行政公务员,一直是查韦斯的“铁粉”,面对物价飞涨、工资购买力不断下降的现状,他认为查韦斯去世后反对派抓紧机会对经济发起了一系列破坏活动,企图发动民怨推翻合法政府,这也是去年年底马杜罗宣布打响“经济反击战”的原因。“虽然面粉、牛奶确实很难买到,但牛肉、鸡蛋、蔬菜等其他食品供应并没有受到影响,要维持一家人的基本生活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不过由于外汇紧张的原因,购车和出国旅行的计划肯定要推迟了。”

  虽然至今未从查韦斯生前提出的广受欢迎的民生工程“大住房计划”中获益,但莱蒙多认为在目前财政困难的情况下,政府最合理的做法应是适当缩减社会开支并投入到生产中去。

  据当地一家主流中立媒体调查,60%以上的民众反对长期设置路障抗议的做法。而另一家民测机构ICS最新调查显示,在800名受访者中,近81%的人支持政府近期召开的和平会议,赞同加强全国各个党派和领域间的对话以解决当前的问题。

  继续维持查韦斯主义?

  虽然外界普遍认为近期的抗议潮是马杜罗执政后面临的一次重要政治危机,但不少人也坦诚,即使查韦斯依然健在,情况也不会有太大的改观,因为仅依靠相对稳定的石油收入来支撑国内90%以上的消费品进口和不断扩大的社会民生项目是难以为继的。

  目前的委内瑞拉经济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下一步如何走将直接关系到国内的政治和社会稳定。到底是继续维持查韦斯主义的经济政策还是另辟蹊径,是摆在政府面前的一个难题。

  在这个背景下,马杜罗政府近期召开了国家和平会议,邀请各党派和各界人士对话,并在会上接受企业代表的提议建立“经济真相委员会”,讨论和反思过去执行的重要经济政策是否达到预想效果。另外,为了应对外汇紧缺、投机猖獗的现状,政府决定在数日内启动全新的外汇管理和交易机制,破除法律障碍,试图为持续十多年的严格外汇管制“松绑”。

  虽然此前和查韦斯一样将代表反对派阵营重要力量的私营企业斥为“资产阶级寄生虫”,但马杜罗也逐渐意识到,目前国家面临的核心问题是经济问题,完全由国家采购和投资主导而缺乏私人资本参与的经济发展模式已面临瓶颈,因此他主动向企业界伸出橄榄枝。

  正如该国最重要的食品生产商Polar(极地)总裁蒙多萨在和平会议上向马杜罗谏言的那样,政府要从根本上解决物资短缺和通胀的方法是增加供给,而不是用行政手段限制商品的销售价格。从长远看,委内瑞拉应淡化党派斗争和社会对立,集合各个领域力量大力发展生产力,逐步实现自给自足、量入为出,才能摆脱目前的“财政无底洞”。(据《国际先驱导报》报道)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