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财经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邓聿文:偶遇美国使馆前 “告洋状”

2014年03月21日14:3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据说,向外国使馆尤其是美国使馆“告洋状”的中国访民越来越多,不过,以前没有亲见,这回还真让我碰到了。

  3月20日上午,我去办事,路遇美国使馆,见一中年访民拄着双拐,身边还跟着两个妇女和一个男人,看样子像是村民,站在美国使馆的栅栏外,栅栏里面,有一武警站岗。一个穿便衣的男子—我不知是便衣警察还是工作人员—正在劝这位访民离开。该访民说,我不走,我无处申冤,只有到这儿,你应该理解。便衣男子说,我理解,但是你在这儿不好。访民说,我哪儿不好了,我又没挡道,影响交通。顺便说一下,该男子和他家人站的地方,是美国使馆的后面,进出的人不多。便衣男子说,反正不能再站在这儿,你如果不走,警察来了也会把你拉走。

  我只听清了他们这几句“对白”。后来我又站在远处看了一会儿,过来一个武警站在他们旁边。便衣男子还在和这位访民“理论”。我不知道这位访民和他的家人是否被劝离还是被警察拉走了。

  这算是我亲眼所见,不过,这起“告洋状”并没有引起路人围观。我想原因可能这里是使馆区,有包括美国、韩国等多个国家的使馆在此,来这儿的基本是去使馆申请签证的,他们可能没时间观看,何况,这也没什么好看。

  一路上我在想这个“告洋状”的问题。中国访民从最初的到上级信访部门告状,再到省城,再到京城“告御状”,一直现在发展到来外国使馆“告洋状”,原因究竟是什么

  ?难道他们真的相信“洋大人”能够帮他们解决问题吗?在我看来,多数“告洋状”的访民其实是知道这并不起什么作用的。

  我对中国访民接触的不多,可从我的经验来看,“告洋状”者中实是出于无奈的居多,反正国内无人帮助他们申冤,不妨来外国使馆门前碰碰运气,也不对此有多大指望。我曾为家里的一点事情,向老家的政府反映过。因为政府现在倡导网上信访,我就相信了,给政府的留言箱写邮件,第二天就回复了,效率倒很高,可回复的内容是,此事已转给某部门了。我以为会有进一步的回复,结果一等十几天,再无音讯。好吧,既然区级政府不受理,就到市政府去反映,结果也是一样。无奈,找了一位算是熟人的市府副秘书长,之所以说“算是”,是因为很多年没打过交道了,自报姓名后,副秘书长还记得我,听了我的情况,说是督促手下办理,其手下也倒是马上给我来电话,说是已经要下面的信访办人员了解情况,过两天给我 一个回话。然而,然而……我一直没要到这个“回话”。我本来还可以再找更大的领导过问此事的,后来想想,欠个人情不说,结果可能还是一样,也就不再继续“上访”了。

  我之把自己的“上访”经历拿出来同大家“分享”,是想说明,在中国,若没有真正的“关系”,或者索性“破釜沉舟”大闹一场,欲通过所谓正常上访渠道达到目的,是不可能的,而这也就是各种非正常上访非常发达的原因所在

  按照官方的定义,“告洋状”就是一种非正常上访,且是非正常上访中的“最坏”的一种,因为它有损国格,故意让政府在全世界面前难堪。所以官方明确指出,相对于其他非正常上访,“告洋状”是不允许的。其实在我看来,这不过是给各地方政府打击访民提供了一个“政治正确”的借口而已。政府又不是人,存在什么难堪?作为政府中的公职人员,他们更不难堪。访民就是到联合国去上访,也与他们个人无丝毫关系,饭照样吃,官照样做。

  至于要求访民讲“国格”,也无道理,在人格都没有的情况下,还奢谈什么国格?

  我既不反对也不支持人们去“告洋状”。但如果把“告洋状”作为问题的关键,显然就颠倒了因果关系。当然,从现实考虑,政府对“告洋状”进行拦阻,我也理解,但它必须明白,要真正不让人们“告洋状”,政府只有谦卑地为民服务,保障民权。

  从这个角度说,中国政府前不久下发的信访新规中,禁止访民越级上访,把问题消灭在萌芽状态,是一个错误和粗暴的规定,因为它违反了起码的逻辑:不越级何以叫“上访”?

  邓聿文为资深媒体人
分享到:

相关新闻