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读书文化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常州“留青竹刻”世家:0.1毫米毛竹上刻山水画(图)(1)_传承_光明网

2014年03月17日10:4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徐文静最近获评省级传承人。 张可 摄
徐文静最近获评省级传承人。 张可 摄
徐文静的作品。
徐文静的作品。

  毛竹表皮的厚度只有0.1毫米,相当于一张办公用纸。在徐文静眼中,却是个“宽阔”空间。手中刻刀在其中跳跃,可以演绎名家书法,再现花鸟鱼虫的灵动,甚至表现云雾山水的朦胧。这是各类竹刻中,技、艺至高的“留青竹刻”,可上溯唐代。日前她从常州来到南京,展示“刀功”。今后在南博非遗馆的“大师工坊”,徐家的竹刻大师们,也将轮流到场献艺。通讯员王美诗 记者 张可

  用刀细致

  父女3人3年完成《道德经》

  所谓“留青”,就是留下竹子的表皮。刀锋只能施加在皮上,竹茎纤维作为画面的“背景”,必须丝毫不差。稍越过雷池一步,则前功尽弃。这种竹雕还力求“一刀到位”,从线条的完整、流畅,到整幅画面的神韵,均取决于此。“如果力道中断,两刀刻一条线,就明显凌乱。”徐文静说,竹子忠实地外现雕刻者的水平,不会遮掩任何瑕疵。

  南京博物院非遗馆的一间“大师工坊”,现在用作留青竹刻的展示厅。主打的“巨作”,则是徐文静与父亲、妹妹,合力雕成的全篇赵孟頫小楷版《道德经》。他们把竹料裁剪成上百个竹简,又找来这位元初大家的原作,拓于竹简上,再细细用刀。这一项工作比一般人的想像都要难得多,字字珠玑,父女三人花了三年的时间才得以完工。竹简铺满整个展墙,远观恢弘,近看精致,让人叹为观止。

  “留青竹刻”的山水、人物、花鸟、书法,都是先在竹上作画,再依照画面雕刻。最绝的是,表现山水、花鸟作品中的深浅过渡,也得在竹子皮0.1毫米的范围内,刻成不同的薄厚。“原作中,颜色越深部分,就得刻得少,留得厚,这与绘画用墨恰好相反。”展示的作品中,山水间的云雾浓淡、小鸟的羽毛疏密,栩栩如生。

  好料难寻

  群山踏遍,可用只有1/10

  留青竹刻对竹料的要求,如同对雕刻者一样严格。“虽然是普通的毛竹,但要饱满,竹节长度足够,表面圆整光滑,不能有太多棱纹。”徐文静说,最重要的是,必须在山上的背阴面选材。“阳面长时间光照,一根竹子颜色深浅不同,不能用。”

  苏南溧阳、宜兴一带,竹林遍布。为了选材,她能在林场、山丘中待上好几天,晚上就寄宿在山间人家。但带回家的竹子还要过“第二关”。每根竹子都要煮一煮。“煮过后,虫斑虫眼,就会暴露出来,这样的竹子也不能用。”徐文静说,带回家的竹子,一般10块中,仅有1块能用。

  艰难传承

  两代长辈曾都不愿传授

  执刀20多年,双手已经练就如机器般精准。包裹在手帕中的刻刀有十余种,平头的、尖头的……信手拈来。初见徐文静,充满知性美的中年女性形象,很难让人将她与雕刻艺人联系起来。眼镜后的双眼温柔而坚韧,文弱外表下,是漫漫求艺路的艰辛与传奇。

  这身手艺是从父亲徐秉方那里学来的,但父亲最初并不同意。“原因很简单,做这个养不活自己。留青竹刻能做笔筒、扇骨等文房用品,在现代中国,太小众了。”上世纪90年代初,20多岁的她为了全力雕竹子,电力国企的工作居然辞了。“单位领导反对,家庭反对,冒天下之大不韪。”但坚持之后,换来了父亲的肯定与支持。

  “这也是一种传承吧,当年父亲要学雕刻技艺,爷爷同样反对不愿意教。后来他干脆自学,爷爷也就默认了,最后青出于蓝。”已是七旬老人的徐秉方,是国内竹刻界的“一代宗师”。1992年,他的作品破例进入佳士得、苏富比拍卖。此前拍卖行文玩类拍卖,年代要求至少是民国前的。

  时过境迁,几代人的努力下,留青竹刻关注度渐高,徐家徒弟广至浙江、安徽、四川。这项古老的工艺,也被文化部门确认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得以保护。

  链接>>>

  非遗馆共展出

  全省十项经典手工艺

  去年11月,南博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馆开放后,共展示了10项手工技艺项目。其中2项有单独的“大师工坊”,集中展示制作过程,以及作品。现在,徐文静和她的父亲、妹妹将轮流来宁现场展示。此外在工作室的还有惠山泥人,主要是精细的“手捏戏文”。其他8项非遗展示还包括南京金箔、南京剪纸、扬州雕版印刷、徐州香包、苏州传统青铜制造、秦淮彩灯、常州梨膏糖与萝卜干、常州梳篦。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